Skip to main content

巴黎的擁擠與私密

最近替內地瑞麗雜誌推介巴黎遊私密小店, 我的心水是在Rue St. Honore Dary’s 古董珠寶店和在Jardins du Palais Royal皇宮花園內的Corto Moltedo包包店, 均同處車水馬龍繁盛的第一區, 但門面小得毫不起眼, 恐怕過門而不入

Dary's ( 362 Rue St Honore, 75001 Paris )

尤其是Dary’s 像破落户般瑟縮於街頭, 但這個破落户卻是尋找19世紀以至奢侈品牌如Van Cleef & Arpels CartierBoucheron 1920-1950年代古董珠寶的寶藏, 如果你肯花時間和夠細心在密麻麻的首飾堆中埋頭苦找的話。而Corto Moltedo 是我十年前在安蘭街開店時曾經銷的品牌, 當年Bottega Veneta Vittorio Laura Moltedo夫婦 (現已離婚)將品牌售予Gucci集團後 (現名Kering 集團) , 他倆的獨子Gabriele Corto Moltedo 創辦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新手袋品牌, 走年輕edgy 路線, 十年後終於在巴黎和米蘭各開了一家專賣店。雖然我和Moltedo家再沒生意往來, 但這些年彼此還是互有問候和探訪的。那份情誼和感覺就像許久以前的時尚圈, 品牌還未產生跨國企業集團化經營之前,仍有designer relation和人情味。

Corto Moltedo ( Jardins du Palais Royal, Colonnes 146-148, Galerie de Valois, 75001 Paris )
如果由Rue St. Honore Dary’s開始再往皇宮花園內的Corto Moltedo, 然後穿過羅浮宫廣場, 輕易便可步行到左岸第六區的Rue Bonaparte。在這條我覺得最充滿巴黎藝文氣息的街道上, 除了矗立著國立美術學院外, 亦有我最喜歡的Assouline書店和Buly 1803 仿古香水店 
Assouline ( 35 Rue Bonaparte, 75006 Paris )

香港由來不是買時裝書的地方, Assouline專門出版時裝、藝術、設計及精緻生活文化書籍, 它的書店就佈置得像自家書房, 可以讓人慵懶地坐在窗台前的沙發靜心地看一個下午的書。而Buly 1803雖然是仿古香水店並非真的由1803年開始經營, 但店內的陳設真的像回到19世紀, 香水和美容品統統使用古代配方和人手製造, 香水還可以訂做調配。

Buly 1803 (6 Rue Bonaparte, 75006 Paris)

不過, 這是否我的巴黎遊私密? 恐怕今時今日巴黎早已被中國人攻陷, 寸草不生, 也沒什麽私密可言。而且不光是在旅遊旺季的中國遊客, 還有遍地的留學生, 以及每逢男裝和女裝周的明星和時尚達人軍團。據說行將於9月底舉行的巴黎女裝周便有15位女星強勢出擊, 連同紐約和米蘭女裝周便共有27, 由頂級一線巨星到弱弱的三四線, 被內地媒體笑謔可以在羅浮宫廣場集體跳廣場舞, 你還想去擁擠的巴黎嗎?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