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九霄驚魂


臨去台灣前一晚,花蓮發生地震,我已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上飛機,心想只是幾天的旅程,該不會再發生地震吧?!

結果,偏偏竟然給我遇上兩次強震,其中一次就是花蓮的大樓也倒塌下來了!我雖然人在台北, 但將近七級的地震,震央在花蓮,全台也受影響,台北是三級耶!香港朋友問及,他們以為我不在花蓮,便不怕,我真的氣結!

台灣幾天内連續三次的強震,地質學家便說已等如1.7顆原子彈的威力,波及範圍怎可能只是一點?香港地方小,陸地面積只有約1106平方公里,比台灣桃園縣還要小一些,幸好沒有天災,不然若港島震一震,包保九龍和新界也一起震!

台北的三級地震究竟有多震?我酒店房間的東西就一直晃啊晃,懸吊在酒吧櫃上的玻璃酒杯砰砰聲不停地摇撞,酒店也發出了嗚嗚聲的警報,台灣氣象局亦通過手機發訊息給民眾,登時嚇得我心慌意亂,只懂趴在地上,心想,糟糕!酒店房間是在八樓,一旦塌下來,怎麽辧?那些什麽逃難時穿什麼統統拋到九霄雲外!



幸好地動山搖了一會兒便沒搖了。當地朋友安慰我,台北新建的房子基本上防震系統較好,可頂得住四五級的地震,若是四五十年樓齡的則較危險。但無論如何遇上地震時也要遠離窗戶,以免玻璃爆裂受傷。可是我看看房內四處也是玻璃和鏡面裝飾,有時酒店設計得太現代和有格調也不是好事,睡床頭頂還有一幅掛畫耶!怎麼睡?結果我將棉被從頭到腳嚴嚴密密地包裹著自己,不覺意竟睡著了!

醒來一夜無事,卻原來已發生了N次輕微餘震!白天坐在椅子上有時仍會感到有少許震動,然後沒想到隔晩台北又再劇震!避難背囊紛紛推出市面,就是讓你早作準備,將護照、身份証、錢包、禦寒衣物、醫療急救用品、乾糧等等預先塞進背囊內,一遇事便可以快跑!

一向對背囊絶無好感的我,除了二十年前時尚背囊大行其道時,我買過一個Sonia Rykiel 的古銅色閃片小背囊外,沒想到二十年後險些要破戒,不為時裝潮流,而是為地震避難!


(原文首發於香港明報專欄 Feb 2018, 版權為作者擁有, 不得轉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Facebook : www.facebook.com/janicewong831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janicewong831/
微博 : www.weibo.com/janicewong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走過台灣後戒嚴與前解嚴時代 : 返校

長達38年的戒嚴令,有多少思想洗腦教育?上學也如履薄冰。 鋼琴前,一身儒雅打扮的張明暉老師架著金絲圓框眼鏡、穿著藍白條紋襯衫和吊帶褲,輕輕彈奏著 1934 年日治時期哀怨纏綿的《雨夜花》,訴說著男女思念之情。 「我看這首歌也快要被禁的了。」 站在他身旁一位年輕女教 員殷老師的聲音響道,劃破了如泣如訴的琴音。 門外,女學生方芮欣看到殷老師苦苦勸說張明暉疏遠她,以免洩露他們組織讀書會的事。方芮欣失望,她憤怒,她感到被最愛和最信任的人遺棄,她的初戀被破壞,她暗下決定要報復!向學校教官檢舉讀書會偷讀禁書。 電影《返校》的一幕。師生戀只是引子,那一抹濃墨重彩是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台灣在動員戡亂戒嚴時期( 1949-1987 )白色恐怖籠罩下發生的校園檢舉與鎮壓悲劇。故事藍本來自 1949 年的基隆中學案,多名師生因參與地下左翼刊物《光明報》被逮捕和槍決。 對於一向生活在自由主義之下的港人而言,思想、言論、出版、集會和經貿自由,這不是一頁容易理解的台灣史。「事情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啊?不就是只看幾本書而已嗎?」戲內的男學 生魏仲廷悲嚎。那幾本書只是泰戈爾的詩集、屠格涅夫的小說和廚川白村的文藝評論集吧了!                                 在台灣戒嚴時期太多禁忌,讀書會為何犯禁?重點是讀些什麽書! 我不由得想起那些年大學時代留台的歲月,有同學在校門外的書攤打工,被檢舉賣禁書。什麽是禁書?就是凡左翼思想和作家、日文書籍、批判時事和傷風敗俗的也是禁書和禁歌,而傷風敗俗是包括像 1970 年代的流行曲《今天不回家》亦不能倖免被列為禁歌,更遑論像魯迅、陳映真這類左翼文人的寫實小說,連金庸的武俠小說在早年也曾被禁,理由是千奇百怪。 幸好我同學被檢舉犯禁是發生在 1980 年代,台灣政治和社會氛圍開始逐漸放寛,事情最後不了了之,但已夠嚇破膽! 只怪在歷史的舞台上, 1949 年國民政府在中國內戰全盤輸掉了,撤退到台灣,患得患失,杯弓蛇影,長期處在兩岸戰雲密佈的陰霾下怕被解放,同時又期望反攻復國,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和戒嚴令由此在全台實施,民主憲法遭到架空,取而代之的是黨國軍法,鎖島主義,也就不難明白《返校》那時代的悲劇,台灣過往戒嚴時期的狀況,在 1980 年代以前尤為嚴峻。 不過,就算在 1980 年代,政治仍是無處不在

富貴的巴黎華人

我的富貴巴黎小助理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 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 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 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 ,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 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 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

看錢瑪莉的日子

執屋,又翻出1990年《錢瑪莉》的創刊號。 是的,我一直收藏著很多陪伴我成長的書籍、雜誌、唱片、衣服、 鞋袋⋯⋯ 幾十年後發現統統是身外物。想著是否該是時候和這些「老朋友」 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