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便服是一張通行証

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愈來愈hea, 周末以為約了髮型師剪髮, 於是用橡筋圈胡亂綁了個師奶馬尾, 套上T裇、牛仔褲和波鞋, 便衝了出去太古廣場的髮型屋, 卻忘了自己原來改了預約時間, 糟糕! 我要在這個名店林立甲級商厦流連幾個小時, 自己卻穿得像街坊!

幸好我還沒進化或退化至素顏便通街跑, 還架了一副大太陽鏡遮住半張臉, 生怕在太古廣場碰到朋友。只要經歷過香港的八、九十年代便明白那時候就算去置地廣場或麗晶酒店喝頓下午茶, 大家也會衣冠楚楚的。 何况我骨子裏始終有台灣人的基因,不穿着整齊不化妝是不能踏出家門的, 這是一種最基本的儀容禮貌, 就算你是一個賣菜的小販! 而台灣女生最擅長的是日系自然裸妝, 差不多是自小訓練的國民教育, 如今該是韓系吧
當然生活在這個城市是另一種文化, 穿着愈來愈隨便是大前提, 除了要去衣香鬢影的場合。 以為自己的便服look已見不得人, 卻原來低處未見低, 還有許多穿着背心、短褲、拖鞋和揹着背囊的男女假日在逛高級商場和乘涼, 是涼冷氣。但最意外的還是我穿着這樣的一身便服走進名店, 門僮已忙不迭開門, 不會像香港舊日子般拋來白鴿眼, 我開始懷疑這才像內地同胞來掃貨, 便服是一張身份証和通行証。

又確實在時尚活動內常見潮人有多少是現實生活中的大名牌顧客或大客? 姑勿論今天內地豪客的穿着打扮, 香港很多名牌VIP客就並非常見報曝光的那些時尚潮人及名人。 Bryan Boy WWD的訪問中便坦承他在時尚圈混至今天能叫價4萬美元去主持剪綵活動, 75,000美元去為品牌設計三個包包, 他才可以富起來去名店寬裕從容地購物, 之前他都只能借穿品牌的樣衣, 哈哈! 所以, 什麽時尚潮人都只恐怕是金玉其外的幌子, 混時尚江湖圖利才是實情吧!

不過, 我還是喜歡人穿得漂亮的, 不是奇裝異服嘩衆取寵、穿金戴銀顯派頭, 而是那一份失落了的上世紀優雅品味才令人嚮往, 也曾經令這個城市美麗。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 2014 / 8 / 21, 版權為作者擁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走過台灣後戒嚴與前解嚴時代 : 返校

長達38年的戒嚴令,有多少思想洗腦教育?上學也如履薄冰。 鋼琴前,一身儒雅打扮的張明暉老師架著金絲圓框眼鏡、穿著藍白條紋襯衫和吊帶褲,輕輕彈奏著 1934 年日治時期哀怨纏綿的《雨夜花》,訴說著男女思念之情。 「我看這首歌也快要被禁的了。」 站在他身旁一位年輕女教 員殷老師的聲音響道,劃破了如泣如訴的琴音。 門外,女學生方芮欣看到殷老師苦苦勸說張明暉疏遠她,以免洩露他們組織讀書會的事。方芮欣失望,她憤怒,她感到被最愛和最信任的人遺棄,她的初戀被破壞,她暗下決定要報復!向學校教官檢舉讀書會偷讀禁書。 電影《返校》的一幕。師生戀只是引子,那一抹濃墨重彩是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台灣在動員戡亂戒嚴時期( 1949-1987 )白色恐怖籠罩下發生的校園檢舉與鎮壓悲劇。故事藍本來自 1949 年的基隆中學案,多名師生因參與地下左翼刊物《光明報》被逮捕和槍決。 對於一向生活在自由主義之下的港人而言,思想、言論、出版、集會和經貿自由,這不是一頁容易理解的台灣史。「事情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啊?不就是只看幾本書而已嗎?」戲內的男學 生魏仲廷悲嚎。那幾本書只是泰戈爾的詩集、屠格涅夫的小說和廚川白村的文藝評論集吧了!                                 在台灣戒嚴時期太多禁忌,讀書會為何犯禁?重點是讀些什麽書! 我不由得想起那些年大學時代留台的歲月,有同學在校門外的書攤打工,被檢舉賣禁書。什麽是禁書?就是凡左翼思想和作家、日文書籍、批判時事和傷風敗俗的也是禁書和禁歌,而傷風敗俗是包括像 1970 年代的流行曲《今天不回家》亦不能倖免被列為禁歌,更遑論像魯迅、陳映真這類左翼文人的寫實小說,連金庸的武俠小說在早年也曾被禁,理由是千奇百怪。 幸好我同學被檢舉犯禁是發生在 1980 年代,台灣政治和社會氛圍開始逐漸放寛,事情最後不了了之,但已夠嚇破膽! 只怪在歷史的舞台上, 1949 年國民政府在中國內戰全盤輸掉了,撤退到台灣,患得患失,杯弓蛇影,長期處在兩岸戰雲密佈的陰霾下怕被解放,同時又期望反攻復國,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和戒嚴令由此在全台實施,民主憲法遭到架空,取而代之的是黨國軍法,鎖島主義,也就不難明白《返校》那時代的悲劇,台灣過往戒嚴時期的狀況,在 1980 年代以前尤為嚴峻。 不過,就算在 1980 年代,政治仍是無處不在

富貴的巴黎華人

我的富貴巴黎小助理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 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 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 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 ,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 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 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

看錢瑪莉的日子

執屋,又翻出1990年《錢瑪莉》的創刊號。 是的,我一直收藏著很多陪伴我成長的書籍、雜誌、唱片、衣服、 鞋袋⋯⋯ 幾十年後發現統統是身外物。想著是否該是時候和這些「老朋友」 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