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穿繡花鞋的女人

衣服、手袋和鞋子是女人的三寶。認識我的人也知道我愛看愛買鞋子甚於手袋和衣服。因為鞋子是整體穿著打扮的final touch, 可以畫龍點睛, 亦可以化腐朽為神奇,改變著裝的觀感。簡單如及膝裙搭配細跟高跟鞋看來很淑女,若換上短靴或長靴,就會即時變得年輕和酷。

女人的鞋款千百種,尖頭、圓頭、方頭、鉛筆細高跟、楔底、酒杯底、sandals 、sling back、classic pumps、高跟、矮跟、平底⋯⋯各式長中短靴和高跟涼鞋又份外深得我心,每次看鞋買鞋也總是雙眼自然瞄准,近日還迷上繡花拖鞋。

我一直覺得穿繡花拖鞋的女人很性感和嫵媚,或許小時候看多了六、七十年代國、粵語長片。雖然那些年在光影世界里穿繡花拖鞋的都好像是壞女人,搭配著蕾絲睡裙或旗袍,女性象徵非常濃烈。也不知道誰是始作俑者,將美麗精緻的絲綢繍花拖鞋變成了壞女人的象徴。而上世紀的中國人是這樣抗拒任何標籤著性象徵的東西,不同於西方文化。

其實那些年在家穿著繡花拖鞋的通常都是富太太和千金小姐,沒這麼香艷。但她們對衣著的講究連在家也一絲不苟的精緻。一般人只是在家穿著廉價塑膠和漁網拖鞋,老一輩穿的是木屐,80前出生的人就有這樣的舊香港回憶。誰想到現在不管什麼階層也流行穿著塑膠拖鞋,不管在家還是逛街,各大品牌也有出品,由幾百到幾千。

一直以為繡花拖鞋早已消失於本地,某晚經過北角英皇道竟然看到有售賣繡花拖鞋的,開在一幢六十年代舊式大廈入口處的通道。店子雖然是在通道上,但舊式大廈的優點就是通道寬闊得可以開店,各式繡花拖鞋陳列於通道旁的一列櫥窗內,由嬌艷的桃紅、天藍、紫羅蘭到典型的紅、黑、金絲綢搭配花葉、水果、金魚、熊貓的刺繡圖案,活像天虹,也有深啡和黑色素面皮制拖鞋,就像以前老爸穿著的那雙,恍惚將時光帶回了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店子也是幾十年的老店,仍然採取家庭式作業,自設小工場人手縫製拖鞋。

雖然是人手製作,但售價卻只是幾十塊,教我更不由得看了又看櫥窗許久。想起LV 也有一雙繡花鞋,高跟的,卻是一萬三千多,我一直猶豫不決買還是不買。結果這晚我卻挑了一雙本土的麻質面料繡花拖鞋,是的,只是一雙,盛惠98元,已是全場最貴的。

同是繡花鞋,同人不同命,只關乎branding。

(原文首發於2015香港明報專欄JW Diary, 版權為作者擁有不得轉載,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janicewong831/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走過台灣後戒嚴與前解嚴時代 : 返校

長達38年的戒嚴令,有多少思想洗腦教育?上學也如履薄冰。 鋼琴前,一身儒雅打扮的張明暉老師架著金絲圓框眼鏡、穿著藍白條紋襯衫和吊帶褲,輕輕彈奏著 1934 年日治時期哀怨纏綿的《雨夜花》,訴說著男女思念之情。 「我看這首歌也快要被禁的了。」 站在他身旁一位年輕女教 員殷老師的聲音響道,劃破了如泣如訴的琴音。 門外,女學生方芮欣看到殷老師苦苦勸說張明暉疏遠她,以免洩露他們組織讀書會的事。方芮欣失望,她憤怒,她感到被最愛和最信任的人遺棄,她的初戀被破壞,她暗下決定要報復!向學校教官檢舉讀書會偷讀禁書。 電影《返校》的一幕。師生戀只是引子,那一抹濃墨重彩是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台灣在動員戡亂戒嚴時期( 1949-1987 )白色恐怖籠罩下發生的校園檢舉與鎮壓悲劇。故事藍本來自 1949 年的基隆中學案,多名師生因參與地下左翼刊物《光明報》被逮捕和槍決。 對於一向生活在自由主義之下的港人而言,思想、言論、出版、集會和經貿自由,這不是一頁容易理解的台灣史。「事情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啊?不就是只看幾本書而已嗎?」戲內的男學 生魏仲廷悲嚎。那幾本書只是泰戈爾的詩集、屠格涅夫的小說和廚川白村的文藝評論集吧了!                                 在台灣戒嚴時期太多禁忌,讀書會為何犯禁?重點是讀些什麽書! 我不由得想起那些年大學時代留台的歲月,有同學在校門外的書攤打工,被檢舉賣禁書。什麽是禁書?就是凡左翼思想和作家、日文書籍、批判時事和傷風敗俗的也是禁書和禁歌,而傷風敗俗是包括像 1970 年代的流行曲《今天不回家》亦不能倖免被列為禁歌,更遑論像魯迅、陳映真這類左翼文人的寫實小說,連金庸的武俠小說在早年也曾被禁,理由是千奇百怪。 幸好我同學被檢舉犯禁是發生在 1980 年代,台灣政治和社會氛圍開始逐漸放寛,事情最後不了了之,但已夠嚇破膽! 只怪在歷史的舞台上, 1949 年國民政府在中國內戰全盤輸掉了,撤退到台灣,患得患失,杯弓蛇影,長期處在兩岸戰雲密佈的陰霾下怕被解放,同時又期望反攻復國,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和戒嚴令由此在全台實施,民主憲法遭到架空,取而代之的是黨國軍法,鎖島主義,也就不難明白《返校》那時代的悲劇,台灣過往戒嚴時期的狀況,在 1980 年代以前尤為嚴峻。 不過,就算在 1980 年代,政治仍是無處不在

富貴的巴黎華人

我的富貴巴黎小助理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 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 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 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 ,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 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 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

看錢瑪莉的日子

執屋,又翻出1990年《錢瑪莉》的創刊號。 是的,我一直收藏著很多陪伴我成長的書籍、雜誌、唱片、衣服、 鞋袋⋯⋯ 幾十年後發現統統是身外物。想著是否該是時候和這些「老朋友」 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