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18

後中年的夢想

踏入30歲那年,我開始覺得日子如飛!

踏入50歲後,我並沒有知天命,只有人到中年萬事哀,因為是後中年!

每次當別人問我,在工作上還想幹些什麼?我總會帶著一點惘然,答道:「其實我仍想做很多很多事情的。」

回看來時路,雜誌是關乎一種創造一種想法,也是一個傳播平台和品牌。雜誌要存活下來,最終便是一盤生意,關乎商業模式,不管是紙媒還是網媒。很少資深媒體人會創辦媒體平台的,除非背後有金主。自掏腰包或合伙投資和經營的獨立小媒體,無論以前的紙媒還是現今的網媒,我沒見過一個成功的,除了Hypebeast 和100毛。前者早年上市,主要得力於擁有全球網民的流量及提供電商服務。後者則擁有本土網絡高流量,得力於提供廣告創意製作及活動策劃服務。不管何者,核心就是流量為王,才能開展商業版圖。何況基本上任何創業者在成功前是任何一個崗位也要親力親為的。我何來這些創業精神、才能與魄力?


我人生最無憾的是曾經與Bauhaus 合作開服飾精品概念店LIBRE, 希望將時尚與藝術融合,主推歐美獨立設計師品牌,包括Proenza Schouler、Viktor & Rolf、Philip Treacy、Clements Ribeiro、Eley Kishimoto 、Linda Farrow 等等。這大概是每個熱愛時尚的女生的夢想,希望擁有自己的設計品牌或時裝店。最後無論結局是什麼,經驗告訴了我,一家店再漂亮不能光是概念和理念,而是關乎商業模式和營運。

事隔多年後,我還是有時裝夢的。某天與朋友們聚會,提起洪晃曾在北京開設服飾買手店 「薄荷糯米蔥」,作為展銷及推動大陸設計師的空間和平台,我便興致勃勃說,希望也有一家專門𣾀聚大中華又或香港時裝設計師品牌的買手店,以買手店作為核心,再辦活動辦刊物等等,作為推動及培育大中華或香港獨立設計師品牌的溫床,尤其是新銳。

這當然是夢話!所以我還是過著我的半退休生活,遊戲人間。


(原文首發於香港明報專欄, 版權為作者擁有,不得轉載,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Facebook :

我的正反論

「我扮演了角色,在角色中尋找自我, 我重複角色,在角色中迷失,
你看我的角色,以你的方式解讀我,
你重複看,以我的方式解讀自己,
演員和觀眾,表演和觀賞,印象和真實之間,
哪個是瞬間,哪個是永恆,
哪個是我?」

近年我最喜歡的一齣內地廣告片,由胡歌演繹Chanel No.5香水的形象和個性,他在片中的一段獨白,”You Know Me & You Don’t “ , 正如Coco Chanel 一生的多面和複雜性,可惜香港無緣播放這廣告片,只能在youtube看。

我不是演員,但在生活中有誰不是扮演多種不同的角色?亦在不同的人生階段有不同的角色。再親近和認識再久遠的人也只能看到你某個人生階段和生活片段中的某個角色,日積月累,也就難以磨滅,在一些人眼中永恆定格於某年某月某日的角色,在另一些人眼中則又是另一個角色,最後哪個才是真正的自己?正如佛家常談到內觀其心,外觀其形。

自小我便是一個喜歡做夢和幻想的孩子,亦興趣廣泛。小學的時候,身旁鄰座的同學父親是過氣粵語片導演,同學經常將他父親的電影劇本帶回學校給我看,看多了便幻想我也要去拍戲,也真的曾央求母親讓我去投考電視台的小演員,當然嚇得母親要死,以為我不要念書,痛罵了一頓。

上中學時,開始看時裝雜誌便幻想自己長大後去當模特兒。同時又熱愛聽電台節目便幻想去當DJ, 也曾負責做班刊時特意策劃一個電台DJ的專題故事,去參觀和拜訪電台,乘機認識自己心儀的DJ。後來也曾試過考香港電台的DJ, 卻因為廣東話的發音不夠字正腔圓而沒考上,藝員訓練班亦如是。倒是數十年後被電台邀請,主持過一個小環節的節目,總算圓了我中學時的夢想。

當然,我也愛看小說,希望成為作家,於是將自己的散文、二次創作的歌詞、影評和樂評投稿往那年頭的年輕人雜誌,像現代青年人周報、新時代雜誌、電影雙周等,也真的被採用,賺著我中學時代的小稿費,亦開始了我的天才夢。大學時代我這天才夢更嚴重, 因為寫下了台灣學生文學獎的一篇得獎小說。

畢業後曾當上許多年的編輯並不是偶然,行內人和讀者們對我的認識也是這身份,想到寫時尚的作者亦總會想到我,但我寫得好嗎?只是因為那些年的獨家採訪設計師內容吧了! 這無關乎任何創作,我的天才夢早已消失!


(原文首發於2016年香港明報專欄, 版權為作者擁有,不得轉載,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你好,阿飛!

1996年,台灣雲門舞集藝術總監林懷民為奧地利Grazer Oper歌劇院執導現代歌劇《羅生門》,成為華人之光。兩年後, 張藝謀在北京紫禁城初次執導西方經典歌劇《杜蘭朶》(Turandot),開始世界巡迴演出,驚艷國際。2015年,台灣人力飛行劇團創辦人及創意總監黎煥雄Miguel 亦登上國際舞台,為德國杜塞道夫萊茵歌劇院 (Deutsche Operam Rhein) 執導這齣西方名作《杜蘭朶 》,成為首位站上德國歌劇院的華裔導演。



對於黎煥雄的創作,我難免有私心,他是東海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副教授,台灣新浪潮劇場藝術運動的重要旗手,也是我的大學同學。

中國人常說三歲定八十,我想是的。以前上學的日子,除了中國戲曲史和現代戲劇課外,才看到Miguel的蹤影,中文系其他艱澀乏味的課程,什麽經史子集,他便常翹課,在忙於組織劇團河左岸。在同班同學裏他是最沉迷戲劇及劇場藝術的。

上世紀80年代台灣在戒嚴的環境下,當地劇團大多非常傳統,於是新世代常努力探索和吸收西方文學和戲劇的藝術形式和技巧,以結合中華和台灣本土文化,以及現代社會的主題,有別於傳統話劇的主題、內容和模式,產生了好些嶄新前衛的劇團及創作,像賴聲川的「表演工作坊」、台大的「幻墟」、淡大(淡江大學)的「河左岸」。





多年以後,與這位新浪潮劇場運動旗手老同學Miguel 重聚,在上海看了他執導和改編的幾米音樂劇《時光電影院》,不由得驚艷,已非學生時代的實驗劇團「河左岸」。深度的內容、專業的製作,以多媒體形式呈現老電影院的人生悲歡離合故事,在追憶逝水年華少年光陰的情懷下散發淡淡的哀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