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9

再談時裝周

                                                                             2012米蘭時裝周Marni秀場
時裝公關朋友傳來他在雜誌寫的一篇專欄文章,關於香港時尚印記的今昔由盛至衰,在國際時尚版圖上被邊緣化,提及當年我做的巴黎米蘭時裝周直撃報導特刊,看到我的工作情況身影,影響了他也希望進入時尚界,令我不勝感嘆! 恐怕那些年我真的害了他,以及一些年輕人。
結果,這個行業的真像是什麼?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物是人非,二十年後已容不得我們只沈醉緬懷於昔日光輝,人生向前走,香港亦如是。
不能否定的是香港在1970-1990年代的市場機遇和個人發展的上升空間較大,看看我在時尚界的前輩,有在六十年代後期當模特兒的,在七十年代可以轉型成為名店買手,然後在八十年代以一百萬就創業,成為名牌珠寶代理商,九十年代五十歲時賺夠了便退休。
往後世代的香港名模可以重複一樣成功轉跑道及實現提早退休的歷史嗎? 想想自己趕上香港黃金時代的尾班車,八十年代末期畢業,一頭栽進雜誌界,遇上國際時尚雜誌剛進入香港市場,於是轉工跳槽升職加薪快,亦可以有不同的發揮空間和嚐試。九十年代中期轉職周刊,在那個國際時尚資訊還不發達的時代,可以通過大衆媒體將國際時尚界的故事以及高級時裝的影像創作普及化,強調原創性,影響了一代的讀者,光是一本時裝周特刊在高峰期時便曾創下128頁内容佔了超過60頁是廣告,用不著賣封面及被贊助去時裝周,可以保持編輯部獨立自主權,統統只能歸因於天時地利人和,如何覆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