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9

尋找21世紀的家明(III)-他的飮食與藝術

將亦舒筆下的家明進一步理想化,曾幾何時是我的一件樂事。那年頭沒有網絡搜尋,家明的飲食清單,沒有親身體驗是難以下筆。其實是我當年一些喜好,更多的是道明寺的影子。

家明和道明寺有何分別?看過《流星花園》的便會明白。

多年以後,這餐廳名單依然值得一試,雖然物換星移,有些亦已在香港開了分店。

Janice Wong
19/ 3/ 2019
———————————————
尋找21世紀的家明(III)
他的飮食與藝術

不知道為什麼愛情小說裏的男、女主角總是有點不吃人間煙火,好像不用應付現實生活,只管談情說愛,直至天荒地老。

喜歡亦舒的小說,因為她筆下經常出現的家明雖然是理想化的人物,但始終會如常人般要工作,要應付現實生活。亦舒的小說亦較多城市日常生活的細緻描寫,所以亦舒最不喜歡別人稱她的小說為愛情類別,而該是生活類。

關於家明的日常生活,印象最深的是他喜歡將雪糕放在水晶杯子里,以銀盤子端上,用銀匙舀起細細品嘗,非常英國傳統端莊規矩的作風,享受生活。令我覺得家明的飮食態度追求的不光是食物味道,還有食物的賣相和環境氣氛。就如他最愛的女人玫瑰,貌美得令人驚艷,亦有強烈的個性、聰明的腦袋和淵博的學問涵養。

不管家明與玫瑰,也是人間難覓。

Hong Kong
Gaddi’s, Chesa, Sabatini



家明應該最害怕香港的所謂法國和義大利菜,以及傳統的歐陸式餐廳吧?由食物以至環境氣氛完全不是那回事。就像港式巴洛克風格,

尋找21世紀的家明 ( II ) - 他的生活空間

《尋找21世紀的家明》這個我在千禧年之間編撰於明報周刊MWB的專題小故事小玩意,Part 2 便是家明的生活空間與文化藝術涵養。
關於家明的標配清單,如舊,我不再解釋和重新打字。欲煉家明神功,不妨試試,但萬勿認真,只怕走火入魔!
- Janice Wong   2019 / 3/ 17                                          ——————————————————— 尋找21世紀的家明(II ) 他的生活空間
我常覺得家明的世界該是這樣的 —- 現代與古典交融。
他住在巴洛克式建築的典雅樓房,一室潔白的浮雕石柱,但擺設著的不是富麗堂煌的傢具和飾品,而是20世紀初包浩斯藝術時術時期和1960年代的現代主義經典設計。走進他的房子,就像翻開現代藝術史書籍,看到實物活生生在眼前展現,滿是意外的驚喜和發現,像1920年 Mies Van Dee Rohe設計的一張經典古董黑皮制Day Bed, 與1960年代圓形小茶几配襯。今時今日看來依然現代感十足,又不時會滲入Conran Shop的一些當代簡約主義擺設,將新與舊、平與貴的傢具和飾品交融。
這樣的家居品位和格調,我只認識一個人是這樣的,Pierre Hardy ,他和Nicolas Ghesquière的愛巢。
當然,家明的世界滿是書籍。看的是紫式部的《源氏物語》、James Joyce 的《Ulysses》、Michael Cunningham 的《A Home At The End Of The World》⋯⋯ 由古典以至當代文學。還有滿屋的音樂CD和經典的電影DVD, 由Arthur Rubinstein鋼琴演奏的簫邦作品以至Carla Bruni 的情歌, 以及《死於威尼斯 Death In Venice》、《愛比死更冷Love Is Colder Than Death》、《廚師、大盜、他的太太和她的情人 The Cook The Thief His Wife & Her Lover》等等。
因為心中的家明是溫柔浪漫的,亦容得下現代主義和當代文學藝術創作,不是一味崇尚古典主義和懷舊。這樣的家明會在哪? 枕邊典籍 - 梁思成《圖像中國建築史》 - 李澤厚《中國美學史》 - 紫式部《源氏物語》 - James Joyce 《Ulysses》 - Milan Kundera…

尋找21世紀的家明 ( I )

前言 收拾舊物,翻到了在千禧年之間我做的一系列專題小故事 —— 《尋找21世紀的家明》,談他的衣食住行和我的想像,分四期連載。
十多年後我不禁啞然失笑,你不是家明,我也不是玫瑰!
只是想來有趣,將舊作以饗讀者。但為什麼我眼中的家明會穿和用這些品牌,我也不再細表重新打字了,反正月換星移,昔日認為對的,今天可能是錯的。
- Janice Wong   2019 3 / 16                                   ———————————————————— 尋找21世紀的家明 ( I )
亦舒筆下的家明是這樣的。
一位有藝術修養的科學家、建築師或大學教授,帶著一絲沈鬱內斂,身上永遠是乾淨整齊的衣著,喜歡用皮埃波曼(Pierre Balmain)手帕,坐駕是雪鐵龍(Citroën)二馬力古董車。在家裡吃雪糕,他會規規矩矩地用純銀盤子端上來,雪糕放在水晶杯子裏,用銀匙慢慢舀起細細品嘗。他亦永遠只愛用藍色墨水筆書寫在復古的毛邊信紙上 ⋯⋯好一派傳統英國紳士風。
對於生活每一個細節,家明都是講究和執著的,對愛情亦如是。於是,家明只好躲在他的書房裡拉小提琴,或夜看星星,一份孤芳自賞的落寞 —- Narcissius 。
今時今日看來,這樣的男人或許有點老派。但亦舒筆下的家明卻曾幾何時牽動了幾代少女的心,包括我。家明這個名字已經變成了一個象徵符號 —— 女性的夢中情人,博學多才,溫文爾雅,擁有高雅精緻的生活品味和文化藝術涵養。只是隨時光荏苒,他會變得比較現代。在我心裡,今日的家明該是這樣的 ⋯⋯
衣著:Hermes , Yohji Yamamoto, Helmut Lang
皮具及皮鞋:Hermes, Bottega Veneta , John Lobb
手錶:Patek Philippe, A. Lang Söhne
香水:Davidoff Echo
記事簿和筆:Smythson, Hermes, Montblanc 
手提電話:Vertu
手提電腦:IBM Think Pad T 系列
照相機:Olympus 5050
(寫於2003年明報周刊MWB)
Facebook : www.facebook.com/janicewong831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janicewong831/ 微博www.weibo.com/jani…

時裝編輯的日常

「我們也許沒趕上看見三十年前的月亮。然而隔著三十年的辛苦路往回看,再好的月亮也不免帶點淒涼。」 - 張愛玲《金鎖記》
過年後,因為將1997年台灣傳訊電視(現中天電視)時尚節目《大風行》的兩盒訪問錄影帶,關於時裝編輯的日常工作,終於轉換為DVD, 事隔二十多年後往回看,不禁惘然。

節目內主持人的開場白是,「在西方時裝編輯擁有崇高的地位和影響力,作為亞太區設計中心,香港的又如何?」我不禁莞爾。而我除了談到自己當時作為明報週刊時尚專頁和特刊主編的基本工作,包括內容策劃、拍片、設計師訪問、選圖、審稿和跟版式等等,事事要親力親為外,不諱言最困難和苦惱是明周原為娛樂雜誌,在那個保守的90年代只注重分眾媒體,明周作為最早開設時尚專頁及特刊的大眾媒體,無論做任何事情也會被國際品牌、外國設計師、明星等等拒絕,不像我之前在那些國際時尚雜誌中文版工作般輕而易舉,就算當年明周在香港是一本歷史悠久很受歡迎的刊物。但我不認命不服輸,最終能逐步替它轉型,開闢了一個能被業界和讀者認同的時尚陣地,以及招徠廣告。




不過,螢光幕前的我看來還是滿懷心事,因為工作壓力。只有當為模特兒搭配拍片,以及展示我的時裝藏品,包括經典的Issey Miyake Pleats Please壓密褶長裙和Romeo Gigli 的拜佔庭風格裙袍,我才展露歡顏,時裝又再回復令人愉悅的本質。

一代时尚文青男神: 陳百強

執屋,翻出1980年代陳百強幾張舊唱片,那時他才二十出頭。名作《幾分鐘的約會》唱片封套照片上穿著一襲黑色PVC外套,塑造帥酷的形象。另一張唱片《傾訴》則是陽光大男孩,穿著一件簡單的V領粉紅色毛衣,領口露出一截白Tee。剎那間我不由得像回到中學時代為他傾倒,幾十年後他這張臉依然這麼好看,他這些穿著打扮依然不過時,反正人美穿什麼也美,這就是真正的style icon 了!

形象指導在1980年代也還是一個剛萌芽的概念。有一次前輩劉天蘭說,她在TVB當藝員時要自行照顧個人的形象打扮,亦沒有品牌贊助,要真金白銀置衣,以及參考雜誌的潮流資訊和搭配。1983年Espirit聘請她當形象總監,當時香港人仍不甚明白這職位是什麼東東。

我也記得那些年劉培基替梅艷芳當形象設計師,大家才開始接觸「形象設計 / 指導」這名稱。也沒聽過其他同期的明星和歌星有他們的形象設計師或指導,又或造型師。就算到1990年代我做雜誌時,明星也還是要自己添置衣裝出席各大小活動的,有時他們也會穿著自己的私服去拍片。所以,我一直認為陳百強、張國榮和張曼玉是最有時尚最懂穿衣打扮的style icons,呈現他們強烈的個人風格。

時移世易,現今的歌影星必然有他們的造型師。不過,卻常出現服飾、化妝和髮型三權分立的情況,互不相干,結果整體打扮令人摸不著頭腦,有些甚乎慘不忍睹,也許現今的歌影星更需要一個形象總指導或指揮,替他們的妝、髮、服整體打扮建立統一的概念和風格。
是否還有style icon? 恐怕這年頭是媒體宣傳吹水的多,只消日夜無間斷瘋狂刷屏,觀眾被潛移默化,不是style icon也變icon 了!內地媒體就常鋪天蓋地統一口徑 :「xxx身穿乜乜搭配物物,優雅現身..... 」反正就是穿著美得驚天動地,流風所及,品牌的新聞稿也被影響。又如男神和女神,已經是凡五官端正的統統被冠以這封號,但觀眾真的認同嗎?如果時光可以倒流,陳百強該是「超級文青男神」吧!


(原文首發於2017香港明報專欄JW Diary, 版權為作者擁有, 不得轉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花樣年華

美國時裝雜誌像Vogue、 Harper’s Bazaar 經常喜歡指導女人20+、 30+、 40+ 、50+ 和60+ 在不同的年齡階段該如何打扮、穿什麼? 時裝就是這樣, 是人穿衣, 不會人人穿著也好看。

年輕時, 穿著繁花似錦撞色撞圖案的衣服, 不按理出牌, 帶著波希米亞風情, 是瀟灑隨意。 當進入30歲後, 開始散發成熟女性的韻味, 穿著貼身修腰的外套和裙子是相得益彰。40歲後, 就算體型不發福, 肌膚已不復緊致細嫰, 臉上的眼袋、虎紋和木偶紋統統跑出來, 衣服須簡單就是美。

人如衣服, 衣服如人, 也是有賞味期限的。當然, 女人總是不甘心, 中年後以為穿著Marni、 Carven的school girl look和Philipp Plein的搖滾著裝便能回春, 結果是一個笑話!

如果世間有永不過期也不欺負人的衣服, 也許只有旗袍, 無論十幾歲還是幾十歲、燕瘦環肥也能穿得好看和得體, 看看粵語長片, 不管是年輕窈窕的林鳳還是年長肥胖的譚蘭卿。 遇上國際隆重場合, 想不到穿什麼出彩的晚裝艷壓群芳時, 旗袍亦能施展乾坤大挪移, 將焦點輕易轉移到自己身上, 洋人總是對東方美存有幻想。所以, 香港的女高官出訪外國時總愛穿著旗袍, 靚版則有2001年楊紫瓊身穿Barney Cheng的後幅曳地虎紋亮片旗袍亮相奧斯卡頒獎禮, 被當年外媒評為十大最佳衣著。

旗袍是否源於清朝婦女的旗裝? 雖然張愛玲的<< 更衣記 >> 如是說, 後世學者卻不這樣認為, 莫衷一是。肯定的是現代旗袍始於1920年代的上海女學生, 為爭取平權, 蓄短髮, 模仿男子穿著寬松的素淨長袍, 再慢慢演變為帶著西方服裝的元素, 貼身修腰花巧的款式, 跟著潮流, 裙襬或長或短, 也是現今旗袍的普遍式樣。但太短始終令人想起酒吧女, 太長則看來像酒樓知客,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旗袍長度維持在膝下兩吋半, 被視為優雅大方的典範。


對於像我輩的人來說, 對旗袍或多或少有一份情意結, 總會依稀記得小時候母親穿旗袍的樣子, 或看過她穿旗袍的花樣年華舊照片。而讀女校的, 那一襲藍布長衫更是集體回憶。 不過, 我少女時代並不這樣想, 總嫌自己那一襲鬆身藍布長衫老土, 亦好像與年長女性划上等號, 不及瑪利諾、聖瑪利這些女校的校服年輕、摩登和洋氣。直至那些年30多歲的張曼玉在 << 花樣年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