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8, 2017

尋找老上海的絶代風華

和平飯店内,典型1930年代Art Deco建築及室内設計,
恍如鑽石切割充滿幾何圖形美的雲石及浮雕走廊,令人屏息。

我一向對上海有濃厚的情意結,並不是因為我是上海人,而是學生時代看多了張愛玲和白先勇的小說,也受到一些電影的影響,對這曾為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多國租界地和東方巴黎,華洋雜處,亦住著不少前清遺老遺少,感到有一份中西及新舊文化交融的攝人神秘魔幻魅力曾經歷的命運亦有些像老台北,孤島圍城內是前朝的舊時人,令我浮想聯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