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2019英國時尚大獎初選

兩年前我開始成為英國時裝局(British Fashion Council )轄下每年時尚大獎(The Fashion Awards)的提名及投票成員。最近因為遷居台北,事忙,本來想做今屆英國時尚大獎逃兵,結果還是躲也躲不了。
周日,努力做功課,按要求將各獎項提名名單擬好。11個獎項,除了年度英國女裝和男裝設計師、年度英國新銳女裝和男裝設計師這4個獎項限於英國國籍人士或外籍人士而司職於英國品牌,才可被提名外,其他大獎包括年度國際時裝設計師、年度國際品牌、年度國際商業領袖、年度國際超模等,提名准則是開放多元化,對全球能產生影響力的人物或品牌,不限於英籍人士及英國品牌。去年獲得年度國際時裝設計師大獎的便是Valentino的Pierpaolo Piccioli,年度國際品牌則是Gucci。這種百川滙海的態度才能成就一個國家官方獎項的世界性,正如我身為中國人可以被邀出任它家的提名及投票成員,而不是狹隘的民粹主義。 對內地的新銳,我可以毫無懸念。對香港的,我只能寫下一位年輕攝影師的名字,也祝她好運可以PK來自大陸的,進入下一輪候選投票名單。


(原文首發於香港明報專欄 JW Diary, 版權為作者擁有, 不得轉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Facebook : www.facebook.com/janicewong831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janicewong831/
微博 : www.weibo.com/janicewong


Recent posts

台式快樂

每隔三差五我總是跑去台灣。聯合國「2019全球快樂指數報告」,台灣排名是25,香港則是第76名。什麼是快樂?該報告的衡量標準不只限於經濟表現,主要還有幾個考慮項目,包括:健康預期壽命、社會支持、信任、政府的貪腐程度、在生活上能自由選擇等等。
台灣經濟低迷,是當地社會的普遍話題。但台灣人的微笑和人情溫度是無處不在。下雨天,我跟臨時住處的管理員借了一把雨傘,回去時卻不知道怎麼丟失了,心想賠錢給他便好了。掏出三百台幣,沒想到管理員硬是不收,倒是我在堅持,最後他勉強收下一百台幣(約26元港幣)。這事若發生在香港, 恐怕管理員沒這麼客氣吧?


連逛百貨公司和商場亦有人情溫度,經過美容專櫃,專櫃小姐正促銷向人流送試用品,乍一看是台灣品牌的雪耳眼膜,本能反應我忙推卻,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嘛!

「小姐,不買沒關係!包裝盒子打開了,就是讓妳先試試看。」她溫柔地說。我一怔,接過試用裝眼膜,又果然可以順利離開美容專櫃,沒有嘮叼、刁難和蠻纏,與香港的零售服務業態度是天南地北。
走在台北街頭,亦經常會看到很多掛著笑臉的「You Bike」標誌單車停泊在路邊。這是台北市政府交通局為推動綠色減碳生活,鼓勵民眾以單車作為短程接駁交通工具而設置的。單車租用四小時內,費用是每30分鐘10元台幣起跳,玩半天四小時才80元台幣 (約港幣21元),好不愉快!當然,須有當地手機號和悠游卡(類似八達通),先註冊成為會員才能租用。若是非會員租用,要先付押金2千台幣(約港幣532元)。

九霄驚魂

臨去台灣前一晚,花蓮發生地震,我已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上飛機,心想只是幾天的旅程,該不會再發生地震吧?!

結果,偏偏竟然給我遇上兩次強震,其中一次就是花蓮的大樓也倒塌下來了!我雖然人在台北, 但將近七級的地震,震央在花蓮,全台也受影響,台北是三級耶!香港朋友問及,他們以為我不在花蓮,便不怕,我真的氣結!

台灣幾天内連續三次的強震,地質學家便說已等如1.7顆原子彈的威力,波及範圍怎可能只是一點?香港地方小,陸地面積只有約1106平方公里,比台灣桃園縣還要小一些,幸好沒有天災,不然若港島震一震,包保九龍和新界也一起震!

台北的三級地震究竟有多震?我酒店房間的東西就一直晃啊晃,懸吊在酒吧櫃上的玻璃酒杯砰砰聲不停地摇撞,酒店也發出了嗚嗚聲的警報,台灣氣象局亦通過手機發訊息給民眾,登時嚇得我心慌意亂,只懂趴在地上,心想,糟糕!酒店房間是在八樓,一旦塌下來,怎麽辧?那些什麽逃難時穿什麼統統拋到九霄雲外!



幸好地動山搖了一會兒便沒搖了。當地朋友安慰我,台北新建的房子基本上防震系統較好,可頂得住四五級的地震,若是四五十年樓齡的則較危險。但無論如何遇上地震時也要遠離窗戶,以免玻璃爆裂受傷。可是我看看房內四處也是玻璃和鏡面裝飾,有時酒店設計得太現代和有格調也不是好事,睡床頭頂還有一幅掛畫耶!怎麼睡?結果我將棉被從頭到腳嚴嚴密密地包裹著自己,不覺意竟睡著了!

醒來一夜無事,卻原來已發生了N次輕微餘震!白天坐在椅子上有時仍會感到有少許震動,然後沒想到隔晩台北又再劇震!避難背囊紛紛推出市面,就是讓你早作準備,將護照、身份証、錢包、禦寒衣物、醫療急救用品、乾糧等等預先塞進背囊內,一遇事便可以快跑!

一向對背囊絶無好感的我,除了二十年前時尚背囊大行其道時,我買過一個Sonia Rykiel 的古銅色閃片小背囊外,沒想到二十年後險些要破戒,不為時裝潮流,而是為地震避難!


(原文首發於香港明報專欄 Feb 2018, 版權為作者擁有, 不得轉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Facebook : www.facebook.com/janicewong831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janicewong831/
微博 : www.weibo.com/janicewong



在facebook上的出版人

許久不見的台灣同學,多年後有一次重聚,我忍不住問他,「為什麼這樣努力寫facebook?」他輕描淡寫地回答我,「幹了這麼多年,分享一下,免得被別人當小弟看。」我微笑,即時已心領神會。


同學從事文史哲出版工作30年,是台灣允晨文化的出版人及主編,最近出版史學大師《余英時回憶錄》,上了當地暢銷書榜,一下子便賣光了幾千本。
風光背後,經營出版社有多忙碌和勞累?身為出版人及主編,同學既要洽談商務、辦活動、參加海內外書展,亦要與那些著名學者專家教授、書展組織策劃人、書店老闆等大神們往還酬酢,更要內部人事及庫存管理、審訂作家們的終稿等等。就像任何獨立設計師品牌由設計、生產、庫存、物流、批發、零售和推廣,每一個程序也要勞心勞力。糟糕的是文史哲書籍不同衣服,每本書平均終端零售價只約一百幾十港元,出版社須賣出多少本書才能收支平衡或營利?


台灣的文化氣候雖然常被港人稱羡,但實情是一樣遇上時代變遷和市場委縮。根據台灣聯合報最新調查40%台灣人一年沒看過一本書。同學亦曾告知台北很多大小書店紛紛結業,包括我們求學時代最常去的重慶南路金石堂城中店,曾幾何時那是被譽為書局街的重慶南路地標,而書局街亦早已由一整條大道兩旁佔據書店變為其他商店林立。對於出版社,這猶如喪鐘。
同學能遇上著名的大神像余英時、白先勇、李登輝等,出版他們的著作是銷量保證,但與這些大神們周旋,也可想像同學的不容易,還要處理其他學者專家作家們的著作。自古文人相輕,人家若不知道和瞭解你包括經驗和往績,以及作為出版人和主編在文化界的名字和地位,光是在編書過程中不被這些學者專家作家們

尋找21世紀的家明(IV) - 他的旅行品味

在2003年為香港明報刊策劃和編撰的《尋找21世紀的家明》,專題最後一期便是關於家明的旅行品位,在虛實之間,只是一場夢話。若遇上這樣的家明,還要對女生溫柔浪漫體貼和專情,恐怕比中六合彩還要難!

都是師太亦舒惹的禍!

25 / 3 / 2019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尋找21世紀的家明(IV)
他的旅行品味


每個女生心裏都有她的家明,亦舒筆下的家明喜歡去南美和加勒比海度假,可以想像他是一位浪漫而閒適的男人,愛躲進熱情而充滿異國情調的世外桃園。

我心裏的家明,我倒沒認真仔細想過他愛去些什麼地方旅遊,只是認為他不會去香港人流行的旅遊點和愛做的觀光行程節目,什麼峇里 、曼谷、珠海等三天游、以及歐洲、東京購物,然後得意洋洋與一眾大媽分享他在泰國買回來的魚翅、燕窩、芒果乾,又或在巴黎LV門外待上一整天排隊去搶購回來的包包。

他告訴你的旅遊故事,該是他看完維斯康堤《死於威尼斯》(Death In Venice)後,他跑了去威尼斯一趟,在Lido小島上尋找失落的Belle Epoque時代,在Murano小島上看聞名的威尼斯玻璃工藝。他對於每一本看過的書,每一出欣賞的電影,都會觸發他旅遊的興致。於是,他會去上海尋找張愛玲筆下的孤島時代光輝,結果卻敗興而回。舊的建築、歷史和文明被毀掉,更多是新的。

他並不是不喜歡現代,只是他欣賞的是 Rem Koolhaas 和Jacques Herzog所打造的後現代建築和文明,像Koolhaas在比利時Zeebrugge所建造的全白色蛋形海運碼頭;Herzog在東京興建的Prada玻璃屋旗艦店,均充滿超越時空的未來主義,這才是21世紀的文明。


喜愛的酒店
Hotel Ritz, Mondrian Hotel, Gallery Art Hotel



尋找21世紀的家明(III)-他的飮食與藝術

將亦舒筆下的家明進一步理想化,曾幾何時是我的一件樂事。那年頭沒有網絡搜尋,家明的飲食清單,沒有親身體驗是難以下筆。其實是我當年一些喜好,更多的是道明寺的影子。

家明和道明寺有何分別?看過《流星花園》的便會明白。

多年以後,這餐廳名單依然值得一試,雖然物換星移,有些亦已在香港開了分店。

Janice Wong
19/ 3/ 2019
———————————————
尋找21世紀的家明(III)
他的飮食與藝術

不知道為什麼愛情小說裏的男、女主角總是有點不吃人間煙火,好像不用應付現實生活,只管談情說愛,直至天荒地老。

喜歡亦舒的小說,因為她筆下經常出現的家明雖然是理想化的人物,但始終會如常人般要工作,要應付現實生活。亦舒的小說亦較多城市日常生活的細緻描寫,所以亦舒最不喜歡別人稱她的小說為愛情類別,而該是生活類。

關於家明的日常生活,印象最深的是他喜歡將雪糕放在水晶杯子里,以銀盤子端上,用銀匙舀起細細品嘗,非常英國傳統端莊規矩的作風,享受生活。令我覺得家明的飮食態度追求的不光是食物味道,還有食物的賣相和環境氣氛。就如他最愛的女人玫瑰,貌美得令人驚艷,亦有強烈的個性、聰明的腦袋和淵博的學問涵養。

不管家明與玫瑰,也是人間難覓。

Hong Kong
Gaddi’s, Chesa, Sabatini



家明應該最害怕香港的所謂法國和義大利菜,以及傳統的歐陸式餐廳吧?由食物以至環境氣氛完全不是那回事。就像港式巴洛克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