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4

夢想做時裝編輯 (2)

1998年在巴黎Dries Van Noten秀場 偶然遇上昔日的香港名模, 二十多年沒見, 原來彼此容貌並沒怎麽改變, 一眼便認出了對方。聊起舊事, 她說當年在我工作的國際香港版時尚雜誌選完首屆封面女郎後, 只是拿了個季軍, 但已令她這位原是模特兒新秀的工作隨即紛至沓來, 酬勞還翻了三倍, 時為1988年。我不禁莞爾, 原來當年香港時尚雜誌也曾這麽厲害和有影響力, 推動新秀冒升, 打造出名模, 但今時今日恐怕就像選了個港姐冠軍也沒啥作為, 只有內地大刊才可打造時裝設計師、明星和超模, 產生市場影響力吧!

看HKDI畢業展

每年6月又是各院校學生畢業的日子。今年替香港知專設計學院 ( HKDI ) 的畢業展出任評委, 24套作品都是時裝設計及形像設計系應屆畢業生共同努力的心血結晶。
過往替香港時裝節的青年設計家創作邀請賽及各時裝設計院校畢業展出任評委, 常見青春少艾學生們或年輕設計師都會只側重於一味追求藝術創意和天馬行空的概念, 但無論賽會是否要求將市場銷售性 ( marketability) 列入評分準則之一, 我都會不自覺地將創意、剪裁、工藝與實穿性平衡審視, 因為時裝該是一種應用藝術, 與生活結合, 就如Bauhaus Art的理念, 不是只能擺放於博物館的藝術品。

百萬美元名博

Rachel Parcell 國際當紅時尚博主年賺百萬美元!
最近WWD一篇報導<< Incomes Keep Soaring For Fashion's Top Bloggers >>引來業内嘩然和熱議。當愈來愈多的奢侈品和時尚品牌尋求博主合作, 我們仍在爭論究竟博主是媒體還是名人, 國際知名時尚博主就已創造奇蹟。WWD分析他們年收入百萬美元的來源包括:網購導入鏈接、品牌合作、自主系列產品銷售以及出場費等等。Bryanboy透露去年他為泰國一家購物中心剪綵的出場費是4萬美元! Aimee Song在Instragram張貼一幅她穿着Rebecca Minkoff短褲照片的費用是5千美元, 但最震撼還是美國網絡市場營銷公司RewardStyle透露的數據, 美國鹽湖城 23歲的RachelParcell 在時尚圈名不見經傳, 但她去年僅靠個人博客Pink Peonies導入品牌網站鏈接所產生的銷售額就賺了 96萬美元, 還不包括與品牌的合作收入, 較為人熟悉的國際時尚名博要多。

自拍精神病

自從2013年牛津大學詞典將流行的「自拍」官方定名為 “ Selfie”, 並列為年度詞彙(Word of The Year ), 最近網絡便瘋傳和悪搞Selfie這字, 冒美國精神病醫學學會之名, 將自拍及照片張貼於社交媒體網站以尋求自我存在感及填補人際疏離關係, 稱為Selfitis自拍精神病, 並分為三種不同級別。

時尚圈啟示錄

內地童星王詩齡在紐約為Ralph Lauren走秀, 與設計師Ralph Lauren 牽手謝幕。
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我竟然成為了時尚界先知! 1月在明報專欄才寫下 << 時裝周葵花寶典>>, 調侃說 : 「由時裝博主、造型師到女星男星諸色人等只欠童星是前仆後繼紛紛奔赴國際四大時裝周 ……」; 亦建議時尚達人們「就算沒秀場邀請函也不打緊, 最緊要在門外蹓躂街拍!」

Galliano的念念不忘

John Galliano 出任俄羅斯香水連鎖店集團L’Etoile創意總監, 替旗下美容品牌L’Etoile Selection拓展化妝品及配飾系列。西方媒體說他復出、回歸, 我倒是有一份莫名的悲涼感, 甚於他當日的反猶太言論, 被Christian Dior炒掉。
<<一代宗師>> 說 :「念念不忘, 必有迴響。」看Galliano這幾年努力翻滾摸爬, 念念不忘要捲土重來, 只恐怕就像宮二般欠一個轉身, 只有身後身, 沒有眼前路。

時尚帶給你什麽?

Christopher Bailey 從Burberry的創意總監榮升為集團CEO後, 被英國媒體披露他每年收入高達810萬英鎊 (約1億多港幣) ! 包括110萬英鎊年薪、 220萬英鎊花紅、44萬英鎊津貼及440萬英鎊公司股票, Burberry還為他支付每年33萬英鎊的退休金供款。
看得我這些凡夫俗子真是羨妒恨! 時尚可以帶給你什麽? 恐怕只有如Christopher Bailey 這種在時尚圈上層建築的掌權者才可以獲利, 付出後回報率高, 大部份人只不過是最下層建築的流行受害者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