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5, 2018

富貴的巴黎華人

我的富貴巴黎小助理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

Sunday, August 19, 2018

醫美這回事

這陣子打開Facebook, 全是看到藝人們的皮秒激光和無針埋線直播廣告,令我開始懷疑是否被Facebook 系統計算到我經常在看醫美及美容類資訊?


究竟什麼是皮秒激光(Pico Laser)和無針埋線(Ultra V Lift)?

Sunday, August 12, 2018

包包論

Bally 
男人的包包是女人,女人的包包就是包包。雖然對於「包包」,男女一樣貪慕虛榮,品牌愈知名愈好,亦一樣今天拎這個,明天帶那個。愈成功愈有錢的男人,亦愈多「包包」,一如女人的包包櫃。

一般女人買個名牌包要糾結許久,款式看來別緻時髦有點趣味性的,又怕過了一季後不流行。選個經典款嘛,又怕看來老氣,亦人人一式一樣。女人買東西糾結起來可以花上許多時間和精力去琢磨要不要埋單,比選男友還要細心,當然我也是這樣的女人。

Wednesday, August 1, 2018

多重職業身份Slash

這陣子很多人也在談論Slash ( 斜杠青年)。什麽是Slash? 就是那些有多重職業和身份以及擁有多元生活的人。這概念源於《紐約時報》專欄作家Marci Alboher 《多重職業》(One Person / Multiple Careers) 一書。而Slash亦常見於90後的工作及生活模式,為興趣而工作,不甘於被全職上班族的生活束縛。

Thursday, July 19, 2018

妝台物


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我不大喜歡出門外遊,就算是很近的地方,很怕那種匆匆忙忙翻箱倒櫃收拾行李的感覺,而且女人不光是帶衣服、鞋子和手袋便好了,還有護膚品和化妝品,對女人來說絶對會是災難,總會忘了帶一兩件美容小物。

別以為在旅遊目的地補購便好了,通常也不會有時間,購物點亦不會像香港般集中,何况試過林林種種的美容產品後,覺得好用的還是那幾件東西,此後習慣了便是習慣了,也較易掌握使用方法,所以我不常換新的。

我的美妝Must-Have Items : 

Thursday, July 5, 2018

Ball 場浮華錄

幾年前在朋友的婚禮,請來了加拿大著名太陽馬戲團表演

我的前半生都是在ball場度過,燈影霓虹,衣香鬢影。那時候每個星期總有好幾晚在君悅和麗晶酒店流連,看盡繁華事。若港女沈溺於「公主病」, 在ball 場大概會痛醒於現實裏。

Sunday, July 1, 2018

看錢瑪莉的日子


執屋,又翻出1990年《錢瑪莉》的創刊號。
是的,我一直收藏著很多陪伴我成長的書籍、雜誌、唱片、衣服、鞋袋⋯⋯ 幾十年後發現統統是身外物。想著是否該是時候和這些「老朋友」分手了?

Wednesday, June 27, 2018

老上海大宅門


這陣子因為Prada向中國政府租用的上海榮家大宅花了六年時間修復竣工,令這座曾經是百年前「中國洛克菲勒」、「麵粉大王」及「棉紗大王」榮宗敬(也是前中國國家副主席榮毅仁之伯父)的故居進入公衆視線,無論内地、香港和台灣的媒體也在介紹和討論這座傳奇大宅和它舊主人的掌故。

名門望族的大宅門,尋常人家是難以想像,佔地四千多平方米,相等於香港大球場的一半總面積。大宅內滿是木質浮雕、彩繪玻璃、琺瑯磚、釉面磚、以及鑄造金屬等等設計元素,結合中西交融的藝術風格呈現。並設置不同的功能廳,可以有偌大的空間宴客開舞會和辧時裝秀的ballroom, 亦有桌球室、吸煙室和日光室,後者就是昔日主人榮宗敬專門用來曬太陽的地方。這樣的大宅真是適合拍時裝大片,就算隨便拍張照片發朋友圈也是一幅畫。

Friday, June 1, 2018

護膚不需要天價


每個女人都會有一段迷失的歲月,瘋狂地迷信什麼貴婦品牌高價護膚品能抗衰老之類的鬼話。

結果歲月依然不饒人,買了一堆雞肋,沒說得那麼神奇,也沒啥不好,無功無過,也真花了不少寃枉錢!

Monday, May 14, 2018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Friday, March 2, 2018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Thursday, February 22, 2018

地震逃難穿什麽?


台灣花蓮6級大地震,全台一夜之間八十多次餘震,我卻不巧地在地震發生後翌日趕著回去,心情的惶恐忐忑不言而諭。

一下飛機,從桃園機場到台北,與計程車司機聊著昨晚地震的經歷,「這沒什麼嘛!幾年前七級大地震還不是這樣。」他倒是雲淡風輕。同學在Facebook 上也打趣說,「正喝著酒便晃啊晃,不知道是喝多了還是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