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8 September 2014

Jean Paul Gaultier 還可走多遠?

2010二度訪問大師Jean Paul Gaultier

平日我的手機不怎麼響, 但每次出差, 我的手機便響個不停, 老是覺得自己倒霉得很, 海外漫游費也不知道向誰報銷? 當然我是自負盈虧。

人在巴黎, 既有媒體追稿 ; 亦有打來問Jean Paul Gaultier終止高級成衣系列, 今屆2015春夏巴黎時裝周會是最後發佈, 此後專注他的高級訂製時裝系列和香水業務, 我怎麽看?

對於時尚, 我的熱誠在前半生大概早已被燃燒殆盡, 設計師的音樂椅遊戲, 有人辭官歸故里, 有人連夜趕科場, 看多了也就不泛波瀾。 何況今時今日時尚只是關於宣傳營銷, 正如Paul Smith, 與他70年代入行時大相逕庭, 以前時尚是關於設計, 現在是關於市場學。

Tuesday, 9 September 2014

巴黎的擁擠與私密

最近替內地瑞麗雜誌推介巴黎遊私密小店, 我的心水是在Rue St. Honore Dary’s 古董珠寶店和在Jardins du Palais Royal皇宮花園內的Corto Moltedo包包店, 均同處車水馬龍繁盛的第一區, 但門面小得毫不起眼, 恐怕過門而不入

Saturday, 6 September 2014

那些年給LV總裁的信


Louis Vuitton前行政總裁Yves Carcelle因癌症於巴黎過世。這位被譽為主導LV擴張全球的最大功臣, 1989加入LV的母系集團LVMH, 翌年出任LV行政總裁, 然後兼任主席, 任期長達22 , 直至2012因身體健康問題Carcelle先生才請辭, 轉為擔任LV創作基金會(Fondation d’Entreprise Louis Vuitton pour la Création副總裁

Carcelle先生這漫長的LV主席和行政總裁任期內, 相信大中華不少時尚媒體人也認識他, 感到哀傷, 因為他經常親自躬身來大中華視察業務、出席LV店開幕禮等等。與Carcelle先生認識, 我便是因他有一次來香港的訪問開始。 後來我離開了任職的雜誌, 人走茶涼是世情, 就算在媒體依然寫一兩個專欄。最記得在沒有雜誌編輯銜頭後我自掏腰包再訪巴黎時裝周, LV公關原本答應安排秀場和秀後派對邀請函, 我還興高采烈地在LV店買新衣服準備赴會, 結果原來是一場歡喜一場空, 氣憤得我回香港後立馬寫了一封投訴信給Carcelle先生, 痛斥公關們的態度。我沒想過日理萬機的總裁和主席先生真的會認真處理, 要香港公關部負責人跟進和道歉, 而其實我又不是什麽大人物。做一位成功的行政總裁, Carcelle先生告訴了我們什麽叫事必親躬, 體察民情。

又多年後, LV找我拍微電影, 然後是我的著作發佈會由它家一力承擔, 旁人好奇為什麽會這樣? 我一向沒有什麽特殊關係和擦鞋的, 多年前曾寫過一封情理兼備的投訴信給Yves Carcelle 倒是有的。

(原文刊於報專欄 2014 / 9 / 5, 版權為作者擁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