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Jean Paul Gaultier 還可走多遠?

2010二度訪問大師Jean Paul Gaultier

平日我的手機不怎麼響, 但每次出差, 我的手機便響個不停, 老是覺得自己倒霉得很, 海外漫游費也不知道向誰報銷? 當然我是自負盈虧。

人在巴黎, 既有媒體追稿 ; 亦有打來問Jean Paul Gaultier終止高級成衣系列, 今屆2015春夏巴黎時裝周會是最後發佈, 此後專注他的高級訂製時裝系列和香水業務, 我怎麽看?

對於時尚, 我的熱誠在前半生大概早已被燃燒殆盡, 設計師的音樂椅遊戲, 有人辭官歸故里, 有人連夜趕科場, 看多了也就不泛波瀾。 何況今時今日時尚只是關於宣傳營銷, 正如Paul Smith, 與他70年代入行時大相逕庭, 以前時尚是關於設計, 現在是關於市場學。

Gaultier 的高級成衣告別作2015春夏系列, 滿是他的設計DNA ---- 中性化男裝女穿Le Smoking概念褲裝、 馬甲、軍用風衣、街頭塗鴉風, 是如此的熟悉。

當然對於Gaultier, 我是不無感慨, 這算是半退隱嗎? 曾幾何時他是我最心儀和迷戀的設計師之一, 巔覆了傳統西方服飾及性別的概念, 影響了八、九十年代的年輕人對時尚的態度成衣與高訂, 哪個受眾較廣泛讓更多人可以接觸和擁有? 不言而喻。但世界難撈, 高訂已經是極少數人的貴族玩意, 如今連高級成衣也撐不下去。 許多高端時尚品牌早已靠手袋和配飾賺錢, 往往佔了營業額超過70%, 其餘份額才是衣服。又確實人們傾向買fast fashion, 管得了是否原創? 只要衣服質料不壞, 款式趨時和售價相宜, 貴價的則買手袋。遺憾的是Gaultier一直沒將焦點放在手袋、皮具和配飾產品線方面, 依然是舊日的模式和操作。

當然, 換了個商業模式就很不時裝設計師和Gaultier, 只像一個授權設計和生產的品牌標誌。所以, 他專注於高訂系列也好! 每季創作約40套雲裳, 可以追求他的時裝藝術和理念, 受衆是少數中的少數, 一對一的設計服務, 只須有50% 的衣服被光顧訂做就可以了, 這個我絕不替Gaultier擔心。以前訪問他時, 他就曾說過每季有一半高訂款式被訂做, 在巴黎高訂時裝屋中屬於佳績的, 不像成衣般要生產和賣出海量的件數, 為大市場擔心。

不過, 在今時尚界的大環境之下, 我不由得想起07Valentino Garavani退休時曾說:這個環境已經不再使我興奮, 我肯定不會懷念時, 已經被破壞。所有人在做樣的東西, 已失去了挑戰和創意, 數字。」所以, Helmut Lang賣盤後轉雕塑及裝置藝術家,  Nicole Farhi亦金盤洗手, 加入藝術行列雖然今天Gaultier仍留在時尚界, 但他的時裝藝術還可以走多遠? 它的品牌大股東早已是西班牙香水集團Puig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 2014 / 9 / 28, 版權為作者擁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別人收藏明星肖像, 我卻愛收藏時裝設計師肖像明信片, 1989Jean Paul Gaultier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