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8, 2017

尋找老上海的絶代風華

和平飯店内,典型1930年代Art Deco建築及室内設計,
恍如鑽石切割充滿幾何圖形美的雲石及浮雕走廊,令人屏息。

我一向對上海有濃厚的情意結,並不是因為我是上海人,而是學生時代看多了張愛玲和白先勇的小說,也受到一些電影的影響,對這曾為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多國租界地和東方巴黎,華洋雜處,亦住著不少前清遺老遺少,感到有一份中西及新舊文化交融的攝人神秘魔幻魅力曾經歷的命運亦有些像老台北,孤島圍城內是前朝的舊時人,令我浮想聯翩。

我第一次踏足魔都是1991年,和朋友一起去旅遊。雖然當時中國改革開放已超過十年,但上海仍是百廢待興,沒有什麽現代基建,古樸得很,像停止了擺動的古老時鐘。街上亦只有那些老上海著名的景點和店舖,什麽大世界遊樂場、老鳯祥銀號、紅房子西餐廳等等,只是間或有幾家新開的酒店。



但這樣古樸的魔都對於嚮往老上海的人來說是一件愜意的事,因為我可以從書內捜集回來的一點資料尋找老上海的遺跡,尤其是張愛玲的幾處故居,卡爾登公寓(後名為長江公寓)、華懋公寓 (現為錦江飯店)和愛丁堡大廈(常德路上)。這說易不易,說難不難,容易是因為所有舊建築老房子沒有被清拆掉,困難則是那些年向當地人打聽正確地點,沒有人可以吿訴我。張愛玲對當時的上海人來說是非常陌生的,何況那些什麽卡爾登公寓全是舊日的名字,連鼎鼎大名的聖約翰大學也沒人懂得,不像今天上海人對老上海的熟悉和朗朗上口。


和平飯店內展示了1930年代紳士名媛的古董飾品

當時我最常流連的便是屹立於外灘的和平飯店(原為1929年開業的華懋飯店)典型Art Deco 建築和室内設計,經歷過中國近代史上的紙醉金迷與亂世浮生。雖然我不住在那兒,因為那些年它還沒翻新,殘舊得很,但在它的中菜館龍鳳廳和Jazz Bar吃吃喝喝也還是不錯的,何况那些年上海沒幾家像樣的餐廳。而在和平更像走進時光隧道,連走廊牆上的Lalique 古董燈飾和使用的銀器餐具也還是飯店開業後一直保留下來的。

沒想到二十多年後乘著好友的婚禮,再帶我回到這著名歷史酒店,翻新後的和平依然有她的獨特魅力,就算如今已開了許許多多古建築的五星酒店,但始終難以替代她那源自老上海的絶代風華,亦曾留下我的青春歲月。

其他老上海的遺跡,可惜總欠了一個機緣去重訪。

(原文首發於香港明報專欄, 版權為作者擁有, 不得轉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微博 : www.weibo.com/janicewong

張愛玲故居
1991年我初訪上海,當時的南京東路。


1942-47年張愛玲居於愛丁堡公寓(後名為常德公寓)
寫下了《傾城之戀》和《金鎖記》



1948-52年張愛玲在上海的最後居所 ---- 卡爾登公寓(後名為長江公寓),
她寫下了電影劇本《不了情》和小說《十八春》(即後來的半生緣)。

張愛玲搬離愛丁堡公寓後曾短暫居於華懋公寓(現為錦江飯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