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富貴的巴黎華人

我的富貴巴黎小助理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
巴黎時裝周又往往是這些駐當地的自由撰稿人及攝影師最能撈一大票的生意,因為沒華文媒體會親赴報導,在前互聯網時代大中華廠商要掌握國際知名品牌最新下一季的時裝式樣和趨勢便要靠這些自由攝影師販賣T台照片給他們,生產類似的服飾。雖然原品牌是不容許的,但中國人永遠是最會鑽空隙和聰明的。

又多年後臨近巴黎時裝周,我再重遊舊地。一位華裔老車伕來機場接我,彼此閒聊起來,老車伕原來年輕時從柬蒲寨逃難過來,在巴黎落地生根已經三十八年。他胼手胝足之下,下一代終於成功進入法國的主流社會,在法國國家巴黎銀行工作,老車伕仍開車接送客人作為他的消閒活動。

當然在近十年中國崛起之下,下一代比上一代是佔了時勢的上風。幾乎每家企業及品牌例必需要華人在總部工作,不管是來自內地還是東南亞,老外的想法是以華制華以為彼此容易溝通,方便開拓中國市場。啊哈,當然我們會冷笑。

然後這幾天在巴黎替內地媒體拍片,朋友介紹了內地年輕留學生給我當臨時助理。一身名牌行頭,Chanel 首飾、Christian Louboutin 手袋與Manolo Blahnik 方鑽扣平底鞋,教我很不好意思要她當跑腿,上一代留學生的苦逼相不復再。

在這浪漫花都還有多少富裕的中國人?除了大包小包搶購掃貨的遊客、浩浩蕩蕩的內地媒體與明星團隊外,我想還有很多居於巴黎的華人富戶。今時今日最苦逼的可能只是香港人。

(原文首發於2014年香港明報專欄版權為作者擁有,不得轉載,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janicewong831/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護膚不需要天價

每個女人都會有一段迷失的歲月,瘋狂地迷信什麼貴婦品牌高價護膚品能抗衰老之類的鬼話。
結果歲月依然不饒人,買了一堆雞肋,沒說得那麼神奇,也沒啥不好,無功無過,也真花了不少寃枉錢!

老上海大宅門

這陣子因為Prada向中國政府租用的上海榮家大宅花了六年時間修復竣工,令這座曾經是百年前「中國洛克菲勒」、「麵粉大王」及「棉紗大王」榮宗敬(也是前中國國家副主席榮毅仁之伯父)的故居進入公衆視線,無論内地、香港和台灣的媒體也在介紹和討論這座傳奇大宅和它舊主人的掌故。

名門望族的大宅門,尋常人家是難以想像,佔地四千多平方米,相等於香港大球場的一半總面積。大宅內滿是木質浮雕、彩繪玻璃、琺瑯磚、釉面磚、以及鑄造金屬等等設計元素,結合中西交融的藝術風格呈現。並設置不同的功能廳,可以有偌大的空間宴客開舞會和辧時裝秀的ballroom, 亦有桌球室、吸煙室和日光室,後者就是昔日主人榮宗敬專門用來曬太陽的地方。這樣的大宅真是適合拍時裝大片,就算隨便拍張照片發朋友圈也是一幅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