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與 Joyce Ma危難中的情誼


昔日我與Joyce Ma 歐洲時裝周秀場內


在我時裝路上影響我最深遠的一定是馬郭志清女士( Joyce Ma ), 我習慣稱呼她為馬太。有一次她談到自己的時裝信念及Joyce Boutique的創辦宗旨時她語重深長地說「永遠當一位先鋒而不是跟風者。」自此成為了我的工作座右銘。


當然做先鋒永遠困難重重沒有成功的借鑑要自行探索披荊斬棘。成功後又會背後有很多流言蜚語競爭者羣起湧現希望取而代之將你拉下馬我如是馬太亦如是。但我幸運地在那十年的國際四大時裝周的採訪歲月裏有兩位時裝教母的扶掖一位是馬太另一位是英國的Joan Burstein, 不然在盤古初開的1990年代我還要代表一份不會教老外認識的香港本地中文媒體我如何躋身於Giorgio Armani Dolce & GabbanaJil Sander John Galliano  Alexander McQueen等時裝秀場?  然後又較任何香港同業獨具慧眼率先做着好些在歐洲時装界嶄露頭角的設計師專訪而香港人還未懂得的98年訪問剛冒起的Marni掌舵人Consuelo Castiglioni , 我永遠快人一步將第一手最新國際時尚信息帶進香港打造出那十年的國際時裝周聖經詳盡深入而原創。我這時裝聖經和「獨具慧眼」還須有馬太和Burstein太太在背後支持不然有慧眼也沒有執行能力!


2007年馬太和她的家人從Joyce Boutique全線退下來時她的舊員工感慨地說許多人都變臉了唯獨我有情有義依然不時託人問候馬太。我是百般滋味在心頭啊豈是忘恩負義之輩何況Joyce Boutique對於香港的中產及以上的階層來說是一個集體回憶!


中環新世界大厦Joyce Boutique

闊太雲裳夢

任誰也知道在香港1970年代經濟開始起飛時流行外國高端時裝馬太創辦了Joyce Boutique。最初它原為一間小小的服飾精品店1968年為她家族旗下的永安百貨開設銷售外國名牌時裝投資及股權人是永安百貨。後來永安決定不再辦這間Joyce  Boutique, 馬太在身為先施百貨主席的丈夫馬景華的支持下加上銀行的貸款籌措了10萬元1970年中環文華酒店的商場內開設了真正屬於她的Joyce Boutique。這一點資金,馬太曾經說過因為丈夫其實不大贊成她開店只是她執意堅持下還自行租用了不錯的店址才勉強讓她開的所以還須向銀行貸款才成事。


這原只是富家少奶奶編織的一個霓裳彩雲夢,  擁有自己的時裝店小本經營結果事事要親力親為一把抓,  服侍客人試新衣,  跪地縫針也不計較。去歐洲買貨又碰釘子名設計師夫婦倆堅拒接見恐怕衣服銷往香港被人抄襲結果富家少奶奶又要放下身段苦苦哀求賴在人家店內直至打烊。最後名設計師夫婦倆終於被她的誠意打動將品牌交給她正是1970年代紅極一時的Missoni。然後富家少奶奶又引進Issey Miyake的傑作可惜走在潮流最前沿香港乏人問津苦守大師十年至1980年代才修成正果。


2010年Joyce Boutique 慶祝40周年紀念, 舉行雲裳回顧展, 管理層卻已人面全非。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Joyce Boutique 的蝴蝶結廣告

我初次踏足馬太的時裝精品店Joyce Boutique是自大學畢業後的1980年代後期那時候它已遷離文華酒店在罝地、新世界大厦的地庫和半島酒店各自開設了三間Joyce Boutique,旗下也有Giorgio ArmaniEmporio ArmaniIssey MiyakeYohji Yamamoto等專賣店無論去Joyce Boutique還是它旗下的品牌專賣店購物是時尚也是我們那個年代的大學生夢寐以求的。因為80年代香港是一個崇尚奢侈品和高端設計師品牌的年代初出矛廬的大學生會為Joyce Boutique 銷售自己心儀的一件設計師品牌衣服而省吃儉用以擁有它為榮不像今天名牌趨向大衆化推出許多入門貨品千多二千元已有交易大學生一畢業便想到買樓我們當年只想去Joyce Boutique 買衣服。就算是陌生的品牌只要在Joyce Boutique 銷售便代表了好東西令人趨之若鶩。我的第一雙Christian Louboutin鞋便是1991年在Joyce Boutique購買Louboutin的首季系列當時每個人包括我也不知道誰是Louboutin, 直至近年品牌才大紅起來。當年Joyce Boutique率先引進和培育了不少歐美設計師品牌然後才成為大牌除了Louboutin還有Giorgio Armani Dolce & Gabbana Jil Sander Comme des Garcons Yohji Yamamoto Donna Karan等等,  它是香港高端時尚品味的象徵市場的先鋒和領導者是馬太的心血和圖騰。


最記得走進新世界大厦地庫的Joyce Boutique, Antony Donaldson 的銅葉雕刻大門已令人目眩店內不止賣衣服還有幾件古靈精怪的傢具襯托着名師的時裝藝術結晶品Yohji Yamamoto的木版塊傘裙、Comme des Garcons的「人體變形記」軟墊衣服像藝廊多於時裝店。馬太亦明知這些衣服難以銷售也甘願兵行險着教育了我們那一代人衣服不光是一件衣服而是藝術。


擴張的噩夢

我後來認識馬太是1990年代中期後的事帶着一份尊敬的心情。最初彼此只是在巴黎和米蘭時裝周碰到屬於點頭之交。那時候Joyce Boutique  1991年上市後迅速發展得儼如時裝王國業務和海外版圖不停地擴展香港、台灣、泰國、南韓和菲律賓規模龐大的旗艦店一間接一間開設。中環Joyce Galleria的旗艦店佔地过萬平方呎集合服飾、美容品、家居生活用品、花店和餐廳於一身打著 “ Fashion Is The Art of Living”的宣傳標語點亮了中環購物圈九龍彌敦道的旗艦店則佔地47千平方呎至今依然是香港人不可磨滅的集體回憶。現已結業的台灣Joyce Boutique 亦不遑多讓佔據了遠東大樓購物商場的一整層樓。每次我在時裝周碰到馬太總是有一大羣Joyce Boutique買手十多二十人前呼後擁地簇擁着她。她是香港的時裝女王也是美國Harper’s Bazaar 雜誌所稱譽的“ The First Lady of Hong Kong”, Joyce Ma


Joyce 1990年代最輝煌時期, 在中環曾開設Joyce Galleria旗艦店, 集合了服飾、美容品、家居生活用品、花店和餐廳於一身, 打着“ Fashion Is The Art of Living”的宣傳標語, 點亮了中環購物圈。

不過
時裝教母對香港的中文媒體一向是頗不以為然特別是大衆化的周刊或稱為八卦雜誌。傳統上香港重英輕中中文媒體總不及洋文般吃香直至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爆發一切都改寫了! Joyce王國陷入嚴重財務危機, 97/ 98年度中期業績登時初次見紅虧損3千萬接著98年度更錄得高達27百萬元的嚴重虧損負債比率是70%, 當中包括從泰國、韓國和菲律賓市場撤退合共撇賬8千萬尤以泰國是致命傷撇賬5千萬造成Joyce Boutique 沉重的包袱就算它怎樣開源節流也無補於事。


Joyce王國面臨崩潰」最先便由八卦周刊爆出來馬太此刻才驚覺八卦周刊才是影響香港最重要的主流媒體開始改變對周刊的態度也是在這期間我代表當時自己任職的另一本周刊先後數次獨家專訪了Joyce Ma。由看著Joyce Boutique 在亞洲金融風暴下兵敗如山倒然後是將Prada的香港及東南亞合股經營權售回給品牌套取38百萬現金並配股20%予義大利服飾製造商集團HdP ; 又其後以吳光正為首的會德豐成為了大股東…… 每次訪問,  Joyce Ma都與我促膝詳談驚詫於我對時裝、她和Joyce Boutique輝煌歷史的瞭解往往能說到她心坎裏不是一般的編輯。 誰叫我自80年代後期開始已是她店子的長期忠實顧客Joyce Boutique的變遷和貢獻可以如數家珍地娓娓道來於是我倆開始星星相惜有時我會在她巴黎皇宮花園內的寓所作客吃着由她從香港帶來傭人燒的私房菜。


Joyce Ma

(原文見於我的著作 #時尚風雲25年 ,未完待續)

Facebook : www.facebook.com/janicewong831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janicewong831/

微博 : www.weibo.com/janicewong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走過台灣後戒嚴與前解嚴時代 : 返校

長達38年的戒嚴令,有多少思想洗腦教育?上學也如履薄冰。 鋼琴前,一身儒雅打扮的張明暉老師架著金絲圓框眼鏡、穿著藍白條紋襯衫和吊帶褲,輕輕彈奏著 1934 年日治時期哀怨纏綿的《雨夜花》,訴說著男女思念之情。 「我看這首歌也快要被禁的了。」 站在他身旁一位年輕女教 員殷老師的聲音響道,劃破了如泣如訴的琴音。 門外,女學生方芮欣看到殷老師苦苦勸說張明暉疏遠她,以免洩露他們組織讀書會的事。方芮欣失望,她憤怒,她感到被最愛和最信任的人遺棄,她的初戀被破壞,她暗下決定要報復!向學校教官檢舉讀書會偷讀禁書。 電影《返校》的一幕。師生戀只是引子,那一抹濃墨重彩是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台灣在動員戡亂戒嚴時期( 1949-1987 )白色恐怖籠罩下發生的校園檢舉與鎮壓悲劇。故事藍本來自 1949 年的基隆中學案,多名師生因參與地下左翼刊物《光明報》被逮捕和槍決。 對於一向生活在自由主義之下的港人而言,思想、言論、出版、集會和經貿自由,這不是一頁容易理解的台灣史。「事情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啊?不就是只看幾本書而已嗎?」戲內的男學 生魏仲廷悲嚎。那幾本書只是泰戈爾的詩集、屠格涅夫的小說和廚川白村的文藝評論集吧了!                                 在台灣戒嚴時期太多禁忌,讀書會為何犯禁?重點是讀些什麽書! 我不由得想起那些年大學時代留台的歲月,有同學在校門外的書攤打工,被檢舉賣禁書。什麽是禁書?就是凡左翼思想和作家、日文書籍、批判時事和傷風敗俗的也是禁書和禁歌,而傷風敗俗是包括像 1970 年代的流行曲《今天不回家》亦不能倖免被列為禁歌,更遑論像魯迅、陳映真這類左翼文人的寫實小說,連金庸的武俠小說在早年也曾被禁,理由是千奇百怪。 幸好我同學被檢舉犯禁是發生在 1980 年代,台灣政治和社會氛圍開始逐漸放寛,事情最後不了了之,但已夠嚇破膽! 只怪在歷史的舞台上, 1949 年國民政府在中國內戰全盤輸掉了,撤退到台灣,患得患失,杯弓蛇影,長期處在兩岸戰雲密佈的陰霾下怕被解放,同時又期望反攻復國,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和戒嚴令由此在全台實施,民主憲法遭到架空,取而代之的是黨國軍法,鎖島主義,也就不難明白《返校》那時代的悲劇,台灣過往戒嚴時期的狀況,在 1980 年代以前尤為嚴峻。 不過,就算在 1980 年代,政治仍是無處不在

富貴的巴黎華人

我的富貴巴黎小助理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 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 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 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 ,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 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 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

看錢瑪莉的日子

執屋,又翻出1990年《錢瑪莉》的創刊號。 是的,我一直收藏著很多陪伴我成長的書籍、雜誌、唱片、衣服、 鞋袋⋯⋯ 幾十年後發現統統是身外物。想著是否該是時候和這些「老朋友」 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