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商業與藝術


踏入2015, 每個人對新年也會許下願望。無論願望是什麽, 總希望明天會更好更精彩, 路走得更瀟灑更遙遠。

不過, 我倒是有些傷感元旦日匆忙趕往Louis Vuitton廣東道二樓的藝廊看最後一場的畫展, 3月後藝廊便要結束了, 保留小書店, 而策劃和統籌藝文活動的文化發展部則提前解體, 煙消雲散, 我怎能不傷感?

企業或品牌在香港設有文化發展部和藝廊大概是一個異數, 還要在盡是拖喼購物人潮的廣東道。據說該地段的街舗呎租約千多元, LV開着將近一萬九千平方呎的旗艦店, 每月租金也要二、三千萬吧? 08年廣東道旗艦店開設後, 便騰出二樓辦藝廊開書店名為Louis Vuitton Espace, 該不容易, 也只有財雄勢大的國際集團才有心有力將零售空間藝術化, 除了在總部巴黎香榭麗大道旗艦店以外, 也在香港去辦這樣一個高成本的藝文空間。

 亦因這個異數令我擁有許許多多美麗的回憶, 由它家支持我的第二本著作 << 時尚風雲25 >>發佈會活動, 以及駐店銷售開始。 那陣子我頻頻摸上LV藝廊, 每次總會順道看看藝術展品, 亦最愛從藝廊憑欄俯瞰樓下皮具部繁囂的購物人潮, 恍似在寧靜的綠洲中隔岸觀火在血拼戰中的廝殺。最後原來這個殺戮戰場真的是容得下血拼, 文化和藝術在香港難以生存。

那天上海的朋友說K11 在當地辦了一個Monet 畫展, 引起哄動, 便令商場火起來。亦將會從上海世界博覽會場館改建為商業與藝術結合的新地標Heritage Showcase, 其中的奢侈品館會專門讓品牌做展覽和博物館。我統統只能裝作淡然地啊了一聲, 究竟是我們的觀眾還是媒體素質的問題? 又或是人口少只是密度高, 只能針對大衆, 小衆真的很少! 藝術文化很難火起來。

最火的大概是2013年荷蘭藝術家Florentijn Hofman創作的黃色橡皮鴨巡航至港, 橡皮鴨本身Lager than life和老少咸宜歡樂賣點以至一眾明星牽頭合影造勢, 傳統媒體傳播, 羣眾跟風參與, 照片上載社交媒體刷屏, 但對這類現成物 (Ready-made) 當代藝術究竟有多少藝術深度卻鮮見探討。

那一年我正好LV藝廊發佈<< 時尚風雲25 >>, 當然我也是商業與藝文的結合。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 2015 / 1/ 8, 版權為作者擁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