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0 January 2015

商業與藝術


踏入2015, 每個人對新年也會許下願望。無論願望是什麽, 總希望明天會更好更精彩, 路走得更瀟灑更遙遠。

不過, 我倒是有些傷感元旦日匆忙趕往Louis Vuitton廣東道二樓的藝廊看最後一場的畫展, 3月後藝廊便要結束了, 保留小書店, 而策劃和統籌藝文活動的文化發展部則提前解體, 煙消雲散, 我怎能不傷感?

企業或品牌在香港設有文化發展部和藝廊大概是一個異數, 還要在盡是拖喼購物人潮的廣東道。據說該地段的街舗呎租約千多元, LV開着將近一萬九千平方呎的旗艦店, 每月租金也要二、三千萬吧? 08年廣東道旗艦店開設後, 便騰出二樓辦藝廊開書店名為Louis Vuitton Espace, 該不容易, 也只有財雄勢大的國際集團才有心有力將零售空間藝術化, 除了在總部巴黎香榭麗大道旗艦店以外, 也在香港去辦這樣一個高成本的藝文空間。

 亦因這個異數令我擁有許許多多美麗的回憶, 由它家支持我的第二本著作 << 時尚風雲25 >>發佈會活動, 以及駐店銷售開始。 那陣子我頻頻摸上LV藝廊, 每次總會順道看看藝術展品, 亦最愛從藝廊憑欄俯瞰樓下皮具部繁囂的購物人潮, 恍似在寧靜的綠洲中隔岸觀火在血拼戰中的廝殺。最後原來這個殺戮戰場真的是容得下血拼, 文化和藝術在香港難以生存。

那天上海的朋友說K11 在當地辦了一個Monet 畫展, 引起哄動, 便令商場火起來。亦將會從上海世界博覽會場館改建為商業與藝術結合的新地標Heritage Showcase, 其中的奢侈品館會專門讓品牌做展覽和博物館。我統統只能裝作淡然地啊了一聲, 究竟是我們的觀眾還是媒體素質的問題? 又或是人口少只是密度高, 只能針對大衆, 小衆真的很少! 藝術文化很難火起來。

最火的大概是2013年荷蘭藝術家Florentijn Hofman創作的黃色橡皮鴨巡航至港, 橡皮鴨本身Lager than life和老少咸宜歡樂賣點以至一眾明星牽頭合影造勢, 傳統媒體傳播, 羣眾跟風參與, 照片上載社交媒體刷屏, 但對這類現成物 (Ready-made) 當代藝術究竟有多少藝術深度卻鮮見探討。

那一年我正好LV藝廊發佈<< 時尚風雲25 >>, 當然我也是商業與藝文的結合。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 2015 / 1/ 8, 版權為作者擁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