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中國時尚新勢力

On Me : Comme Moi (呂燕設計) 上衣及裙子 ; Chanel手包及手鐲。
當內地城市畫報通知我, 獲得今屆它家與廣東時裝周合辦的閉幕頒獎典禮「時尚新勢力」之年度尚品牌推手, 我是既驚且喜。驚的是資深中女竟然是「新勢力」, 已在時尚圈遊走了二十多年!

喜的當然是獲獎, 雖然行外人通常很難理解什麽是推手, 以為是marketer, 但行內人就會明白時尚產業的建築不是只有幕前演繹者, 更重要的是幕後策劃及推動人, 包括時尚雜誌主編、時裝專欄作家、意見領袖等等, 關鍵是只在於能否產生時尚影響力, 管他的工作崗位是台前還是幕後。 當然幕前的總是較受關注, 人畢竟是眼球的動物。所以, 我有時難免想自己是否很失敗? 現在才被多人認識和列入「新勢力」。 怪不得張愛玲說 : 「成名要趁早!

當然, 中港兩地雖相依, 只是一水之隔, 但隔了一條深圳河就已是另一個世界, 正如香港人不懂內地的民情、文化和流行。 何况三十功名塵與土, 過後往往不復記憶, 無論前半生付出了多少, 有些什麽功過, 眾生知道和認識的就只是今天的我。

退出了雜誌界後, 這幾年我一直只做些自己喜歡的事情, 寫寫自己的專欄和書籍, 有時和企業及品牌合作做講座、VIP客户造型活動、以及宣傳推廣工作, 不在建制之下, 也就貴乎互相尊重, 合則來不合則去, 不用傷神, 營營役役卻勞而無功, 我只過着令自己順心的小日子, 人生苦短!

 與上海時堂創始人林劍()及內地造型師謝星()


無論我屬於時尚新勢力還是舊勢力, 獲得的是幕後推手還是台前偶像獎, 一樣是興高采烈地匆匆北上去了一轉廣州, 出席頒獎典禮, 也是我初次看廣東時裝周 雖然中國時尚仍須努力, 但今時今日的產業操作懂得打造品牌包括由形像包裝、推廣以至正確的銷售渠道等等, 又會比設計本身更重要, 才能成為備受追捧人見人愛的時裝設計師和品牌
   年度新勢力設計師羅醒庭的品牌Losting(上及右下1)與李娜的品牌Outsider(左下1)
以及年度最佳快時尚品牌Urban Revivo (左下2)
每個年代也有它不同的市場需求和規律, 也有它的優缺點, 對於這一代的中國時裝設計師而言, 我常想總比上一代幸福。 當中國崛起後, 現今內地主旋律是要推動中國設計師品牌和時尚產業的發展, 以及向國際展示和輸出文化軟實力。北京、上海、廣東 (以廣州為首) 和深圳紛紛重本打造時裝周作為中國設計師和品牌的展示和推廣平台, 北京的中國國際時裝周和上海的還引進西方國際品牌加入, 後二者則傾向純本土。而廣東自上世紀80年代內地改革開放以來就是成衣的重要生產地, 急起直追將廣東時裝周的影響力擴大, 成為中國時裝設計師和品牌的發佈中心也是理所當然。

雖然我難免想一個中國怎麽會有4個時裝周? 若再加上特區的香港時裝節, 便是5個了, 每年兩季舉行, 真是年終無休! 哪個城市才是中國時尚之都? 最重要還是清晰的時裝周定位吧! 正如意大利是3個時裝周, 米蘭是男、女裝成衣展、羅馬是高級訂製女裝和婚紗展, 佛羅倫斯是男裝及童裝展。
(Photos by : Vincent Xu & 城市畫報)
(原文首發於香港明報專欄 2015 / 4 / 9, 版權為作者擁有, 不得轉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