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時尚界藍籌與A股

Hermes Vintage Kelly Bag
股市大時代驟升驟降又驟升,誰主浮沉?時尚界又何嘗不是,無論人還是品牌,今天被瘋狂吹捧和追捧,明天便可能過眼雲烟,不復記憶,亦一文不值,能屹立經年不墜的才是藍籌股。

如果買衣服猶如投資,統統真是比A股更不如,不會被托市和反彈。所謂名牌,我的衣櫥就是一盤蟹貨和死貨,隨時還要為維修保養額外花錢花時間。我的不良習慣就是超愛買白襯衫,但白襯衫的死敵就是會黃,而任何名牌白襯衫總是有些特別的細節設計,就算是棉質也會掛上不能水洗只能乾洗的標籤。於是,問題來了,乾洗難以漂白去黃啊!結果只好冒險去水洗漂白,但不要以為自己肯冒險,洗衣店就肯接生意。通常好的洗衣店是會勸喻客人須跟足洗衣標籤指引,我就這樣和相熟洗衣店糾纒了半個鐘,近乎哀求,「你就讓我試試看吧!衣服生死與你們無關,不然我真的要將所有白襯衫丟掉在垃圾桶了!」

唉,每件一萬幾千的白襯衫真是欲斷難斷啊!不過,這還不算慘情。最痛是N年前朋友辦名人名牌二手衫展銷會,想着自己的衣服太多也沒地方囤積存放,而且過時了也不會再穿著,於是大包小包的Romeo Gigli, Prada, Gucci 等等就交給朋友二手銷售,以為過萬元的Gigli 精緻華美絲絨外套(90年代的原售價啊!)可以三四折發售,Gucci Prada 也是那年頭的人氣品牌,豈料朋友說最多一折好了,我幾乎沒昏倒!自此以後,我便知道任何衣服由在店內結帳那一刻開始,它的價值便像吃瀉藥般狂瀉不止

就算所謂It Bag 也如是,高價買入,沒過一陣子就不流行了,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二手放售就如同賤賣,欲哭無淚,難道還要租個迷你倉服侍它們搏反彈?如無強勢中央支持托市恐怕不行吧,啊哈!新近案例就是Celine Smile Bag 正在銅鑼灣特賣場大割價,早年持貨的真不知作何感想。
Delvaux ( bottom)
所以,早前去一趟歐遊布魯塞爾和巴黎,朋友以為我會大血拼,結果我就只是買了兩個手袋,Delvaux Chanel, 藍籌啊!花了錢安心又放心,可以代代相傳,無視什麼潮流不潮流,站穩於市場價格,不會大割價。再順便買一隻Chopard小手鐲,就完成了我的購物之旅。

如果前半生對時尚情到深處無怨尤,下半生就要懂得如何與時尚博奕!

(原文刊於香港明報專欄 2015 / 7 / 23, 版權為作者擁有, 不得轉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