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消失的雲裳夢 --- My "LIBRE"

2005年LIBRE開幕時, 我請來了徐子淇(2) Ana R (2) , 分別穿着Proenza Schouler和 Clements Ribeiro與其他模特兒一起走秀。

每個女生也有她的雲裳夢,始於愛美,於是進入時尚界,無論是成為時裝設計師、時裝編輯、時裝買手、時裝造型師 …… 還是網紅,最後也是希望擁有自己的時裝店以至品牌。

也許我經歷得早,也就不再幻想開店了,就算今天可選擇開網店,看來像節省了一些高昂的成本包括租金。雖然雲裳夢不再, 但仍然有時會無端想起那些年開店的日子。

品牌不好談,就算是獨立設計師品牌。在媒體工作的時候,任何訪問也只是彼此風花雪月,展示積極樂觀和親切友好的態度,哪個被訪者不是以最美好的一面示人?媒體報導和曝光嘛!難道與媒體編輯記者談生意?換個身份,談話的内容和態度自然不一樣。

搞得定品牌,還有後續的宣傳和營銷,簡單如聘請店員,不是隨便刊登招聘廣告便行了,不同定位、貨價和目標顧客羣的時裝店需要的店員不一樣,最難是走高端路線。不過,我常說一句話:「仗義每多屠狗輩!」

當然現代屠狗輩並非真的在菜市場賣菜,而是曾在Joyce Boutique Dolce & Gabbana 任職多年的店員。就算是名店,高貴的顧客多有修養和有禮貌,又怎會真的將店員放在眼內?但這些名店的平民店員卻是最願意來幫我開店,並非我是什麽大客,只是那些年經常去借衣服拍攝模特兒和明星的時裝照片,有時看到自己喜歡的也會買幾件衣服,她們總會樂意替我留起來,尤其是Dolce & Gabbana

人與人之間就是一種緣份,儘管今天彼此已各散東西,但科技總會將曾經在人生路上相遇的一些人重新互相聯繫,但某天又會突然消失,因為生命的脆弱,正如ball 場風光年代,多少社交名媛爭相穿着Dolce & Gabbana ,撞衫事件層出不窮,那個繁華盛世的香港亦一去不復返。


悼昔日Dolce & Gabbana 的店員,我曾經的LIBRE時裝店經理Windy Chan


                                                                                                    
與昔日LIBRE的公關及銷售團隊, 永遠懷念駐店經理Windy Chan (中)




2005 LIBRE開幕時

與甘國亮及李樂詩
周汶錡, 劉香萍及貝安琪
Alan Lo & Emily Lai
楊其龍及甘國亮
Dickson Yewn 及劉天蘭
Qeelin創辦人陳瑞麟, Edwin Ing & Fred 
與Maya Lin
Jolli Lo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