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國際時尚權威的教誨

這陣子在自己的社交媒體連續好幾天刷了一下以前在巴黎和米蘭時裝周與那些恩師們像Joyce Ma, Joan Burstein, Suzy Menkes, Cathy Horyn, Colin McDowell 的合影。有時裝公關告訴我,這勾起了他的回憶,就是看到我以前在雜誌上的國際四大時裝周報導,以及身影,令他心生嚮往,也要踏足時尚界。這令我覺得自己真是罪過,老是誤人子弟,只能苦笑說:「如果人生可以重新開始,我也不會對時尚一往而情深,這個行業並不如旁人想像般簡單和美好。
Cathy Horyn, in 2011
Joyce Ma, in 2001
Colin McDowell, in 2011
如果由昔日到今天我一直影響了一些人,其實我也是被那些國際時尚權威及大咖們影響,看到她們怎樣做人做事,不懂的時候,請教她們,我也許不會變成今天的我。

最記得年輕的時候,我初次接觸國際時尚界,看到時任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時裝編輯及評論人的 Suzy Menkes 非常有話語權和影響力,不由得令我心生崇拜。

有一次我忍不住問英國時尚教母及Browns Fashion 創辦人Joan Burstein , 為什麼Suzy Menkes這麼厲害?教母微笑著告訴我,「我們尊敬她,因為她從來不違規收黑,她寫的便是良心話,公正的報導和看法。」
Suzy Menkes, in 2013
Joan Burstein, in 1998
教母對Suzy Menkes 的解讀一直深植我腦海。後來我有一次在秀場終於可與Suzy Menkes 相鄰而坐頭排位置,我忍不住對她說,「我希望成為你。」 她面露微笑回答我,「妳應該成為妳自己。」

她這句話自此成為我人生的座右銘。可惜時間在變,人也在變,市場更急劇變化。我最景仰的教母們Joyce Ma 和Joan Burstein 早已將公司出售,退休去了。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亦不復存在,Suzy Menkes 轉會了,紐約時報的Cathy Horyn 、英國Vogue 的Alexandra Shulman 也像我般正以自由身接案子。

然後在Bussiness of Fashion 忽然看到Cathy Horyn 的訪問,關於當下時尚界及媒體環境的看法,以及她為何懷舊,她仍然觀點銳利和準繩。

無論你是一個已有成就的品牌,還是新晉設計師,我支持那些有魄力的人,他們誠懇正直,並且有自己的設計理念,而不是找一個新聞爆點。因為社交媒體,一個設計師沒有第二次機會了。

「在藝術及設計學院的學生在上學前已經在IG擁有大量粉絲,在Central St. Martins 上學可以看成是他們社交媒體生活的延伸。從心理學角度來說,令這個行業很艱難,因為一切都靠他人的追捧和歡呼聲推進。」

「在紐約時報的最大好處是,我能控制我寫什麼。我決定我會去參加的秀,我能寫那些大的,也能寫我喜歡的小品牌。」

「當我想到我喜歡的評論,不管是一本書還是電影,又或是流行文化,都出自善於觀察的作者之筆。」

「年輕媒體如果不和大品牌保持良好關係,很難在業內站穩腳跟,誰有權利決定一個媒體的存亡呢?最大的風險是,不管是公關還是記者,在這個行業待久了後會習慣控制媒體內容,我認為這非常錯誤。」

「最近與一個公關聊天,談到他們為設計師提供的服務,是否真的值這麼多錢。他承認許多都是幻覺,公關也能揑造事實,他們沒有設計師期待的那麽努力。」

久違了的深度訪問,觀點的敏銳和分析的準繩,以及啓發性,前輩依然是前輩啊! 看得我淚奔!


(原文首發於2017香港明報專欄版權為作者擁有,不得轉載,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janicewong831/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

聖羅蘭的美麗與哀愁

終於先睹為快, 看了電影<<Yves Saint Laurent >>的首映, 由大師生前愛侶兼品牌合夥創辦人Pierre Bergé出任電影顧問, 透過電影的維基解密我終於明白:

你好,阿飛!

1996年,台灣雲門舞集藝術總監林懷民為奧地利Grazer Oper歌劇院執導現代歌劇《羅生門》,成為華人之光。兩年後, 張藝謀在北京紫禁城初次執導西方經典歌劇《杜蘭朶》(Turandot),開始世界巡迴演出,驚艷國際。2015年,台灣人力飛行劇團創辦人及創意總監黎煥雄Miguel 亦登上國際舞台,為德國杜塞道夫萊茵歌劇院 (Deutsche Operam Rhein) 執導這齣西方名作《杜蘭朶 》,成為首位站上德國歌劇院的華裔導演。



對於黎煥雄的創作,我難免有私心,他是東海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副教授,台灣新浪潮劇場藝術運動的重要旗手,也是我的大學同學。

中國人常說三歲定八十,我想是的。以前上學的日子,除了中國戲曲史和現代戲劇課外,才看到Miguel的蹤影,中文系其他艱澀乏味的課程,什麽經史子集,他便常翹課,在忙於組織劇團河左岸。在同班同學裏他是最沉迷戲劇及劇場藝術的。

上世紀80年代台灣在戒嚴的環境下,當地劇團大多非常傳統,於是新世代常努力探索和吸收西方文學和戲劇的藝術形式和技巧,以結合中華和台灣本土文化,以及現代社會的主題,有別於傳統話劇的主題、內容和模式,產生了好些嶄新前衛的劇團及創作,像賴聲川的「表演工作坊」、台大的「幻墟」、淡大(淡江大學)的「河左岸」。





多年以後,與這位新浪潮劇場運動旗手老同學Miguel 重聚,在上海看了他執導和改編的幾米音樂劇《時光電影院》,不由得驚艷,已非學生時代的實驗劇團「河左岸」。深度的內容、專業的製作,以多媒體形式呈現老電影院的人生悲歡離合故事,在追憶逝水年華少年光陰的情懷下散發淡淡的哀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