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看錢瑪莉的日子


執屋,又翻出1990年《錢瑪莉》的創刊號。
是的,我一直收藏著很多陪伴我成長的書籍、雜誌、唱片、衣服、鞋袋⋯⋯ 幾十年後發現統統是身外物。想著是否該是時候和這些「老朋友」分手了?

對於錢瑪莉這名字,80前的人會覺得很熟悉,90後的就該會覺得很陌生。她是鄧小宇筆下《穿Kenzo的女人》的女主角,是香港七、八十年代的Sex & The City 小說版,曾瘋靡那年頭的港女,後來成為了《號外》推出的一本女性雜誌的名字。

女性雜誌不同於時裝雜誌,前者還有很強的女性宣言和主張,以及女性關注的話題和內容,不光是衣服、鞋袋和美容。在那些年國際時裝和美容品牌不像今天這麽多紛紛進駐香港,產生龐大的廣告經濟效益,反而會較多方面照顧女性讀者羣所需,流行推出女性雜誌而不是時裝雜誌。




不過,《錢瑪莉》創刊號封面還是邀來當年香港六位炙手可熱的超模一起拍攝,包括琦琦、Janet Ma 、Dakki Chak、Hatti Chan、Dor Dor 和Elsa。除了前二者仍活躍於本地時尚界,恐怕其他諸位已不為人知。看這創刊號封面頗有本地化Vogue的氣勢,只欠一位外籍國際超模吧了!若不善忘,總記得2005年中國版Vogue 創刊號封面也是六位超模集體亮相,Gemma Ward 加五位中國超模。

想想也著實可笑,創意這回事是什麽呢?終究不如一個可撐場的國際雜誌品牌名號。後來《錢瑪莉》要被停刊,時任創刊主編的朋友曹慧芸捨不得,决定自己接手經營,但苦撐了多一年,最終仍難逃停刊的厄運。當年友人便曾感歎,香港的廣告商很保守,只願投放廣告於國際名號的雜誌,如果是港版Vogue 命運便不一樣了。

也許早年我已看多了朋友們編織的雜誌夢,一個又一個要推出自己的雜誌,最終流血虧本離場,所以我從來沒有亦不敢有雜誌夢,怕吃掉了我的姑婆本!膽小,美其名為謹慎,是我的女性宣言!何况今時今日紙媒在網絡衝激之下已前景堪虞。某天遇上昔日的同行,一碰面他就是連聲嘆氣,「以為份工可以做到退休那一天,這時勢應該不行了。」

我只能無語苦笑,偶然懷緬一下紙媒的光輝歲月。

(原文首發於香港明報專欄 13/ 6 / 2017版權為作者擁有,不得轉載,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janicewong831/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

台式快樂

每隔三差五我總是跑去台灣。聯合國「2019全球快樂指數報告」,台灣排名是25,香港則是第76名。什麼是快樂?該報告的衡量標準不只限於經濟表現,主要還有幾個考慮項目,包括:健康預期壽命、社會支持、信任、政府的貪腐程度、在生活上能自由選擇等等。
台灣經濟低迷,是當地社會的普遍話題。但台灣人的微笑和人情溫度是無處不在。下雨天,我跟臨時住處的管理員借了一把雨傘,回去時卻不知道怎麼丟失了,心想賠錢給他便好了。掏出三百台幣,沒想到管理員硬是不收,倒是我在堅持,最後他勉強收下一百台幣(約26元港幣)。這事若發生在香港, 恐怕管理員沒這麼客氣吧?


連逛百貨公司和商場亦有人情溫度,經過美容專櫃,專櫃小姐正促銷向人流送試用品,乍一看是台灣品牌的雪耳眼膜,本能反應我忙推卻,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嘛!

「小姐,不買沒關係!包裝盒子打開了,就是讓妳先試試看。」她溫柔地說。我一怔,接過試用裝眼膜,又果然可以順利離開美容專櫃,沒有嘮叼、刁難和蠻纏,與香港的零售服務業態度是天南地北。
走在台北街頭,亦經常會看到很多掛著笑臉的「You Bike」標誌單車停泊在路邊。這是台北市政府交通局為推動綠色減碳生活,鼓勵民眾以單車作為短程接駁交通工具而設置的。單車租用四小時內,費用是每30分鐘10元台幣起跳,玩半天四小時才80元台幣 (約港幣21元),好不愉快!當然,須有當地手機號和悠游卡(類似八達通),先註冊成為會員才能租用。若是非會員租用,要先付押金2千台幣(約港幣532元)。

穿LV的女人

有一次與黃偉文閒聊, 他忽然冒出了一句話: “嗯, 你很喜歡穿著那種女孩風格的衣服吧。”剎那間我覺得遇上知音人, 因為他是第一個看穿我喜好和風格的人。當然, 我的女孩風格並不是那種日式卡通可愛, 而是偏向歐美系的佻皮優雅小淑女。
所以, 我一直喜歡穿著Marc Jacobs時期的Louis Vuitton, 散發一份甜蜜小淑女的味道, 實用易穿易混搭, 而相對於包包低調奢華不顯擺, 我其中一件LV帆布併接絲絨的風衣, 下襬襯裏鑲綴著經典monogram圖案金色蕾絲, 大概要風揚起衣襬時才會顯露出來。 我最早期的一件Marc Jacobs設計的LV大衣更是式樣簡約得像醫生白袍, 腰帶只點綴著兩顆黑貂毛球。 所以, 沒多少人知道我愛穿著LV, 又或認出來, 畢竟它家衣服的辨識度一向不像包包般高, 亦從沒在衣服設計元素方面建立一套圖騰文化體系, 像Chanel外套例必是花呢、綑邊和明袋、Valentino衣服多用蕾絲作面料或點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