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包包論

Bally 
男人的包包是女人,女人的包包就是包包。雖然對於「包包」,男女一樣貪慕虛榮,品牌愈知名愈好,亦一樣今天拎這個,明天帶那個。愈成功愈有錢的男人,亦愈多「包包」,一如女人的包包櫃。

一般女人買個名牌包要糾結許久,款式看來別緻時髦有點趣味性的,又怕過了一季後不流行。選個經典款嘛,又怕看來老氣,亦人人一式一樣。女人買東西糾結起來可以花上許多時間和精力去琢磨要不要埋單,比選男友還要細心,當然我也是這樣的女人。

氣𦦨夠的,會叫店員留貨,回家再思前想後三五天,管那手袋是否搶手貨,往往害得店員左右為難,三催四請速速埋單,不能再hold貨了,還有其他顧客在等著買耶!

真正有錢人買東西,一眼看中喜歡的,管那包包售幾十萬,二話不說便立馬埋單帶回家,豪氣乾雲,亦不會刁難店內任何人。遇上這樣的顧客,真是店家三生有幸。

可惜像這樣的顧客難求。多年前自己開店時,本地闊太客那種挑剔和刁難是不足為外人道,除了折扣要求外,還要留貨多天讓她們回家後慢慢思想鬥爭。這令很多名店後來立下規矩,最多只能留貨三天,亦不再年度內購物滿指客金額享有九折優惠,只是每逢佳節送個禮品給大客戶,頂級的則被邀請外游出席時裝秀或參觀工藝坊。

多年後,物換星移,周日閒情,帶著內地的小朋友東逛西逛吃吃喝喝。小朋友要替父親買鰐魚皮公事包,逛了幾家可能會有這類珍罕皮革男裝製品的,看到Berluti 唯一的夜藍漸變色鰐魚皮公事包,我們忍不住異口同聲贊美顏色的漂亮和手工的精緻,小朋友也就速速將這獨一無二美美的公事包買下來,盛惠26萬,no bargain!

港客與內地豪客有何分別?豈會是被看到的尖沙咀自由行排隊黨!


(原文首發於香港明報專欄版權為作者擁有,不得轉載,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janicewong831/         
Berluti獨一無二夜藍漸變色鰐魚皮公事包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