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我與奥德赛的緣份_12秋冬巴黎時裝周



我開始懷疑奢侈品牌現今是否流行旅遊概念? 自己又是否和這些旅遊概念特別有緣份?除了Louis Vuitton經常鼓吹旅遊的核心價值外, 我還粉墨登場為它家親身演繹微電影<< When Hong Kong is a Woman>>的旅程與城市故事外, 我臨去巴黎時裝周前, Cartier公關力邀我出席他們在巴黎小皇宮 Petit Palais舉行的微電影“ L’ Odyssée de Cartier“首映活動 ......

“ L’ Odyssée de Cartier巴黎首映活動, 同場还有古董珠寶展覽, 展示品牌自古已採用動物元素作為設計靈感,
包括這1920年代的鑽石龍手鐲, 呼應電影內的動物象徵

一抵達會場, 我便被招呼戴上雪帽坐上馬車在俄羅斯雪景下留影。心想這齣微電影莫非與雪地有關原來是旅程! 亦一樣由之前LV旅程核心價值得獎廣告片" Where Will Life Take You"的導演Bruno Aveillan 掌鏡, 但主角換了是一隻豹, 由巴黎遠涉重洋一直跑去俄羅斯、中國和印度, 途中遇到不少動物朋友, 包括長城上的龍、 宝洞內的蛇、聳山峻領上的大象 …… 統統是Cartier的設計象徵, 最後豹返回巴黎, 變成了貴婦Salmon Harlow的寵物及手腕上的珠寶手鐲。史詩般氣勢磅礴的製作, 傳聞製作費是5百萬美元, 3分鐘的短片。

最古老的行李箱包世家
Moynat總裁Guillaume Davin()和設計師Ramesh Nair (), Davin 曾任LV日本副總裁, Nair則從Hermes 過檔

然後, 在時裝周期間我在法國雜誌Stiletto 的酒會裏又認識了Moynat 的總裁Guillaume Davin和設計師Ramesh Nair。他倆很訝異我懂得這法國最古老的行李箱包世家品牌, LVGoyard还要早, 始於1849, 年前被LVMH集團主席Bernard Arnault收購私有化了想自己可能對任何奢華文化都較敏感吧! 正如Goyard未在亞洲流行時, 我已用Goyard訂製手袋, 還收藏了一個1900年代Goyard的古董行李箱。於是我被Davin邀請了去參觀MoynatRue St. Honore的總店, 約定在LV 巴黎時裝秀後, 展開我的旅程第2
淺棕色是Moynat的標誌色

 這家店子是Moynat 被收購後重張旗鼓所開的新店, 原址在通往巴黎歌劇院的Avenue de’L Opera, 但品牌70年代歇業, 老店早已不存在了。一踏進店內, 令我興奮的是陳列了許多Moynat古董行李箱, 均保存得完整無缺, 總裁先生都讓我逐一細看鑑賞和觸摸, 還權充攝影師, 替我拍照片, 店子几乎被我翻轉了
1900年代的古董doctor bag

1925的摩洛哥圖案行李箱

1900年代的古董行李箱

 對於1920世紀初行李箱的規格, 我當然最熟悉不過, 家裏便已經有這樣的一個, 以皮革包裹着木材打造箱子, 經過天然的塗漆處理以達致防水, 箱子周邊再綑以厚重的皮條和木條,以銅釘固定,並點綴着銅鎖, 內裏的箱格則裹以堅靱的帆布。而Moynat 的獨特處是由於始創人Pauline Moynat是一位女性, 她設計和製造的行李箱會帶着一份女性細膩的心思, 例如: 弧形的行李箱線條以配合20世紀初的汽車時代, 行李箱放在座駕時剛好配合汽車的弧度, 人體裝飾性圖案的行李箱, 
這個公事包售價6千歐羅

重張旗鼓後的Moynat 也秉承着這DNA結合現代簡約主義美學, 箱包的設計帶着弧型線條, 連公事包的襯裏也堅持使用傳統的帆布, 統統人手製造, 而且可以自選皮革接受訂造。如此簡約低調美的箱包, 手工和質感很精細, 一種看不見的奢華能否在亞洲流行? 我是有疑問的畢竟歐洲是富了幾百年, Bernard Arnault 的兒子Antonie Atnault 會選用Moynat 的簡約黑色旅行包而不是LV monogram, 他還是LV 的國際市場傳訊總監啊, 但香港和內地的富二代會嗎?
( Janice Wong 微博: http://weibo.com/janicewong)

LVMH集團主席Bernard Arnault的兒子Antoine Arnault 喜歡用Moynat 黑色旅行包( 3500 歐羅)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富貴的巴黎華人

我的富貴巴黎小助理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 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 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 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 ,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 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 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

台式快樂

每隔三差五我總是跑去台灣。聯合國「2019全球快樂指數報告」 ,台灣排名是25,香港則是第76名。 什麼是快樂?該報告的衡量標準不只限於經濟表現,主要還有幾個考 慮項目,包括:健康預期壽命、社會支持、信任、政府的貪腐程度、 在生活上能自由選擇等等。 台灣經濟低迷,是當地社會的普遍話題。但台灣人的微笑和人情溫度 是無處不在。下雨天,我跟臨時住處的管理員借了一把雨傘, 回去時卻不知道怎麼丟失了,心想賠錢給他便好了。掏出三百台幣, 沒想到管理員硬是不收,倒是我在堅持,最後他勉強收下一百台幣( 約26元港幣)。這事若發生在香港, 恐怕管理員沒這麼客氣吧? 綠樹成蔭的庭園式設計購物商場 台灣由護膚品包裝到優悠卡的設計多可愛啊! 連逛百貨公司和商場亦有人情溫度,經過美容專櫃,專櫃小姐正促銷 向人流送試用品,乍一看是台灣品牌的雪耳眼膜,本能反應我忙推卻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嘛! 「小姐,不買沒關係!包裝盒子打開了,就是讓妳先試試看。」她溫 柔地說。 我一怔,接過試用裝眼膜,又果然可以順利離開美容專櫃,沒有嘮叼 、刁難和蠻纏,與香港的零售服務業態度是天南地北。 走在台北街頭,亦經常會看到很多掛著笑臉的「You Bike」標誌單車停泊在路邊。這是台北市政府交通局為推動綠色 減碳生活,鼓勵民眾以單車作為短程接駁交通工具而設置的。單車租 用四小時內,費用是每30分鐘10元台幣起跳,玩半天四小時才8 0元台幣 (約港幣21元),好不愉快!當然,須有當地手機號和悠游卡(類 似八達通),先註冊成為會員才能租用。若是非會員租用,要先付押 金2千台幣(約港幣532元)。 台灣大學校園內的椰林大道 熟悉台灣生活的,也知道當地大學校園的特色是佔地寛廣,山明水秀 ,學生們常很喜歡在校園內騎單車去上課和往返宿舍,不然從一棟大 樓走路往另一楝大樓往往花上10分鐘或以上。最典型的例子是台大 ,在校園的婆紗樹影下學生們常踏著單車穿梭,好不悠然自得和愜意 啊! 快樂,是台灣的標誌。 ( 原文首發於香港明報專欄 , 版權為作者擁有 , 不得轉載 ,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 Facebook : www.facebook.com/janicewong831 Instagram: http://instagram.com/janicewong

走過台灣後戒嚴與前解嚴時代 : 返校

長達38年的戒嚴令,有多少思想洗腦教育?上學也如履薄冰。 鋼琴前,一身儒雅打扮的張明暉老師架著金絲圓框眼鏡、穿著藍白條紋襯衫和吊帶褲,輕輕彈奏著 1934 年日治時期哀怨纏綿的《雨夜花》,訴說著男女思念之情。 「我看這首歌也快要被禁的了。」 站在他身旁一位年輕女教 員殷老師的聲音響道,劃破了如泣如訴的琴音。 門外,女學生方芮欣看到殷老師苦苦勸說張明暉疏遠她,以免洩露他們組織讀書會的事。方芮欣失望,她憤怒,她感到被最愛和最信任的人遺棄,她的初戀被破壞,她暗下決定要報復!向學校教官檢舉讀書會偷讀禁書。 電影《返校》的一幕。師生戀只是引子,那一抹濃墨重彩是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台灣在動員戡亂戒嚴時期( 1949-1987 )白色恐怖籠罩下發生的校園檢舉與鎮壓悲劇。故事藍本來自 1949 年的基隆中學案,多名師生因參與地下左翼刊物《光明報》被逮捕和槍決。 對於一向生活在自由主義之下的港人而言,思想、言論、出版、集會和經貿自由,這不是一頁容易理解的台灣史。「事情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啊?不就是只看幾本書而已嗎?」戲內的男學 生魏仲廷悲嚎。那幾本書只是泰戈爾的詩集、屠格涅夫的小說和廚川白村的文藝評論集吧了!                                 在台灣戒嚴時期太多禁忌,讀書會為何犯禁?重點是讀些什麽書! 我不由得想起那些年大學時代留台的歲月,有同學在校門外的書攤打工,被檢舉賣禁書。什麽是禁書?就是凡左翼思想和作家、日文書籍、批判時事和傷風敗俗的也是禁書和禁歌,而傷風敗俗是包括像 1970 年代的流行曲《今天不回家》亦不能倖免被列為禁歌,更遑論像魯迅、陳映真這類左翼文人的寫實小說,連金庸的武俠小說在早年也曾被禁,理由是千奇百怪。 幸好我同學被檢舉犯禁是發生在 1980 年代,台灣政治和社會氛圍開始逐漸放寛,事情最後不了了之,但已夠嚇破膽! 只怪在歷史的舞台上, 1949 年國民政府在中國內戰全盤輸掉了,撤退到台灣,患得患失,杯弓蛇影,長期處在兩岸戰雲密佈的陰霾下怕被解放,同時又期望反攻復國,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和戒嚴令由此在全台實施,民主憲法遭到架空,取而代之的是黨國軍法,鎖島主義,也就不難明白《返校》那時代的悲劇,台灣過往戒嚴時期的狀況,在 1980 年代以前尤為嚴峻。 不過,就算在 1980 年代,政治仍是無處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