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我與奥德赛的緣份_12秋冬巴黎時裝周



我開始懷疑奢侈品牌現今是否流行旅遊概念? 自己又是否和這些旅遊概念特別有緣份?除了Louis Vuitton經常鼓吹旅遊的核心價值外, 我還粉墨登場為它家親身演繹微電影<< When Hong Kong is a Woman>>的旅程與城市故事外, 我臨去巴黎時裝周前, Cartier公關力邀我出席他們在巴黎小皇宮 Petit Palais舉行的微電影“ L’ Odyssée de Cartier“首映活動 ......

“ L’ Odyssée de Cartier巴黎首映活動, 同場还有古董珠寶展覽, 展示品牌自古已採用動物元素作為設計靈感,
包括這1920年代的鑽石龍手鐲, 呼應電影內的動物象徵

一抵達會場, 我便被招呼戴上雪帽坐上馬車在俄羅斯雪景下留影。心想這齣微電影莫非與雪地有關原來是旅程! 亦一樣由之前LV旅程核心價值得獎廣告片" Where Will Life Take You"的導演Bruno Aveillan 掌鏡, 但主角換了是一隻豹, 由巴黎遠涉重洋一直跑去俄羅斯、中國和印度, 途中遇到不少動物朋友, 包括長城上的龍、 宝洞內的蛇、聳山峻領上的大象 …… 統統是Cartier的設計象徵, 最後豹返回巴黎, 變成了貴婦Salmon Harlow的寵物及手腕上的珠寶手鐲。史詩般氣勢磅礴的製作, 傳聞製作費是5百萬美元, 3分鐘的短片。

最古老的行李箱包世家
Moynat總裁Guillaume Davin()和設計師Ramesh Nair (), Davin 曾任LV日本副總裁, Nair則從Hermes 過檔

然後, 在時裝周期間我在法國雜誌Stiletto 的酒會裏又認識了Moynat 的總裁Guillaume Davin和設計師Ramesh Nair。他倆很訝異我懂得這法國最古老的行李箱包世家品牌, LVGoyard还要早, 始於1849, 年前被LVMH集團主席Bernard Arnault收購私有化了想自己可能對任何奢華文化都較敏感吧! 正如Goyard未在亞洲流行時, 我已用Goyard訂製手袋, 還收藏了一個1900年代Goyard的古董行李箱。於是我被Davin邀請了去參觀MoynatRue St. Honore的總店, 約定在LV 巴黎時裝秀後, 展開我的旅程第2
淺棕色是Moynat的標誌色

 這家店子是Moynat 被收購後重張旗鼓所開的新店, 原址在通往巴黎歌劇院的Avenue de’L Opera, 但品牌70年代歇業, 老店早已不存在了。一踏進店內, 令我興奮的是陳列了許多Moynat古董行李箱, 均保存得完整無缺, 總裁先生都讓我逐一細看鑑賞和觸摸, 還權充攝影師, 替我拍照片, 店子几乎被我翻轉了
1900年代的古董doctor bag

1925的摩洛哥圖案行李箱

1900年代的古董行李箱

 對於1920世紀初行李箱的規格, 我當然最熟悉不過, 家裏便已經有這樣的一個, 以皮革包裹着木材打造箱子, 經過天然的塗漆處理以達致防水, 箱子周邊再綑以厚重的皮條和木條,以銅釘固定,並點綴着銅鎖, 內裏的箱格則裹以堅靱的帆布。而Moynat 的獨特處是由於始創人Pauline Moynat是一位女性, 她設計和製造的行李箱會帶着一份女性細膩的心思, 例如: 弧形的行李箱線條以配合20世紀初的汽車時代, 行李箱放在座駕時剛好配合汽車的弧度, 人體裝飾性圖案的行李箱, 
這個公事包售價6千歐羅

重張旗鼓後的Moynat 也秉承着這DNA結合現代簡約主義美學, 箱包的設計帶着弧型線條, 連公事包的襯裏也堅持使用傳統的帆布, 統統人手製造, 而且可以自選皮革接受訂造。如此簡約低調美的箱包, 手工和質感很精細, 一種看不見的奢華能否在亞洲流行? 我是有疑問的畢竟歐洲是富了幾百年, Bernard Arnault 的兒子Antonie Atnault 會選用Moynat 的簡約黑色旅行包而不是LV monogram, 他還是LV 的國際市場傳訊總監啊, 但香港和內地的富二代會嗎?
( Janice Wong 微博: http://weibo.com/janicewong)

LVMH集團主席Bernard Arnault的兒子Antoine Arnault 喜歡用Moynat 黑色旅行包( 3500 歐羅)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