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Louis Vuitton的香港小姐


Louis Vuitton微電影 <<When Hong Kong is a Woman>>内的我

去年9月我在facebook上收到一封私函, 署名 Jean-Claude Thibaut, 邀請我參與拍攝Louis Vuitton 全球名城微電影系列的第一章 << When Hong Kong is a Woman …>>, 我登時嚇了一跳, 心想是否那些常在報章上看到的騙案 ...
於是, 我馬上明查暗訪, 果然有這位JC Thibaut先生, 是法國著名導演, 曾執導Hermes 微電影、以及Dior ArmaniDolce & Gabbana Porsche等廣告片, 合作的明星包括Catherine Zeta Jones Antonio BanderasNaomi Campbell, 來頭不少。但向香港LV垂詢此事, 公關還是丈八金剛摸不着頭腦, 要向巴黎總部查探, 結果真有其事。

中央朝庭辦事, 果然高度保密, 事前絕不漏一點風聲給地方官。於是, 我便這樣忽然成為了朝庭欽點的「香港小姐」, 與另外7位「佳麗」包括潘楚穎、Cara G 等構成了片子的八美圖。 究竟為什麽是誰誰誰被欽點選中而又不是誰誰誰? 我只知道朝庭希望這8位「香港小姐」來自不同行業, 均有着良好的西方背景和國際視野, 象徵香港女性的聰慧和優雅。這便是國際大牌全球宣傳企劃的一貫評審標準, 不是選當地最紅的, 因為他或她離開了當地一樣沒人認識, 除非這紅是國際或最少是亞洲巨星級別。

不過, 這八美圖也有波折, 原定當中有兩位香港名媛的亮相, 結果臨時卻取消了, 改為在演藝學院中甄選兩位學生上陣。這也是為什麽LV片子内會有學生的參與。但這不打緊, 因為我們都是半真半假地演出, 共同譜奏導演Thibaut創作意念下虛實交織的香港城市詩歌, 而不是拍訪問或現實生活紀錄片。


我的mood board, 片子最初原名為 << Hong Kong is a Youthful Woman>>

當然, 在拍攝前導演先不斷與我電郵溝通, 了解我的個性、喜好和生活, 再設計適合我的角色和情景。由最初希望我能夠爬山、潛水、騎馬以呈現香港女性活躍和多才多藝的一面, , 既是時尚達人和作家, 也是爬山高手, 多牛啊! 可惜對任何户外運動, 我是一竅不通, 結果他只好構思了一段心靈旅程給我, 在片子內我踏上旅程, 帶着一縷愁思離開香港, 往機場途中在車廂內與心中所愛的人電話依依惜別, 靈感來自 << 2046>>

那一幕是真實也是虚構的我, 正如片子的基調是帶着現實與幻想的交融。現實上我是一個global jet setter, 但每一次我踏上旅程, 最長只是一兩個星期, 又不是去移民, 總不會對香港和心中所愛的人無限眷戀, 要把握最後機會盡訴心中情吧! 「在我內心, 其實你對我才是最重要 ……」那便是我在片子内那句廣東話自白, 不過, 片子最後删掉了「重要」ニ字, 因為導演希望令人留下想像的空間。

 片子是去年10月中拍攝, 導演Jean Claude Thibaut (左上图)專誠飛來香港兩星期
拍攝當晚租用了一輛巴士因為方便沿途拍攝窗外夜景作為我那一幕的背景

    拍攝前兩天試身和試戲 (), 全身 Louis Vuitton, LV 希望該片子多一點生活實感和片中人的個性
而又不是那種showy打扮於是拍攝時我的最終造型是LV毛衣、裙子及手鐲
 搭配了我自己的Alexander McQueen 短靴、Fendi皮帶和Swarovski 項鍊


這樣的一幕, 當晚我便花了好幾小時拍懾, 導演要求我不斷若有所思地望着車窗外, 然後打電話, 盡訴心中情 ….. 於是我不斷重覆同樣的表情和動作, 以及長長的一段自白, 配合窗外的夜景, 讓他選取最佳鏡頭、語句和語速。而那段說話是我自度的, 沒有劇本, 所以也算是真實的肺腑之言, 只是電話中其實沒有任何人與我對話。幸虧當收到那個 << 2046>> mood board, 我在家中早作準備, 拼命翻看王家衛電影, 努力練習幽鬱地望窗和自言自語, 也慶幸大學時代我曾選修戲劇。 於是, 導演一喊開麥拉, 我一邊說着電話一邊竟然哭了起來, 但語速卻變得急速了, 在法國人眼中這是毫不優雅的, 哭該是默默地流淚, 保持緩慢的語速, 就像<<花樣年華>>裏呈現的人物,可惜我卻再也掉不出淚來片子最後濃縮為全長2分鐘, 我那一幕也遺憾地成了驚鴻一瞥。


美國 Women’s Wear Daily 關於該片的報導, 形容我們是8位富魅力的香港女性, 我沒理由拒绝吧?

唯一欣慰的是LV將片子在全球官網及youtube 專頁發佈後, 觀眾反應非常熱烈, 短短一周在youtube的瀏覽量超過7, 外國媒體包括美國WWD和南非<<星期日泰晤士報>>等也有片子的相關報導。大部份人喜歡這微電影的美麗、浪漫和感性, 亦有人不愛, 誤解它是一齣紀錄片, 在網上留下負面的評論。其實它怎會是寫實的紀錄片? 正如我是半真半假地「演出」, 拍攝的場景看來是在機鐵, 其實是租用了一輛巴士。

<< When Hong Kong is a Woman>>只是模擬紀錄片的拍攝風格, 主題是旅程、城市和女性, 通過第一身旁白描述及主觀鏡頭作為穩形主角, 踏上旅程看香港的美麗和象徵這個城市「聰慧、優雅而富魅力」的女性。那是LV呼應其旅行核心價值的微電影, 而不是BBC電視台拍攝香港和港人現實生活的新聞紀錄片啊! 在導演JC Thibaut的創作過程, 他還曾想過找一位富代表性的香港殿堂級女演員以粵語演繹那穩形主角的聲音, 結果不得要領, 找了我臨時上陣 最後那原裝的粵語旁白當然難逃被删的厄運, 我才不會相信LV會讓一齣全球播放的微電影從頭到尾說粵語。

一齣微電影的創作, 香港人可否對它多一點藝術想像的空間?

( Janice Wong微博: http://weibo.com/janicewong)

Louis Vuitton << When Hong Kong is a Woman >> 影 :

Comments

  1. I went to LV campus recruitment talk ytd, they repeatedly emphasized the 旅行核心價值. Thats impressive, Haaaa :)
    Dear Janice, wish you have a nice trip in Paris. Talking about the industrial individual interview of my final year project, I know you are so busy atm, do you think you could manage to do me this little favor? :)
    Cheers,
    Jann

    ReplyDelete
    Replies
    1. I would like to help, but at this moment I am quite busy in Paris. Can you wait till during the week of 12th? If so , pls send the list of questions tol: janicewong@janicewong.org

      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

台式快樂

每隔三差五我總是跑去台灣。聯合國「2019全球快樂指數報告」,台灣排名是25,香港則是第76名。什麼是快樂?該報告的衡量標準不只限於經濟表現,主要還有幾個考慮項目,包括:健康預期壽命、社會支持、信任、政府的貪腐程度、在生活上能自由選擇等等。
台灣經濟低迷,是當地社會的普遍話題。但台灣人的微笑和人情溫度是無處不在。下雨天,我跟臨時住處的管理員借了一把雨傘,回去時卻不知道怎麼丟失了,心想賠錢給他便好了。掏出三百台幣,沒想到管理員硬是不收,倒是我在堅持,最後他勉強收下一百台幣(約26元港幣)。這事若發生在香港, 恐怕管理員沒這麼客氣吧?


連逛百貨公司和商場亦有人情溫度,經過美容專櫃,專櫃小姐正促銷向人流送試用品,乍一看是台灣品牌的雪耳眼膜,本能反應我忙推卻,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嘛!

「小姐,不買沒關係!包裝盒子打開了,就是讓妳先試試看。」她溫柔地說。我一怔,接過試用裝眼膜,又果然可以順利離開美容專櫃,沒有嘮叼、刁難和蠻纏,與香港的零售服務業態度是天南地北。
走在台北街頭,亦經常會看到很多掛著笑臉的「You Bike」標誌單車停泊在路邊。這是台北市政府交通局為推動綠色減碳生活,鼓勵民眾以單車作為短程接駁交通工具而設置的。單車租用四小時內,費用是每30分鐘10元台幣起跳,玩半天四小時才80元台幣 (約港幣21元),好不愉快!當然,須有當地手機號和悠游卡(類似八達通),先註冊成為會員才能租用。若是非會員租用,要先付押金2千台幣(約港幣532元)。

穿LV的女人

有一次與黃偉文閒聊, 他忽然冒出了一句話: “嗯, 你很喜歡穿著那種女孩風格的衣服吧。”剎那間我覺得遇上知音人, 因為他是第一個看穿我喜好和風格的人。當然, 我的女孩風格並不是那種日式卡通可愛, 而是偏向歐美系的佻皮優雅小淑女。
所以, 我一直喜歡穿著Marc Jacobs時期的Louis Vuitton, 散發一份甜蜜小淑女的味道, 實用易穿易混搭, 而相對於包包低調奢華不顯擺, 我其中一件LV帆布併接絲絨的風衣, 下襬襯裏鑲綴著經典monogram圖案金色蕾絲, 大概要風揚起衣襬時才會顯露出來。 我最早期的一件Marc Jacobs設計的LV大衣更是式樣簡約得像醫生白袍, 腰帶只點綴著兩顆黑貂毛球。 所以, 沒多少人知道我愛穿著LV, 又或認出來, 畢竟它家衣服的辨識度一向不像包包般高, 亦從沒在衣服設計元素方面建立一套圖騰文化體系, 像Chanel外套例必是花呢、綑邊和明袋、Valentino衣服多用蕾絲作面料或點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