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夢想做時裝編輯



若非2003Lauren Weisberger寫了一本美國暢銷書 << The Devil Wears Prada>>, 影射她擔任美國Vogue 主編Anna Wintour助手時的日子, 被荷李活看中改編為電影, 全球公映, 頓時教芸芸眾生認識國際時裝教母的權勢, 如何呼風喚雨、號令天下。而且由辦公室、個人穿著打扮到周遭接觸的事物也光鮮亮麗, 連做她跑腿跟班的也常是一身名牌服飾出入高級場所、時尚派對, 我想今天許多八、九十後年輕人不會夢想成為時裝編輯吧?

個案一 : 華僑富二代夢想將來在中國內地擁有自己的時尚雜誌, 不辭勞苦, 跑去美國時尚大刊巴黎辦事處做實習生, 替美國編輯部團隊打點巴黎時裝周交通食宿行程, 做跑腿。入讀牛津大學, 亦苦心挑一門最難的中文系, 以為可以學好中文, 為將來華文時尚出版之路籌謀。豈料牛津中文系偏重漢學研究, 他沒懂幾個中文字連基本的中國文化也不甚了了, 還要研究上古的, 我的天! 於是, 富二代沒一年急急輟學, 又跑去該美國時尚大刊紐約總部繼續尋夢, 這次則在時裝周內從早到晚站在布萊恩公園( Bryant Park) 義賣慈善T 裇。終於, 他的苦心得到美國總部推薦去旗下中國版雜誌面試, 中國主編問 : 「你懂中文嗎? 」、「不懂。」; 主編又問: 「你唸哪一科的? 」、「牛津中文系。」主編連想找個不用寫字、管拍片做形像的職位給他也不行。 結果, 富二代時尚出版之路未起步已夢碎, 好回家去打理家族銀行業務。

個案二 : 內地尖子在香港取得傳播系碩士學位, 渴望進入時尚圈, 終於得到一個夢寐以求的機會, 雜誌招聘時裝記者。 最後一輪面試的時候, 雜誌主編說, 還有另一位合適的女生也渴望得到這職位, 就算沒薪水她也願意做。 既然你和她都想要這份工作, 我們決定把薪水分成兩份, 你們兩位來做3個月, 我們再選擇, 那位女生已表示願意, 你如何呢?結果內地尖子雖不甘心, 好當場表示願意。

以上案例均是我讀者粉絲和朋友們的真實個案, 求教於我這位前時裝主編, 怎麼辦? 案例二最好辦, 一口回絕, 因為能想出這點子的公司, 將所羅門的故事套用於勞動市場和薪金上, 該公司文化和上司也不會好, 入職了恐怕也不會幹得愉快, 將來好戲還在後頭! 何況時裝記者的薪酬已不高, 如何分成兩份? 與最低收入的赤貧無異。

至於案例一則最手。自從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後, 今時今日不管做哪一個行業除了英語外也必須懂中文, 不然國際企業在當地幹嗎要聘請一個不能作為東西方溝通橋樑的華人? 乾脆找一個洋人好了! 何況媒體業重視語文水平和融入當地文化, 時尚大刊主編無論是外國還是中國內地和香港沒一個是拍片做形像出身的, 因為須建構內容和審稿, 數百頁的雜誌不光是拍片!

遺憾的是過往香港家長一向不注重子女的中文教育, 須有良好的英語能力, 會說廣東話卻不懂看和寫的富二、三代比比皆是。結果要做時尚編輯, 有一份英文大報, 以及少數小本經營和缺乏市場影響力的英文雜誌職位以供選擇, 個人事業發展前途難免堪虞啊!

最新個案還有劍橋大學畢業的香港富三代, 懂英語法語卻不懂中文, 希望將來在香港辦時尚媒體網站。但我還是那句話, 先學好中文吧! 學習時尚追上潮流不難只須多看外國時尚雜誌 + 1820世紀的時裝歷史書 + 倫敦Victoria & Albert及紐約大都會博物館之旅 + 多買多穿著高端時裝設計師品牌衣服, 親身體驗設計、質料和工藝的奥妙, 一兩年內包保速成! 這當然首先需要有錢, 但問題是駕馭中國語文的能力卻須自小浸淫於典籍書香裏, 並非有錢便能速速解決, 這才是最大的問題啊!

( Janice Wong 微博: http://weibo.com/janicewong)


現實生活中的國際時尚大編輯並非如外人想像般過着华丽的生活 , 穿着打扮像大明星, 美國Harper’s Bazaar主編 Glenda Bailey (2)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時裝編輯Suzy Menkes (3)、美國ELLE創作總監 Joe Zee (3) 。連10 Corso Como的女主人Carla Sozzani也非常含蓄低調 (二排右2)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