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後Logo時代


 Gucci Bree 秋冬手袋系列
近日業界話題, 全球兩大奢侈品集團LVMHKering 各自的火車頭 Louis VuittonGucci一向偏重Logo 手袋, 重整市場策略, 開始進入Logo不明顯的時代。 LV由力推春夏系列棋盤格子手袋以至近期的皮具廣告以范冰冰和幾位國際超模代言低調的Alma 手袋系列 ; Gucci 秋冬新季亦開始宣傳一樣低調含蓄的Bree 手袋系列。Gucci CEO Patrizio di Marco在接受Bloomberg 訪問時更承認 Logo 狂熱時代已結束。
業界認為這緣於LVGucci一向的最大市場 -----中國, 並倚靠其業績快速增長, 內地消費者已開始厭棄滿是名牌商標Logo的產品, 令這兩大奢侈品牌2012年度的業績增長放緩, 今年首3個月LVMH的時裝及皮具業績增長更只有3% , Gucci 則是4%, 統統較去年同期低。相反, PradaBottega VenetaCeline等從不標榜明顯Logo產品的品牌卻有顯著的業績增長。

看在我這種骨灰級時尚達人眼裏, 真是每十年一個時尚風向標的循環啊! 潮起潮落,視乎經濟氣候和主要市場消費者成熟度而轉變。凡是經歷過80年代全球經濟蓬勃和香港繁華盛世的人, 都記得當年無論日本人還是香港人如何熱切追求歐洲奢侈品牌, 崇尚金壁輝煌華麗麗的豪門貴婦着裝風格好炫富。然後90年代流行個人化風格及極簡主義, 以標榜品味與眾不同, 超越凡夫俗子。 到2000年因應中國、俄羅斯等新興市場冒起, 又開始Logo 狂熱和極繁主義 ( Maximalism )時代, 以至近年由Celine再帶起極簡主義的回歸, 並成功打造一個又一個的低調It Bag。每過一浪都只是一個循環, 連品牌的高低起落也是一個輪流轉, 看這一期誰領風騷, 沒有永遠和絕對。

不過, 潮流張揚也好低調也罷, 苦的是品牌總要想出對策以保王者地位不失。 倒是作為資深消費者, 我只須翻出歷年手袋藏品, Gucci 刻滿GG logoGuccissima Boston Bag、 抽像圖騰象徵的竹柄手袋到永遠看不出是什麽品牌的 Prada 極簡主義手袋等等, 統統是經典vintage pieces, 便可順應不同潮流。

若要對新品買單, 對我而言真是不容易, 總須有獨特的設計感, 不是簡單的一個不帶明顯Logo低調二字便了事。英國時裝教母Joan Burstein曾說 : 「成功的設計須有獨特的風格, 不看商標也令人一望而知。」

正如Celine 紅起來的第一個 It Bag “Smile Bag”也還真是有點像一張笑臉而又實用, 色彩組合對比鮮明亮麗, 不是一個平平無奇、大同小異的師奶手袋Chanel的經典2.55手袋, 成為手袋圖騰象徵的是設計元素 ----- 鏈帶和菱紋格子, 不是雙C Logo


兩大奢侈品牌的後Logo時代手袋大戰, 我還是較看好LV從經典皮具系列Damier的方格圖案轉化演繹為充滿60年代風幾何圖形美的雙色組合新版棋盤格子手袋, 時髦亮麗, 抽像而非具像的圖騰文化設計元素最令我眼前一亮。

  LV Speedy East / West 春夏棋盤格子手袋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