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7 July 2013

Van Cleef & Arpels 的寶石魔力


  
Matinée d’Orient 白金、圓形鑽石、梨形海藍寶石弧面切割綠松石鑲成

時裝和珠寶, 如果只能二選一, 我一定會回答是珠寶, 因為珠寶才有保值能力, 當然這要視乎品牌級數。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情迷Van Cleef & Arpels, 長年戴著它的黑色瑪瑙和白色珍珠母鑲小圓鑽的兩枚Alhambra 四葉幸運草戒指, 雖是入門小玩意, 但款式經典長青, 年年升值, 有何不測, 也可交給SothebysChristies拍賣行,有價有市。這便是過百年珠寶世家的魔力, 而這份魔力不是靠講故事的marketing手法所打造的, 而是實質的內涵。

因為它家的歷史傳統是由珠寶商的女兒Estelle Arpels與寶石切割師之子Alfred Van Cleef締結婚盟開始, 1896年創立了這珠寶品牌,對白鑽和彩寶無論在淨度、色彩、切割和鑲嵌方面份外要求嚴謹, 亦有自家的一套獨門功夫。 例必採用F  級成色VVS1 淨度或以上的鑽石, 連一顆小圓鑽也不例外, 單憑肉眼已可清晰看到鑽石份外閃耀亮白精瑩和清澈, 若是高級珠寶系列更隨時是鑽石中最頂尖兒的D 級成色FL無瑕淨度。各種精湛的切割鑲嵌法, 令鑽石和寶的光芒發揮得淋漓盡至。其中最聞名遐邇的便是它在1933年發明的隱密式鑲嵌法, 將一顆顆細小的寶石以紡織的形式緊密地鑲嵌在精緻的黃金或白金網格內, 完全不見任何金屬爪托及寶石之間的空隙。

當然, 購買珠寶除了注重白鑽和彩寶的品質、切割和鑲嵌外, 款式設計也是重要的。我喜歡女性化的設計風格, 大部份女人也該如是吧? VCA 源於Art Nouevau時期的傳統最擅長將大自然的花葉蝴蝶等作為題材, 雕刻得栩栩如生, 帶着浪漫的詩意而且首飾經常暗藏玄機, 一物兩戴或作活動開合式設計, 靈活多變, 像項鍊和手鐲的飾墜往往可以分拆變為胸針, 併合時又能做到巧奪天工不易察覺, 著名的Between-the-Fingers蓮花戒指便是活動開合式設計, 一款兩戴。

這麽多年來我曾經有幸數度參觀VCA珠寶工藝坊, 設在巴黎最頂級奢華的商圈Place Vendome, 也是唯一在那兒設有工藝坊的珠寶品牌, 源於1906年品牌Place Vendome 22號開店已屹立於此, 真高貴!工藝坊内約有30多名工匠, 負起了珠寳首飾的模擬樣本切割磨光鑲嵌等工序, 各有不同的嚴謹專業分工, 僅是磨光便已分負責初步和最後磨光的工匠, 鑲嵌又另分負責一般及隱密式鑲嵌法的 模擬樣本也須製作綠蠟和普通金屬各一, 前者計算珠寶重量, 後者檢視設計的可行性。

看到工匠們凝神專注地工作, 其中有對著一顆顆只有0.01克拉的超微型小鑽石埋頭伏案鑲嵌, 而且可以同一崗位做了幾十年也樂此不疲,自此不得不佩服珠寶工匠的敬業精神和刻苦耐性。而要當一位VCA的工匠最少須15年經驗,一件高級珠寶由設計到完成歷時兩個多月至一年, 還未包括搜尋珍貴罕有的寶石所需時間

所以, 次當我看到VCA的高級珠寶系列也份外帶著一份尊敬的心情, 它的靈魂和價值便在寶石、工藝和設計本身。就算設計可以被複製, 品牌的歷史故事可以從不同角度切入重新定義, 但非凡的寶石和獨門工藝卻永遠不能, 因為任何寶石都是來自大自然的獨立生命, 存在差異性而影響價值, 何况包含着無數珠寶工匠們的心血


這次在巴黎高訂時裝周看VCA最新的Pierres de Caractère – Variations 高級珠寶系列, 設計靈感源自東和印度, 珍罕的寶石和炫目的色彩組合為, 便呈現了品牌和高級珠寶的靈魂和價值, 焦點之作是鑽石鑲紅寶項鍊Oriental Princess, 項鍊點綴著一顆8克拉D級成色 FL級淨度的無瑕美鑽作為主石, 可分拆成為胸針佩戴。好些cocktail rings也是幾十克拉的彩寶precious stones


不過, 卻偏愛一款以鑽石、黃色藍 寶石及橘色石榴石鑲嵌而成Rayons Precieux項鍊, 雖然沒有鵝蛋般的巨鑽和彩寶, 源自太陽折射光線的設計靈感, 結合VCA著名的鳥羽珠寶
隱密銜接技術, 展現了太陽色調的炫目漸變效果, 煞是漂亮獨特。

當然, 凡夫俗子如我者只一個奢華白日夢! 一如過往, 這系列高級珠寶大部份首飾在巴黎發佈會前, 由設計草圖一面世開始被收藏家陸續買下每款珠寶售價多少? 這是不能張揚的秘密啊!
 
Lotus d’Orient 環以24.44 克拉橢圓形碧璽鑽石、藍寶石凹紋綠玉髓鑲成

 Riflesso Azzurro 環以 30克拉斯里蘭卡藍寶石與鑽石及祖母綠鑲成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