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時尚圈啟示錄


內地童星王詩齡在紐約為Ralph Lauren走秀, 與設計師Ralph Lauren 牽手謝幕。

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我竟然成為了時尚界先知! 1月在明報專欄才寫下 << 時裝周葵花寶典>>, 調侃說 : 由時裝博主、造型師到女星男星諸色人等只欠童星是前仆後繼紛紛奔赴國際四大時裝周 ……; 亦建議時尚達人們「就算沒秀場邀請函也不打緊, 最緊要在門外蹓躂街拍!

果然兩個月後的2014秋冬巴黎時裝周就真的有大陸明星家庭一家三口親子遊, 爆紅的是四歲小女兒王詩齡Angela, 鋪天蓋地的媒體報導與時尚大片, 然後沒兩三個月最近便受邀為Ralph Lauren童裝在紐約走秀, 還與設計師牽手謝幕, 躍身成為「國際時尚童星」。 成名與升呢速度之快, 鼻祖范冰冰當年征戰時裝周也望塵莫及呢!

至於達人, 亦有品牌告之上季真的有達人專誠搭的士到秀場門外, 被街拍完後就馬上乘車揚長而去, 啊哈!

鑑於男裝、女裝周又快將開鑼, 我决定寫下2014下半年時尚界預測, 若然成真, 以後我便如蘇師傅般年年推出運程書吧! 不過我的是時尚圈運程預測, 只針對整體局勢!

1.     童星湧現時裝周親子遊 : Why? 不用解釋。已有成功案例, 必然一窩蜂跟風。密切留意大陸真人show節目<<爸爸去哪兒>>其餘明星父子或父女兵團。

2.     達人成立私人宣傳部 : 不是開玩笑! 已有大陸土豪組織媒體去時裝周及買下雜誌封面故事, 關於他的訪問及街拍, 成就為「時尚教父」; 亦有香港時尚博主 /達人每月廣發電郵newsletter, 猶如企業傳訊, 不過卻是關於她的 Look of The Month、上雜誌接受訪問等等! 按此趨勢, 公關公司該可開拓私人客户服務, 一如打造品牌般安排專業新聞稿、組織活動、媒體訪問、拍片、advertorial軟文廣告等等, 目標為客户火速打響名堂, 成就fashion icon。當然, 有錢的博主或達人亦可倣效大陸「時尚教父」, 成立自己的內部公關宣傳團隊。

3.     記者變視頻Blogger : 大陸的時尚編輯兼營博客事業/生意很普遍, 香港則媒體機構開始將記者編輯打造成時裝博 / youtuber, 活用分享、示範、曝光及拍片的形式, 發展下去, 只要出鏡記者變得人氣, 受廣告客户歡迎, 以後紙媒可採用電視台制度, 低薪招聘計show, 無薪亦可, 但提供商業合作及成名機會。

以上不是夢話! 成名要趁早, 在這personal branding年代最好先招聘公關公司或成立私人公關宣傳部。而私人宣傳部亦要懂得撰寫詳盡專業的數據統計及圖表分析報告, 包括Google或百度搜尋詞條量、 媒體頭條或曝光數量及價值、引發跟風網購銷售額、競爭對手比較等等, 這就是大陸的造星工程, 一如品牌操作, 香港時尚達人不妨學習。不過, 若要成就為國際 fashion icon還須在巴黎、米蘭和紐約招聘當地公關公司。投資與回報是否成正比? 也許不在八、九十後的考慮範圍。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 2014 / 6 / 5, 版權為作者擁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