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自拍精神病


自從2013年牛津大學詞典將流行的「自拍」官方定名為 “ Selfie”, 並列為年度詞彙(Word of The Year ), 最近網絡便瘋傳和悪搞Selfie這字, 冒美國精神病醫學學會之名, 將自拍及照片張貼於社交媒體網站以尋求自我存在感及填補人際疏離關係, 稱為Selfitis自拍精神病, 並分為三種不同級別。
邊緣Selfitis: 每天至少3自拍, 但沒有張貼在社交媒體網站。
急性Selfitis: 每天至少3自拍, 並在社交媒體網站上發照片
慢性Selfitis: 難以自拔地日以繼夜自拍, 每天超過6張貼照片在社交媒體網站。

雖然這個冒美國精神病醫學學會之名的玩笑開得太大, 已觸犯發佈虛假消息的新聞條例, 但那些無時無刻瘋狂自拍的人又確實像患了精神病啊! 自從智能手機和社交媒體網站席捲全球後, 身邊總有些人沉溺於上餐館是照相機先吃、與壽司、火煱合影, 買衣服是自拍死於更衣室, 還有每日、每周自拍着裝等等, 然後即時在社交媒體網站上發佈分享。只要照片不難看, 亦不在我facebookinstagram上頻繁洗版, 念在一場相識, 通常我都會不吝嗇 “ like”的。

一個like究竟有多重要? 無論心理學家還是廣告商相信都會回答你很重要! 人類基本的訴求就是希望得關注、欣賞和認同, 社交媒體網站正好讓人容易尋找和產生自我存在感。美國O.C. Tanner Institute 市研機構和HealthStream 保健機構携手在美加進行的市場調查, 便發現79%的僱員離職主因是工作不被欣賞, 94.4% 的僱員工作情緒高漲是因為得到上司的認同。美國兩性關係網站YourTango.Com 做的婚姻調查亦顯示 65%的離婚源於雙方溝通問題, 而所謂溝通問題男方佔60%認為缺乏女方足夠的欣賞, 女方佔83%的是感受及意見被男方忽略。

若從市場學角度看, 社交媒體網站每個帖文或帖圖要有100like及以上才可達標,獲廣告主垂青或交數, 啊哈! 所以不管我有些朋友為何瘋狂自拍、合影、發帖, 就算個普通漢堡包, 我都會非常善心地“ like” ! 如果因此飄飄然以為成為了萬人景仰的偶像, 虚擬與現實世界到底是兩回事, 還須經得起市場的考驗和証明。這句話是給博主們, 雖然我也有自己的blog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 2014 / 6 / 12, 版權為作者擁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Comments

  1. Hi Janice,

    I bumped into your article printed in the Canadian edition of Ming Pao on June 29. After reading it, I would like to make an educated guess that the third paragraph of your blog was taken and translated from an article published in the Forbes website, "The 'Selfie': Mental Disorder Or Insight To Getting Better Results?" (http://www.forbes.com/sites/davidsturt/2014/04/29/the-selfie-mental-disorder-or-insight-to-getting-better-results/).

    You might want to consider to do something to remediate this professional lapse, such as taking out that particular paragraph, or giving proper credit to the source). Thank you for listening!

    David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