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百萬美元名博

國際當紅時尚博主年賺百萬美元!

最近WWD一篇報導<< Incomes Keep Soaring For Fashion's Top Bloggers >>引來業内嘩然和熱議。當愈來愈多的奢侈品和時尚品牌尋求博主合作, 我們仍在爭論究竟博主是媒體還是名人, 國際知名時尚博主就已創造奇蹟。WWD分析他們年收入百萬美元的來源包括:網購導入鏈接、品牌合作、自主系列產品銷售以及出場費等等。Bryanboy透露去年他為泰國一家購物中心剪綵的出場費是4萬美元! Aimee SongInstragram張貼一幅她穿着Rebecca Minkoff短褲照片的費用是5千美元, 但最震撼還是美國網絡市場營銷公司RewardStyle透露的數據, 美國鹽湖城 23歲的RachelParcell 在時尚圈名不見經傳, 但她去年僅靠個人博客Pink Peonies導入品牌網站鏈接所產生的銷售額就賺了 96萬美元, 還不包括與品牌的合作收入, 為人熟悉的國際時尚名博要多。

是否恨得本地時尚圈人牙癢癢? 各有前因莫羨人。雖然香港人一向最愛跟風, 特別是可以淘金的事, 所以這幾年時裝博主 Style Blogger湧現, 但如果以為外國客的成功商業模式和操作可以移植於香港, 恐怕許多人的美夢會被粉碎, 就算去了國際四大時裝周撈個國媒體街拍曝光的機會, 因為我們沒有這麽龐大的市場人口美國是3億多人口, 網購文化及習慣深入民心, 尤其11月到聖誕假期的兩個月購物高峰期可以網購成交額高達820億美元 ( 2013), 就算買CartierTiffany珠寶亦可以在品牌美國官網購買的, 自然須要博主的推動。而這些國際名博月博客瀏覽量往往過百萬, 各式社交媒體平台亦分別坐擁數百萬粉絲, 動輒幾千到過萬 “ like”, 當中是否有假粉絲? 雖然不得而知, 但真是唔打都睇得! 豈是香港時裝主集合多個平台才只得幾萬粉絲可相提並論!

另一關鍵是美國網絡市場已有一套成熟精密的操作、評估及周邊配套系統, 亦最重視宣傳營銷能力。RewardStyle 是當地其中一間著名的網絡市場營銷公司, 代表許多知名品牌及百貨店專門拉攏與頂級博主合作, 一個導入鏈接就可追踪博主為品牌網站帶來的點擊率、網購轉化率及銷售額等等, 詳盡的專業數據報告, 誰行誰不行一目瞭然! 亦有像Fohr Card這樣的全球博主黄頁分類, 凡登記者須將最少兩個網絡平台連接Fohr Card讀取後台數據, 供品牌參考和配對。 不是香港模式的盲人摸象只看到前台景象, 亦不是香港博主沒網絡中介及經紀公司的操作模式。

博主是媒體還是名人也罷, 歸根究底這只是關乎市場影響力。不過, 若花4萬美元請Bryanboy剪綵, 我寧願選擇男神陳豪, 至少能為品牌帶來媒體曝光也會引來現場嘉賓爭相合影, 
這就是香港, 博主們明白嗎?


當然, 我是看好內地博主現在或將來能年賺百萬美元, 因為內地有1.85萬億的網購銷售額 (2013), 是全球最大網購市場, 亦有一套網絡宣傳營銷操作、評估及周邊配套系統, 雖然專業度尚待提升, 亦欠了國際品牌官方授權內地網購這一重要環節。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 2014 / 7 / 19, 版權為作者擁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