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致已經逝去的主場


「真正的幸福是已然失去的幸福, 真正的樂園是不復存在的樂園。」
-       普魯斯特<<追億逝水年華>>

主場新聞突然結業, 我雖然不是忠實讀者, 但也有看的, 難免惋惜。 從商業角度看, 主場是旺丁不旺財, 內容是給讀者看, 沒給廣告商看! 香港媒廣告市場生態, 除了銷量或瀏覽量、讀者或用户年齡、性別、興趣、教育程度、年收入等等詳盡數據報告要可觀, 另一最要緊是該媒體內容要不停報導介紹現客户及目標客户品牌核心價值產品活動, 又是另一份由公關提交給客户參考的價值報告。

主場作為新聞媒體卻欠了很多商業化消費內容, 例如 : 樓盤、時裝、美容、鐘錶、珠寶介紹專頁 ( 如果高手的當然要懂得怎樣包裝這類內容而不是硬銷 ) , 這些都是大茶飯, 內容與廣告行銷策略結合, 這就是一直以來由這範疇的人負起養活媒體的任務! 無論報紙、周刊和月刊也如是, 分別只在於就像一些家庭, 由一人獨力養家以支持兄弟姊妹的政治及藝術文化理念, 還是全家出動揾錢? 若是新聞及藝術文化媒體就由做大茶飯內容類別的養家, 時裝及美容雜誌當然是全家出動! 懷抱時裝理念而希望入行做時裝編輯的人是否被驚醒了? 我前半生就是在時裝理想與媒體廣告現實的糾結中渡過的, 只慶幸曾在廣告之父施養德門下習藝, 令我也就好像游刅有餘吧了!

不過, 就算小媒體願意另一條腿靠向市場, 香港又能否容納分眾或小眾媒體? 在這數據報告年代, 當小媒體遇上大媒體在網絡交鋒, 還要處於同一類別時, 這些數據報告一比較起來如何是好? 我們的市場真的太小了! 管不了該小衆媒體是否有不同行業的意見領袖在捧場, 連我這時裝人也在看。不像內地, 門户網站是幾億用户, 分衆的也有幾百萬用户, 若是印刷類時裝或生活雜誌是50 - 100萬銷量。何况香港廣告商對網絡媒體仍在適應期, 縱使已比幾年前接受程度高了, 但終非與羣眾的潮流同步。 

The city is dying。其實在香港八、九十年代已經是有一套所謂市場的成功模式, 容不下越界, 只是那時候我們正享受着香港的經濟蓬勃和機會, 沒有醒覺吧!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 2014 / 8 / 1版權為作者擁有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