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1 August 2014

便服是一張通行証

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愈來愈hea, 周末以為約了髮型師剪髮, 於是用橡筋圈胡亂綁了個師奶馬尾, 套上T裇、牛仔褲和波鞋, 便衝了出去太古廣場的髮型屋, 卻忘了自己原來改了預約時間, 糟糕! 我要在這個名店林立甲級商厦流連幾個小時, 自己卻穿得像街坊!

幸好我還沒進化或退化至素顏便通街跑, 還架了一副大太陽鏡遮住半張臉, 生怕在太古廣場碰到朋友。只要經歷過香港的八、九十年代便明白那時候就算去置地廣場或麗晶酒店喝頓下午茶, 大家也會衣冠楚楚的。 何况我骨子裏始終有台灣人的基因,不穿着整齊不化妝是不能踏出家門的, 這是一種最基本的儀容禮貌, 就算你是一個賣菜的小販! 而台灣女生最擅長的是日系自然裸妝, 差不多是自小訓練的國民教育, 如今該是韓系吧
當然生活在這個城市是另一種文化, 穿着愈來愈隨便是大前提, 除了要去衣香鬢影的場合。 以為自己的便服look已見不得人, 卻原來低處未見低, 還有許多穿着背心、短褲、拖鞋和揹着背囊的男女假日在逛高級商場和乘涼, 是涼冷氣。但最意外的還是我穿着這樣的一身便服走進名店, 門僮已忙不迭開門, 不會像香港舊日子般拋來白鴿眼, 我開始懷疑這才像內地同胞來掃貨, 便服是一張身份証和通行証。

又確實在時尚活動內常見潮人有多少是現實生活中的大名牌顧客或大客? 姑勿論今天內地豪客的穿着打扮, 香港很多名牌VIP客就並非常見報曝光的那些時尚潮人及名人。 Bryan Boy WWD的訪問中便坦承他在時尚圈混至今天能叫價4萬美元去主持剪綵活動, 75,000美元去為品牌設計三個包包, 他才可以富起來去名店寬裕從容地購物, 之前他都只能借穿品牌的樣衣, 哈哈! 所以, 什麽時尚潮人都只恐怕是金玉其外的幌子, 混時尚江湖圖利才是實情吧!

不過, 我還是喜歡人穿得漂亮的, 不是奇裝異服嘩衆取寵、穿金戴銀顯派頭, 而是那一份失落了的上世紀優雅品味才令人嚮往, 也曾經令這個城市美麗。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 2014 / 8 / 21, 版權為作者擁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