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巴黎時尚真人秀始祖

年近歲晚在家執拾, 以前在不同媒體工作的檔案, 無論是封面專題、訪問稿、時裝大片還是整本雜誌的策劃和製作, 橫跨了兩個年代, 雖然工作檔案塞滿了家中的櫃子, 但我一直捨不得丢掉, 因為滿載着我的青春歲月和回憶, 前半生都奉獻了給雜誌。不過, 有時捨不得又會變成了人生的包袱。

每次看到無論內地由一線到七線的明星還是香港名不見經傳的數碼小花統統流行演時尚真人秀, 無論明星們是與媒體合作鋪天蓋地而來, 還是數碼小花在自己的社交媒體平台及博客自行搞定, 我總會想起當年 <<明報周刊>>Book B的創刊, 創意策劃執行和製作的封面故事張天愛帶你遊巴黎”, 真是前無先例, 哄動一時Flora巴黎Hotel de Crillion套房內整裝待發、出發名店、咖啡座喝茶以至時裝街拍, 有名人有外景有品牌店面有產品有故事!當時萌生此念只因我從小愛看走高端歐美風的日本雜誌像 <<流行通信>>, 總是有一些知名的時尚界人物作為圖文主角帶出故事, 非常生動有趣, Helmut Lang眼中的維也納。而<<流行通信>>的創辦人森英惠是70年代日本第一浪進軍巴黎時裝周的殿堂級設計師, 她的時尚雜誌體現了擁有國際視野的原創內容和不一樣的創意, 不光是漂亮的時裝照片。
可惜當年香港高端時尚廣告市場及配套系統還沒成熟, 我們沒費用邀請Flora , 只是她剛巧在巴黎, 還要她自行化妝梳頭及穿著私伙Nina Ricci, Tom Ford for Gucci混搭配穿。

換了今天, 名人不光是統統借衣服出場, 內地媒體的明星海外遊真人秀, 由機場出發、整裝待發去看秀、後台探訪與設計師相談甚歡、showroom體驗以至時裝街拍等等, 恐怕各大品牌贊助10人團隊, 封面另計最沒料到的是今天高端品牌在香港竟然流行由素人數碼小花華衣美服網絡真人秀, 就是為了Instagram一二百like! 又或youtube視頻有幾百人收看, 真是我的天啊! 這與私影活動給朋友圈看沒分別吧! 只是換上時尚包裝。

不禁想起昔日同行朋友仍沉迷於紙香雜誌夢裏, 努力推出自己的獨立新雜誌, 卻是艱苦經營。21世紀有錢有資源的國際品牌香港分部為交數碼這一塊的功課, 寧要一二百點贊的數碼小花私影及獨立小網媒, 也不要誠意編採寫攝和精美設計製作的紙媒,香港豈會不沒落沉淪!

(原文於香港明報專欄 2015 / 2 / 12, 版權為作者擁有, 不得轉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20年前的我在明周編輯部




Comments

  1. 神聖な出産を祝福
    Bless sacred birth
    http://ever777gbhhhhhyaseassdx.blogspot.tw/

    ReplyDelete
  2. 看了妳那些年的故事,才覺得亦舒的小說真有其事哪。
    BTW, you look great in the old photos...

    ReplyDelete
  3. 看了妳那些年的故事,才覺得亦舒的小說真有其事哪。
    BTW, you look great in the old photos...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