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尋找21世紀的家明 ( I )

前言

收拾舊物,翻到了在千禧年之間我做的一系列專題小故事 —— 《尋找21世紀的家明》,談他的衣食住行和我的想像,分四期連載。

十多年後我不禁啞然失笑,你不是家明,我也不是玫瑰!

只是想來有趣,將舊作以饗讀者。但為什麼我眼中的家明會穿和用這些品牌,我也不再細表重新打字了,反正月換星移,昔日認為對的,今天可能是錯的。

- Janice Wong
  2019 3 / 16
                                  ————————————————————
2003年香港明報周刊MWB專題,編撰及服裝造型:Janice Wong 
Photography : Dennis / Fashion Assistant : Kim Au
尋找21世紀的家明 ( I )

亦舒筆下的家明是這樣的。

一位有藝術修養的科學家、建築師或大學教授,帶著一絲沈鬱內斂,身上永遠是乾淨整齊的衣著,喜歡用皮埃波曼(Pierre Balmain)手帕,坐駕是雪鐵龍(Citroën)二馬力古董車。在家裡吃雪糕,他會規規矩矩地用純銀盤子端上來,雪糕放在水晶杯子裏,用銀匙慢慢舀起細細品嘗。他亦永遠只愛用藍色墨水筆書寫在復古的毛邊信紙上 ⋯⋯好一派傳統英國紳士風。

對於生活每一個細節,家明都是講究和執著的,對愛情亦如是。於是,家明只好躲在他的書房裡拉小提琴,或夜看星星,一份孤芳自賞的落寞 —- Narcissius 。

今時今日看來,這樣的男人或許有點老派。但亦舒筆下的家明卻曾幾何時牽動了幾代少女的心,包括我。家明這個名字已經變成了一個象徵符號 —— 女性的夢中情人,博學多才,溫文爾雅,擁有高雅精緻的生活品味和文化藝術涵養。只是隨時光荏苒,他會變得比較現代。在我心裡,今日的家明該是這樣的 ⋯⋯

衣著:Hermes , Yohji Yamamoto, Helmut Lang

皮具及皮鞋:Hermes, Bottega Veneta , John Lobb

手錶:Patek Philippe, A. Lang Söhne

香水:Davidoff Echo

記事簿和筆:Smythson, Hermes, Montblanc 

手提電話:Vertu

手提電腦:IBM Think Pad T 系列

照相機:Olympus 5050

(寫於2003年明報周刊MWB)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

台式快樂

每隔三差五我總是跑去台灣。聯合國「2019全球快樂指數報告」,台灣排名是25,香港則是第76名。什麼是快樂?該報告的衡量標準不只限於經濟表現,主要還有幾個考慮項目,包括:健康預期壽命、社會支持、信任、政府的貪腐程度、在生活上能自由選擇等等。
台灣經濟低迷,是當地社會的普遍話題。但台灣人的微笑和人情溫度是無處不在。下雨天,我跟臨時住處的管理員借了一把雨傘,回去時卻不知道怎麼丟失了,心想賠錢給他便好了。掏出三百台幣,沒想到管理員硬是不收,倒是我在堅持,最後他勉強收下一百台幣(約26元港幣)。這事若發生在香港, 恐怕管理員沒這麼客氣吧?


連逛百貨公司和商場亦有人情溫度,經過美容專櫃,專櫃小姐正促銷向人流送試用品,乍一看是台灣品牌的雪耳眼膜,本能反應我忙推卻,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嘛!

「小姐,不買沒關係!包裝盒子打開了,就是讓妳先試試看。」她溫柔地說。我一怔,接過試用裝眼膜,又果然可以順利離開美容專櫃,沒有嘮叼、刁難和蠻纏,與香港的零售服務業態度是天南地北。
走在台北街頭,亦經常會看到很多掛著笑臉的「You Bike」標誌單車停泊在路邊。這是台北市政府交通局為推動綠色減碳生活,鼓勵民眾以單車作為短程接駁交通工具而設置的。單車租用四小時內,費用是每30分鐘10元台幣起跳,玩半天四小時才80元台幣 (約港幣21元),好不愉快!當然,須有當地手機號和悠游卡(類似八達通),先註冊成為會員才能租用。若是非會員租用,要先付押金2千台幣(約港幣532元)。

穿LV的女人

有一次與黃偉文閒聊, 他忽然冒出了一句話: “嗯, 你很喜歡穿著那種女孩風格的衣服吧。”剎那間我覺得遇上知音人, 因為他是第一個看穿我喜好和風格的人。當然, 我的女孩風格並不是那種日式卡通可愛, 而是偏向歐美系的佻皮優雅小淑女。
所以, 我一直喜歡穿著Marc Jacobs時期的Louis Vuitton, 散發一份甜蜜小淑女的味道, 實用易穿易混搭, 而相對於包包低調奢華不顯擺, 我其中一件LV帆布併接絲絨的風衣, 下襬襯裏鑲綴著經典monogram圖案金色蕾絲, 大概要風揚起衣襬時才會顯露出來。 我最早期的一件Marc Jacobs設計的LV大衣更是式樣簡約得像醫生白袍, 腰帶只點綴著兩顆黑貂毛球。 所以, 沒多少人知道我愛穿著LV, 又或認出來, 畢竟它家衣服的辨識度一向不像包包般高, 亦從沒在衣服設計元素方面建立一套圖騰文化體系, 像Chanel外套例必是花呢、綑邊和明袋、Valentino衣服多用蕾絲作面料或點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