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給後中年女性的情書

年過半百的女性在事業上仍會有些什麼可能性?

快將60歲的楊紫瓊告訴你,在崇尚年輕美的演藝圈她一樣可以吃得開。既是為國為民的昂山素姬,亦是《瘋狂亞洲富豪》裏的貴婦,更是《媽的多重宇宙》裏的樸實華裔移民,在美國唐人街開洗衣店,為家庭操碎了心。這種種不同形象的變換和演技的考驗比她年輕時單一的打女形象更出采!


 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 》,台灣譯作《媽的多重宇宙》,在疫情高燒時上映,卻是這兩星期台北票房的冠軍。我選了個平日下午3點的場次,以為沒什麼人,結果也有一半入座率。


有說這電影是給楊紫瓊的情書,以她為敍事的中心點,巔覆她在《臥虎藏龍》的俞秀蓮俠女形象。同是名為秀蓮,《媽的多重宇宙》雖然她一樣好打得,卻成為了老媽,面對丈夫的懦弱,像玉嬌龍般反叛的LGBT女兒,還有體弱多病失智的老爸。一家大小裡裡外外的事情由她照料,連洗衣店生意的稅務問題也由她奔走。


不過,《媽的多重宇宙》沒有變成另一套家庭主婦心經電影《女人四十》,而是一齣cult 片,天馬行空,無論幾歲也會看得過癮。面對生活種種的窘迫,老媽秀蓮在另一個平行宇宙成為了《臥虎藏龍》裏的女俠俞秀蓮。她的丈夫也變成了一樣勇武有承擔的李慕白迎難而上,共同殺敵!現實中的老媽不正是如此嗎?


導演和編劇Dan Kwan 以及Daniel Scheinert在電影內有不少對老電影致敬的靈感,像《2001:太空漫遊》。對華語片的情意結更是不言而喻,除了《臥虎藏龍》外,還有《花樣年華》,《媽的多重宇宙》像是蘇麗珍和周慕雲的延續篇。「如果有多一張船飛,你會唔會跟我走?」如願,蘇麗珍跟了周慕雲去南洋。結果女人年輕時與男人的山盟海誓,私奔遠走他鄉,最終敵不過無情的歲月和柴米油鹽的生活,多年後磨成了像《媽的多重宇宙》裏的秀蓮。


這是一套充份表現楊紫瓊的電影,由演技到武打,你會愛上她這老媽秀蓮,雖然不再是廿幾年前占士邦電影《明日帝國》裏年輕艷麗的邦女郞。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走過台灣後戒嚴與前解嚴時代 : 返校

長達38年的戒嚴令,有多少思想洗腦教育?上學也如履薄冰。 鋼琴前,一身儒雅打扮的張明暉老師架著金絲圓框眼鏡、穿著藍白條紋襯衫和吊帶褲,輕輕彈奏著 1934 年日治時期哀怨纏綿的《雨夜花》,訴說著男女思念之情。 「我看這首歌也快要被禁的了。」 站在他身旁一位年輕女教 員殷老師的聲音響道,劃破了如泣如訴的琴音。 門外,女學生方芮欣看到殷老師苦苦勸說張明暉疏遠她,以免洩露他們組織讀書會的事。方芮欣失望,她憤怒,她感到被最愛和最信任的人遺棄,她的初戀被破壞,她暗下決定要報復!向學校教官檢舉讀書會偷讀禁書。 電影《返校》的一幕。師生戀只是引子,那一抹濃墨重彩是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台灣在動員戡亂戒嚴時期( 1949-1987 )白色恐怖籠罩下發生的校園檢舉與鎮壓悲劇。故事藍本來自 1949 年的基隆中學案,多名師生因參與地下左翼刊物《光明報》被逮捕和槍決。 對於一向生活在自由主義之下的港人而言,思想、言論、出版、集會和經貿自由,這不是一頁容易理解的台灣史。「事情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啊?不就是只看幾本書而已嗎?」戲內的男學 生魏仲廷悲嚎。那幾本書只是泰戈爾的詩集、屠格涅夫的小說和廚川白村的文藝評論集吧了!                                 在台灣戒嚴時期太多禁忌,讀書會為何犯禁?重點是讀些什麽書! 我不由得想起那些年大學時代留台的歲月,有同學在校門外的書攤打工,被檢舉賣禁書。什麽是禁書?就是凡左翼思想和作家、日文書籍、批判時事和傷風敗俗的也是禁書和禁歌,而傷風敗俗是包括像 1970 年代的流行曲《今天不回家》亦不能倖免被列為禁歌,更遑論像魯迅、陳映真這類左翼文人的寫實小說,連金庸的武俠小說在早年也曾被禁,理由是千奇百怪。 幸好我同學被檢舉犯禁是發生在 1980 年代,台灣政治和社會氛圍開始逐漸放寛,事情最後不了了之,但已夠嚇破膽! 只怪在歷史的舞台上, 1949 年國民政府在中國內戰全盤輸掉了,撤退到台灣,患得患失,杯弓蛇影,長期處在兩岸戰雲密佈的陰霾下怕被解放,同時又期望反攻復國,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和戒嚴令由此在全台實施,民主憲法遭到架空,取而代之的是黨國軍法,鎖島主義,也就不難明白《返校》那時代的悲劇,台灣過往戒嚴時期的狀況,在 1980 年代以前尤為嚴峻。 不過,就算在 1980 年代,政治仍是無處不在

富貴的巴黎華人

我的富貴巴黎小助理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 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 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 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 ,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 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 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

看錢瑪莉的日子

執屋,又翻出1990年《錢瑪莉》的創刊號。 是的,我一直收藏著很多陪伴我成長的書籍、雜誌、唱片、衣服、 鞋袋⋯⋯ 幾十年後發現統統是身外物。想著是否該是時候和這些「老朋友」 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