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Marc Jacobs的反擊



 每年紐約大都會藝術博術館的服裝學院與美國Vogue合辦的Met Gala晚宴舞會是國際時尚界盛事, 由明星、名模、名設計師到時尚界重量級人物羣星湧現, 爭妍鬥麗, 女的落力打扮穿上最漂亮的晚裝、男的tuxedo suit不在話下, 冷不防今年Marc Jacobs穿上一襲Comme des Garcons蕾絲通花襯衫長裙, 透視白色拳手內褲, 腳踏自家品牌的水晶釦宮庭鞋, 雖然嚇得眾人目瞪囗呆, 劣評如潮, 卻赢盡鋒頭和熱議, 將當晚悉心打扮出席的女星統統靠邊站, 沒一位被聚焦到身上。


許久以前我有一位讀者曾經留言說 : 「現今時尚界穿着漂亮大方沒市場, 奇形怪狀會跑出。」我一直深有同感......

   Dress for Success的理論, Marc Jacobs由型男到穿上蘇格蘭裙裝
終不及他為Nars化身為雌雄莫辨的形像成功地衝激眼球

 在這Lady Gaga 年代, 羣眾需要的只是視覺衝激力, 引起爭議, 抓住眼球, 因此火箭式躥紅成為受眾人膜拜的時尚偶像與教主不須我一一列擧, 教資深業內人士有時難免情何以堪。Suzy Menkes在專欄內曾慨歎現今風氣是時尚與名氣的結合, 令許多明星名人和bloggers 也忽然能變身為時裝設計師, 與品牌合作, 擁有自己的時裝系列甚乎個人品牌, 她這位縱橫時尚界數十年的前輩, 德高望重, 見証幾許名師的出道和成長, 深入認識產業, 也該可以推出她的時裝品牌吧? Alber Elbaz也感歎他這些科班出身的在業內熬了多少年才可以穩坐Lanvin之位, 他也希望有一天可以忽然跨界變身為小提琴家。

如今小馬哥憑籍衣裝來出位一下有何不可? 至少他是貨真價實根正苗紅的時尚達人, 擁有深厚的時尚知識和產業經驗。據聞那款Comme des Garcons 蕾絲通花襯衫長裙經他這樣穿着後, Barney’s New York馬上銷售一空。小馬哥從此去當潮流教主指導眾生穿着打扮, 以至去吸金他也有足夠的內涵擔當得起!

畢竟由設計師憑籍作品主宰潮流的歷史已經過去, Hubert de Givenchy Yves Saint Laurent60年代, Audrey HepburnCatherine Deneuve 只是安份守己地做她們的靈感繆斯, 時尚光環仍是在設計師身上 。今天無論由時裝設計師到時尚編輯若不粉墨登場以突出的    形像取勝, 恐怕在時尚圈靠邊站。所以Anna Dello Russo Vogue做了十幾二十年後也開竅, 已逝世的Isabella Blow則生不逢時。
( Janice Wong 微博: http://weibo.com/janicewong)


許多年前與Marc Jacobs, 當時他還是很安份守己地憑實力做他的設計師
時至今天終於明白不止形像時髦的重要, 還要夠出位。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

護膚不需要天價

每個女人都會有一段迷失的歲月,瘋狂地迷信什麼貴婦品牌高價護膚品能抗衰老之類的鬼話。
結果歲月依然不饒人,買了一堆雞肋,沒說得那麼神奇,也沒啥不好,無功無過,也真花了不少寃枉錢!

老上海大宅門

這陣子因為Prada向中國政府租用的上海榮家大宅花了六年時間修復竣工,令這座曾經是百年前「中國洛克菲勒」、「麵粉大王」及「棉紗大王」榮宗敬(也是前中國國家副主席榮毅仁之伯父)的故居進入公衆視線,無論内地、香港和台灣的媒體也在介紹和討論這座傳奇大宅和它舊主人的掌故。

名門望族的大宅門,尋常人家是難以想像,佔地四千多平方米,相等於香港大球場的一半總面積。大宅內滿是木質浮雕、彩繪玻璃、琺瑯磚、釉面磚、以及鑄造金屬等等設計元素,結合中西交融的藝術風格呈現。並設置不同的功能廳,可以有偌大的空間宴客開舞會和辧時裝秀的ballroom, 亦有桌球室、吸煙室和日光室,後者就是昔日主人榮宗敬專門用來曬太陽的地方。這樣的大宅真是適合拍時裝大片,就算隨便拍張照片發朋友圈也是一幅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