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VCA百年珍藏東渡記



 Van Cleef & Arpels邀請, 上星期我去了一轉上海, 出席它家的美之傳承典藏臻品回顧展開幕禮和晚宴。

超過370件古董珠寶首次在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展出, 記載着VCA1906年於巴黎Place Vendome創辦的歷史承傳 我第一個反應是, , 那要投保多少和要招聘多少保安人員才能東來? 當然, 這個問題沒有人會解答我。展覽的重點在於它家珠寶的歷史和藝術性, 而不是以金錢衡量的價值 ......

1951VCA名作Zip項鏈最初問世的原型, 為温莎公爵夫人設計, 當中的流蘇合攏後,可作為手佩戴
 但珠寶收藏家都知道VCA珠寶價值連城, 在拍賣行就算連最基本的入門系列Alhambra也有價有市, 因為這頂級珠寶品牌世家是Art Nouveau時期的藝術象徵, 最擅長將大自然的花葉、蝴蝶、小仙子等作為題材,充滿仲夏夜之夢的浪漫意境, 珠寶雕刻得栩栩如生。首飾經常暗藏可以款兩變、一物兩戴, 項鏈變手鐲, 鏈墜變胸針是常事。採用的鑽石又必定是級成色、VVS1 級淨度或以上,連一顆小圓鑽也不例外,單憑肉眼已可清晰看到鑽石份外閃耀亮白精瑩和清澈,若是高級珠寶系列更隨時是鑽石中最頂尖兒的D 級成色及FL級淨度。 另一獨門武器是各種精湛的切割及鑲嵌法,令鑽石和寶石的光芒發揮得淋漓盡至。其中最聞名遐邇的隱密式鑲嵌法, 1933年發明,將一顆顆細小的寶石以紡織的形式緊密地鑲嵌在精緻的黃金或白金網格內,完全不見任何金屬爪托及寶石之間的空隙。
1923以黃金和鉑金打造百寶匣, 飾以琺瑯玫瑰形切割鑽石玉雕,打開後共分四格, 分別鏡子粉餅記事本連滑動式鉛筆和唇膏、以及小首飾盒。
 這次盡覽VCA的歷代珠寶設計, 70%的展品來自品牌的歷史珍藏, 30%展品則由私人收藏家借出, 經典的花葉蝴蝶設計不在話下, 沒想到VCA 也有好些很異域風情的設計, 1923年的龍紋百寶匣和1937年的菊花胸針, 很中國色彩, 這與Art Deco時代東方文化對西方藝術的影響不無關係。但我印象最深的始終是以珠寶製作的百寶匣, 看來像clutch bag, 內裏的多重間隔, 盛載的只是粉盒、藥丸、梳子、火機或筆記小本子等小東西, 但這些零碎的物件都是以K黃金製造, so luxe! 令人想起Belle Epoque 時代的貴族奢華生活。


 有幸回顧展內VCA典藏總監Catherine Cariou女士碰面交談, 她的職責便是豐富管理VCA的歷史典藏, 從世界各地的拍賣會、古董商和私人收藏家搜集別具意義的VCA珠寶。我想她這份工作真不錯, 可以周遊列國不停地買東西, 而由公司付款, 但又不像時裝買手般有市場銷售壓力。當然要像Catherine般當上頂級珠寶品牌的典藏總監, 首要條件必須是在業內浸淫多年的珠寶專家, 還有做拍賣行的經驗和拍賣師的資格。 而她笑言搜集歷史典藏也是有財政預算的, 工作的最大挑戰是須與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和私人收藏家競逐心頭好, 遇上特別罕有的VCA古董珠寶便須與財務部爭取多一點預算。像這次VCA回顧展中最珍貴的一件展品, 便是那枚1937年的菊花胸針, 以鉑金黃金為底座, 採用VCA著名式鑲嵌紅寶石為花瓣,鑽石為脈, 既是品牌的象徵, 亦非常見的VCA花卉設計去年在Christie’s日內瓦拍賣會上這枚VCA古董胸針引來不少人覬覦, 最後她以40萬歐羅才成功競投得到。另一件也是羣龍奪寶的展品, 則是去年從伊莉莎白泰萊的珠寶拍賣會中以1百萬美元才成功競投得到的VCA獅子頭像黃金鑽石項鏈。
1937年的菊花胸針, 以鉑金黃金為底座, 式鑲嵌803 115 克拉紅寶石為花瓣, 107顆鑽石為脈。

Catherine 挑選典藏的原則是看其設計主題和美學, 以及鑽石克拉, 也是衡量古董珠寶價值的法則。對於古董珠寶初入門者, 她建議最好先從拍賣行開始, 有保障, 但也不要買太貴的, 以免犯錯, 價位最好在5千至2萬美元之間, 待知識和經驗成熟後才好高攀。至於新珠寶, 她的VCA must-have 是蓮花指間戒和Alhambra
啊哈, 英雄所見略同, 也是我的心頭好, 希望有一天也能做着她這類職業。
展覽: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  520-715
( Janice Wong 微博: http://weibo.com/janicewong)

VCA最初於2001年問世的經典蓮花指間戒, 折合式設計可以一物兩變, 也是這次回顧展的展品。裙子及披肩Dolce & Gabbana、高跟鞋Rene Caovilla、手錶Dior、手袋1910年代古董包購自巴黎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

護膚不需要天價

每個女人都會有一段迷失的歲月,瘋狂地迷信什麼貴婦品牌高價護膚品能抗衰老之類的鬼話。
結果歲月依然不饒人,買了一堆雞肋,沒說得那麼神奇,也沒啥不好,無功無過,也真花了不少寃枉錢!

老上海大宅門

這陣子因為Prada向中國政府租用的上海榮家大宅花了六年時間修復竣工,令這座曾經是百年前「中國洛克菲勒」、「麵粉大王」及「棉紗大王」榮宗敬(也是前中國國家副主席榮毅仁之伯父)的故居進入公衆視線,無論内地、香港和台灣的媒體也在介紹和討論這座傳奇大宅和它舊主人的掌故。

名門望族的大宅門,尋常人家是難以想像,佔地四千多平方米,相等於香港大球場的一半總面積。大宅內滿是木質浮雕、彩繪玻璃、琺瑯磚、釉面磚、以及鑄造金屬等等設計元素,結合中西交融的藝術風格呈現。並設置不同的功能廳,可以有偌大的空間宴客開舞會和辧時裝秀的ballroom, 亦有桌球室、吸煙室和日光室,後者就是昔日主人榮宗敬專門用來曬太陽的地方。這樣的大宅真是適合拍時裝大片,就算隨便拍張照片發朋友圈也是一幅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