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穿出Chanel 女王與靚妹Look



數千禧年後眾人的品牌甜心, 我會說是Chanel

一場Little Black Jacket攝影作品全球巡迴展覽, 由老佛Karl Lagerfeld掌鏡, Carine Roitfeld 任形像設計, 廣邀全球明星和名人穿上Chanel經典小黑外套, 發揮mix and match的本事, 有的搭配自己衣服, 有的由Carine找來古着配襯, 統統流露自我個性, 也顯出Chanel小黑外套的高度可塑性, 搭配千變萬化, 可以為穿着者塑造不同形像, 人人一呼百應, 連國際時裝教母Anna Wintour也響應留下倩影。

Olivier Theyskens 穿上Chanel 小黑外套又是另一番味道

記得我以前訪問Karl Lagerfeld, 他曾說如果女人只能擁有一件Chanel的東西,最好先購買的經典花呢外套 ( tweed jacket ), 因為最易為人識別, 亦容易搭配, 其次火紅的2.55包包

透過攝影展的帶動公眾的視綫終於由Chanel 2.55 包包轉移到經典花呢外套, 後者為現代女性着裝寫下定義才是Chanel 作為 couture house的象徵。 1954Coco Chanel 復出後, 從酒店門僮的制服得到靈感, 創造了方盒形輪廓、綑邊綴以口袋的花呢外套, 搭配相同顏色和質料的及膝鉛筆裙, 加上絲質襯衫、珍珠項鍊、金腰鍊和2.55包包, 組合成典型的Chanel Look。當然, 今時今日沒有人會這樣total look地穿着, 90年代時尚達人便曾經流行將Chanel 花呢外套搭配牛仔褲, 作為優雅的便服。

1958Chanel 小黑外套的典型搭配
Chanel 簽名式花呢外套必備的元素, 襯裏下襬綴以一條金鍊, 確保穿上後仍然輪廓挺立,
也是少數時裝品牌仍然注重外套的重量。


今天Chanel 再重新鼓吹其經典花呢外套,  當攝影展從首站東京到香港展覧, 公關邀約出席開幕派對, 送來Chanel小黑外套和珍珠項鍊讓我也發揮mix and match的本事, 搭配自己其他服飾, 當然二話不說爽快應承。



對於我, 混搭配穿才是我的一杯茶, 最討厭跟着品牌T台的官方打扮一式一樣套在身上。這種不長腦袋的山寨式穿衣行為只有90年代的闊太太才會這樣, 好炫耀個人財富。 奇怪的是明星和名人們出席時尚活動從頭到腳照搬T的官方造型, 雖然她們身上服飾是由品牌贊助, 但我非常肯定地說, 子、包包和配飾的一點轉變和混搭, 令穿着顯得個人化, 品牌方是可以接受的, 只要混搭的品牌是門當户對。 當然若只當去時尚活動是一份賺錢或敷衍應酬, 人來了拍張照片便ok, 又另作別論。



那一晚我將贊助的Chanel 小黑外套和珍珠項鍊搭配日本前衛設計師品牌TOGA迷你裙 Issey Miyake銀鋼腰帶和平價的ZARA T, 及自家的Chanel 雨靴和包包, 變成了我的Chanel靚妹look, 我都覺得自己藝高人膽大! 這種將奢侈品牌與潮牌和fast fashion混合的穿衣態度雖然一向是時尚達人的喜好, 但由品牌贊助出席衣裝, 誰敢這樣混搭? 但我敢, Chanel!

( Janice Wong 微博: http://weibo.com/janicewong)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