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我的時裝偶像Suzy Menkes



我的時裝偶像一直是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Suzy Menkes, 非時尚圈的人大概不會認識她。沒有炫麗的外表, 她只像一位大媽; 亦沒有 << The Devil Wears Prada >> << September Issue >>這類電影的推波助瀾教世人認識 ; 在前網絡時代更沒有任何打造和彰顯自我的平台和機會。但她就是我心中的英雄, 只靠一枝健筆和油墨香的報紙傳達對時尚的分析和評論, 以文字與讀者溝通, 字裏行間流露她的產業知識和經驗, 令人認同她的觀點。

許多年前我仍在時尚媒體工作, 初到巴黎時裝周, 碰到她, 少不經事的我曾經對她說:「我想成為你。」當時她笑着對我說: 「你應該成為你自己。」嗯, 是的, 沒有人可以成為另一個人, 只有走自己的路。
Suzy Menkes是否fashion icon? 我認為是的, 在西方時尚界她的地位也是被普遍認同的, 就算她不符合現今眼球經濟學世代成為fashion icon的標準, 沒有每天或每周街拍自拍狂拍喪拍以展示自我着裝的風采, 透過網絡公佈天下她穿着了些什麽, 衝擊公眾眼球, 引起關注, 又或出席任何活動都例必與產品合影, 兼任示範模特兒。

作為資深前輩 Suzy姐有無靚衫? 當然有, 而且每件都是經典珍藏, 出自名師風華正茂時期的設計! 60年代的Emilio Pucci70年代的Ossie ClarkJean Muir 80年代的ChanelYves Saint Laurent Christian Lacroix 90年代的Gianni Versace等等, 啊哈! 她的部份珍藏最近便通過Christies作全球拍賣, 名為「In My Fashion」。我最喜歡她的80年代Chanel 特製手袋, 上面鑲以她的名字Suzy, so cool! 前輩即是前輩, 毋須天天高調張揚顯擺自己買了些什麽、穿了些什麽 …… 將生活鎖事無限放大, 昭告天下招已殺盡全場!

隨着Suzy 姐的私人珍藏拍賣面世, 好些珍貴歷史私人照片也開始曝光, 包括80年代在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巴黎近郊Neuilly辦公室內身穿Christian Lacroix刺繡套裝裙 (上圖) ; LVMH集團主席Bernard ArnaultArnault的女兒Delphine、以及Karl Lagerfeld相鄰而坐, 身穿 Saint Laurent經典白色Safari套裝褲列席巴黎時裝周, Hedi Slimane Saint Laurent過檔創立Dior Homme打氣 ( 2001, 下图) …… 啊哈, 果然唯有歷史不能複製! 儘管今時今日時尚界各路後起之秀超愛在秀場與名人合影, 但與誰共座並列於頭排位置才是重點啊!

Suzy姐曾經出版過幾本書像 The Windsor Style The Royal Jewels等論述她對皇室時尚史和風格的研究, 但作為她的粉絲, 我更想看到的是她縱橫時尚圈半世紀的經歷和見証史, 肯定比任何她為別人做嫁衣裳的時尚史研究著作精采和傳奇!

她才是時尚界白雪仙。

(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 8 / 22/ 2013 ,有,作者網絡版經修訂 )
Suzy Menkes的80年代Chanel 特製手袋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