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聖羅蘭的美麗與哀愁

終於先睹為快, 看了電影<<Yves Saint Laurent >>的首映, 由大師生前愛侶兼品牌合夥創辦人Pierre Bergé出任電影顧問, 透過電影維基解密我終於明白:

1.     Pierre Bergé是大婆, 60年代聖羅蘭被Christian Dior毁約, 就由Bergé替他出頭, 追討70萬法郎賠償, 亦為他籌措資金創辦Yves Saint Laurent品牌, 扶持的事業 ; 同時又要忍受大師情緒病男女通吃的不忠, 不停地要智取擊退小三、小四 …… 始終對大師不離不棄, Bergé 絕對可以成為大婆俱樂部的終身名譽會長吧! 當然現實中Pierre Bergé 也是精明與厲害的生意人, 但對大師是否愛得如此偉大, 恐怕還要看十月上映的另一套聖羅蘭傳記電影 << Saint Laurent>>

2. 老佛爺Karl Lagerfeld聖羅蘭終身敵對不咬弦, 我一直以為是源自事業的較競,  
   原來是老佛爺年輕時男友Jacques de Bascher 聖羅蘭搶了, 上演了男友愛上自
   己好友的通俗故事。更慘情的是Bascher只當老佛爺是花錢在他身上的寃大頭,  
   與聖羅蘭卻是真愛!  早前Grazia英國版訪問老佛爺對電影中關於他的描述,
   就冷冷地說了一句 : 「可接受。」怪不得聖羅蘭臨終時二人也沒化敵為友, 老佛
   爺缺席葬禮, 亦害得我多年前訪問老佛爺時, 只提了一句聖羅蘭, 他馬上黑臉,
   我幾乎嚇破膽煞停。原來男人比女人更小心眼, 可以記恨一輩子至死不休啊!

  法國男星Pierre Niney Guillaume Gallienne分別飾演聖羅蘭和Pierre Bergé


  電影內的青年期 Loulou de la Falaise、聖羅蘭和Karl Lagerfeld, 曾幾何時多友好(左二至右)

3.     聖羅蘭染上毒癮原來是Loulou de la Falaise教壞他, 也是令我最震憾的! 因為幾年前曾訪問晚年時期的Falaise, 這位聖羅蘭生前的靈感繆思與YSL品牌首飾設計師, 難以想像當日如此談吐舉止高貴優雅的女士原來是瘾君子。可能60年代後期嬉皮士運動下的年輕人都是這樣吧? 大婆Pierre Bergé便曾禁絕Falaise接觸大師, 但也該是拿他倆沒辦法, 不然聖羅蘭怎會終身沉淪毒海, Falaise則是他三十多年來的靈感繆思!

當然, << Yves Saint Laurent>> 是典型法國電影如詩篇般雲淡風輕, 並非荷李活電影那種通俗劇的結構和節奏, 不像 << The Devil WearsPrada>>般老少咸 << Yves Saint Laurent>> 亦只着墨於聖羅蘭與Pierre Bergé 的關係與情誼, 其他複雜的人物關係及時代背景, 如非熟悉時裝史及聖羅蘭生平典故者恐怕不易領會。當然, 我這種骨灰級時尚達人是看得津津有味和非常投入, 只嫌大師在70年代憑着中性化褲裝系列Liberation 以及俄羅斯與波希米亞風情交融的Russian Ballet系列攀上事業巔峯後, 電影便戛然而止, 聖羅蘭下半生的跌宕、美麗與哀愁也就一筆勾銷。


歷史循環, 我是不由得想起John Galliano, 一樣才華橫溢, 但酗酒吸毒, 亦一樣被Christian Dior 提前解約正在索償, 升降浮沉由盛至衰, 卻欠了像Pierre Bergé這樣的一個管家婆。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 2014 / 4 / 10, 版權為作者擁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現實裏中年期的聖羅蘭和Pierre Bergé, 攝於1983

 現實裏晚年期的Loulou de la Falaise, 有幸於2008年與她訪談, 伊人2011年已逝。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你好,阿飛!

1996年,台灣雲門舞集藝術總監林懷民為奧地利Grazer Oper歌劇院執導現代歌劇《羅生門》,成為華人之光。兩年後, 張藝謀在北京紫禁城初次執導西方經典歌劇《杜蘭朶》(Turandot),開始世界巡迴演出,驚艷國際。2015年,台灣人力飛行劇團創辦人及創意總監黎煥雄Miguel 亦登上國際舞台,為德國杜塞道夫萊茵歌劇院 (Deutsche Operam Rhein) 執導這齣西方名作《杜蘭朶 》,成為首位站上德國歌劇院的華裔導演。



對於黎煥雄的創作,我難免有私心,他是東海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副教授,台灣新浪潮劇場藝術運動的重要旗手,也是我的大學同學。

中國人常說三歲定八十,我想是的。以前上學的日子,除了中國戲曲史和現代戲劇課外,才看到Miguel的蹤影,中文系其他艱澀乏味的課程,什麽經史子集,他便常翹課,在忙於組織劇團河左岸。在同班同學裏他是最沉迷戲劇及劇場藝術的。

上世紀80年代台灣在戒嚴的環境下,當地劇團大多非常傳統,於是新世代常努力探索和吸收西方文學和戲劇的藝術形式和技巧,以結合中華和台灣本土文化,以及現代社會的主題,有別於傳統話劇的主題、內容和模式,產生了好些嶄新前衛的劇團及創作,像賴聲川的「表演工作坊」、台大的「幻墟」、淡大(淡江大學)的「河左岸」。





多年以後,與這位新浪潮劇場運動旗手老同學Miguel 重聚,在上海看了他執導和改編的幾米音樂劇《時光電影院》,不由得驚艷,已非學生時代的實驗劇團「河左岸」。深度的內容、專業的製作,以多媒體形式呈現老電影院的人生悲歡離合故事,在追憶逝水年華少年光陰的情懷下散發淡淡的哀愁。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