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後殖民地時代的時尚圈


歐陽妙芝和周汶錡在TVB節目裏談專業時裝模特兒的工作是看得我唏嘘不己

後殖民地時代, 香港一直想但走不出困局。時尚圈看來風光, 但這個城市其實每一個行業都像在式微, 除了地產界。

白天剪髮時才跟自己的髮型師閒聊, 我們都感慨沒有年輕一代髮型師的冒起。髮型師、化妝師和造型師一樣, 能否闖出名堂, 與明星相輔相承的合作起了關鍵性作用。80前的香港巨星輪不到新人為他們打理三千煩惱絲, 寄望匡扶少主, 8090後的則沒幾個能爬上一線明星之位, 然後帶紅長期贊助他們的年輕髮型師, 財源滾滾來。


歸根究底, 香港電影和唱片業的簫條也就捧不出什麽新巨星, 電台朋友說今時今日歌星能賣出二千張唱片已經要開香檳慶祝, 巨星也只是一萬張的唱片銷量, 不復八、九十年代的光輝歲月, 就算是一個普通歌星也能創造兩、三萬張唱片銷量的佳績。這害得我經常幻想也要做歌星出唱片, 該可賣千張吧! 歌星這銜頭總比一個暢銷書作家風光和有吸金能力, 哈哈!

然後晚上扭開電視, 看到歐陽妙芝和周汶錡談專業時裝模特兒工作和今昔分別, 妙芝也說現在已經沒有新一代本土名模, 因為市場環境、受眾等等統統改變, 我更感唏噓!

她們出道的90年代也是我掌管雜誌時裝專頁的年代, 長期與她們合作拍片, 還有翁維德、陳嘉容、楊峥、李嘉慧、RosemaryAngela Hung, 當年的雜誌是提供了一個她們起始和發展階段的曝光平台。今時今日全港媒體只愛找洋妞和混血兒, 華裔臉孔的則是走國際T台的大陸超模, 如何培育本土新血? 香港大型時裝表演亦不復昔日般興盛, 國際品牌都在大陸和韓國走秀若靠香港品牌做秀, 恐怕只有等每年兩次的香港時裝節、一年一度的香港毛皮業協會設計比賽和太古廣場時裝滙演, 新晋本土黄臉孔模特兒恐怕要吃西北風吧!

如果仍有少女發模特兒夢 (當然不是嫰模) , 我會建議她做style blogger, 天天在網絡上示範着裝搭配, 吸引網民, 自然有品牌叩門求合作, 甚乎随時飛上枝頭變鳳凰。身高、年齡和樣貌絕不是重點, 因為網絡時代大家愛看真人騷, 相反首要條件是先找到一位攝影師男友, 還要有高超執相技術, 將她豬扒變美女, 當女神般膜拜, 無時無刻跟拍她的穿衣和生活日記。

昔日對專業時裝模特兒的要求, 身高178公分及以上, 三圍34-24-34, 樣貌要獨特有氣質, 品牌也嚴選穿衣示範者, 在網絡時代衝擊下是唏噓啊!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2014/ 4/ 24, 版權為作者擁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Facebook : www.facebook.com/janicewong831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