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我們的街拍運動

是的我也去了巴黎為中ELLE.Com街拍
Fendi外套、裙子及皮草领 ; Nancy Gonzalez手握包( Janice own ); MCQ by Alexander McQueen皮带 ( Janice own) ; Alexander McQueen短靴 ( Janice own )
周末去太古廣場剪髮, 不得已才到金鐘。 剪髮後, 初次隨意走在馬路上由金鐘散步至中環, 昔日繁囂的香港原來可以得這樣靜悠閒的。沒有車輛行駛, 只有示威者搭建起的帳蓬, 有的閑坐在沙灘椅上乘涼, 各自成一角, 亦有行人在自拍。而我喜歡怎麽走這條路信步到中環就怎麽走, 不用再理會紅綠燈, 沒有任何規範, 原來感覺是這樣自由和曼妙的, 也第一次感受到香港街道和建築的美景。忽然想怎麽沒人發起我們的時尚達人佔領街拍運動呢?

早前巴黎2015春夏時裝周Chanel的時裝秀便是以街道為場景, 遊行示威為走秀模式, 當然它是人工搭景製作, 不能不佩服老彿爺Karl Lagerfeld的觸角敏銳, 雖然他在Style.Com否認與香港雨傘運動有關, 早於上季時裝秀後他已孕育這概念 ----- 時尚是關於自由, 而巴黎亦一向是示威之都。

無論如何, 另一個示威之城香港此時此刻是提供了最佳的時裝街拍場景. 可以就地取材無須人工搭景。 當然為免政治敏感和不正確, 退一步想, 若只是在空蕩蕩的馬路和天橋上時裝街拍, 以現代的城市設計和高聳入雲的建築作為構圖背景也不錯, 難得安靜零障礙。
可惜的是香港一直不太流行時裝街拍, 只有小達人博主才會這樣做, 傳媒則傾向於Getty買外國街拍圖。相反外國和內地傳媒則是瘋狂地流行街拍, 有求自然有供, 由大小明星、名人、編輯、造型師、博主以至素人, 人人都無時無刻在街拍, 無論是在居住地還是出埠拍, 自發博客還是傳媒廣發, 真真假假不必深究, 反正時尚就是要帶給人生活的幻想和夢想。

這種熾熱的時裝街拍氣候, 分別只在於外國傳媒傾向生活實感和自然親民, 鏡頭內平日高高在上的荷里活明星通常是街坊look拎着名牌包包逛超市或在街上推着嬰兒車。 噢, 是的, 一定會看到包包。內地傳媒的明星街拍則要有時裝造型, 服飾和妝髮亮麗。當然, 造型又不能太誇張, 到底不是拍藝術類風格時裝大片。 但其實也是拍片, 只是在街上拍, 採用自然光線, 扮過馬路、喝咖啡等等, 幕後工作團隊沒這麽多人吧了! 但最基本的攝影師、造型師、髮型師和化妝師還是齊備的, 亦會修圖。

為什麽香港就是沒有這種熾熱的時裝街拍氣候? 換個角度看也是另一種形式的上街佔領, 正如巴黎街頭常被時尚軍團佔領街拍。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 2014 / 10 / 16, 版權為作者擁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