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消費It Girl


Miraoslava DumaChiara Ferragni & Olivia Palermo ( from left to right )
常說互聯網帶來方便, 周末在家無聊, 隨手在電腦輸入近期國際時尚圈的幾個寵兒名字和booking agency作為關鍵詞, 即時排山倒海湧現世界各地林林總總的海量信息, 由新聞到公司網頁, 不像昔日搜尋任何國際, 靠平日看書看雜誌, 倘若要聯繫對方, 則千山萬里阻隔盲人摸象, 無從入手。

美國名媛博主Olivia Palermo和意大利型男模特兒博主MarianoDi Vaio隸屬國際知名模特經紀公司Models 1, 與超模Coco RochaAmber VaIlettaLinda Evangelista等同門; It Girl博主MiraoslavaDumaChiaraFerragniRumi Neely則與上一代It Girl Alexa Chung、以及超模Abbey LeeAnja Rubik、秦舒培等同屬於NextModel Management的。國際名博主們一如傳統走T台和攝影模特齊備個人資料和拍攝portfolio, 只是沒有傳統專業模特兒的身高和體型不能走T, 只好在街上走, 並提供攝影服務

所以, 不必驚訝忽然一羣年輕美女帥哥國際時尚博主、達人、It GirlIt Boy湧現, 雄霸外媒街拍和報導, 還上知名雜誌拍時裝大片和封面, 以至訪港訪華亮相作為VIP出席或主持品牌活動, 與兩三年前流行奇裝異服衝激眼球的博主達人已是另一番改朝換代的光景。畢竟高端和奢侈品牌需要的It GirlIt BoyStyle InfluencerStyle Icon是年輕漂亮時麾而上檔次的來演繹示範和推廣產品, 有求自然有供, 亦自然有模特經紀公司打造和推送

不過, 國際模特經紀公司還不是最方便尋找博主、達人、It GirlIt Boy諸色人等之處, 最方便是美國中介公司網站AllAmericanSpeakers.ComCelebrityTalentPromotions.Com, 羅列各行各業領袖和名人的簡歷, Anna Dello Russo 以至NBCCNN電視名嘴、名記者、名廚以至普立兹得獎名作家等等, 以及他們不同商業及工作項目收費, 由演講、產品代言以至出席活動等等, 起始價由5千至20萬美元或以上, 明碼實價, 豐儉由人, 可以通過網站填寫表格預約, 亦有服務專員即時提供在線諮詢, 超方便, 亦超高透明度!

周末我在家就鬧着玩這個在線預約遊戲, : 「我想請Anna Dello Russo來我的生日會? 請問幾錢? 」答 : 「你的預算費用是多少? 」哈哈哈, 我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平日預訂和網購機票、酒店和衣服, 而這次我要消費一個人! 這是美國文化特色還是全球大趨勢? 無論商品、服務和人也可通過中介或經纪網站查詢、預訂和購買, 完成整個消費程序。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 2014 / 12 / 4, 版權為作者擁有, 網絡版經重新修訂)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