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Marc Jacobs的智慧



人生赢在起跑線, 是香港家長對子女的教育概念, 但我更相信 杜琪那句話 : 「人生是一場足球賽。」看盡知名時裝設計師在品牌的出出入入和起起落落, 不光是靠臉孔吃飯的行業才如是。

年輕記者打電話來問對Marc Jacobs離開LV的看法, 我忙不迭請她參閱我在明報的專欄, 記者看後還不明白IPO的重要性, 以為在超級名牌打工最令人欽羨, 令我幾乎沒吐血, 要詳盡又詳盡解釋什麼是設計師的事業又或人生之路。

Marc 哥光榮引退要為自己品牌籌劃上市, 當人人都捨不得他離開LV, 我好肯定很快大家便會拋諸腦後, 話題轉向迎接新主入宮, 此刻大家已開始鬧哄哄地揣測Nicholas Ghesquiere會是接班人。又幾年後, 眾人可能連Marc哥對LV由傳統行李皮具轉型為時尚品牌, 由零開始開創時裝系列及引領時尚品牌與藝術家跨界合作的風潮等等豐功偉績統統都會忘掉, 只知道他曾LV的創意總監, 啊哈!

在時裝百科全書上有多少設計師的名字到今天仍被記住? 如果這位設計師還沒有他的同名品牌, 又或他的同名品牌並沒有成功持續地發展, 管他在別的品牌曾建功立業, 基本上這個人可以在歷史上一筆勾銷! 遠的不說, 近的如Tom Ford, 有誰還會記得他20年前曾將Gucci從破產邊緣拯救過來? 他最人氣鼎盛時Gucci會要求媒體公開註明它家的時裝系列是 Tom Ford for Gucci, 但人走茶涼, 今天品牌的官方歷史書上會註明那些產品是他任內的設計嗎? 所有產品設計只有Gucci這個名字啊!

又如Christian Dior 近年翻炒熱賣的Lady Dior手袋, 是出自第四任創意總監Gianfranco Ferre 之手, 源自他從Dior總部的古老籐椅編織格紋擷取的靈感, 但今天Dior再力推Lady Dior手袋系列時一樣對Ferre隻字不提! 只提那些古老籐椅與創辦人的關係、已故戴安娜王妃愛用等等, 啊哈! John Gallaino的大起大落故事則更悲哀。時尚圈一直的八卦流言是Dior籍故和他提前解約, 走馬換將, 因為他這幾年都沒法觸發什麽時尚風潮將Dior一度下滑的業績提升。


Marc 哥此刻在LV業績不如過往般錄得雙位數增長時有頭有臉地選擇離開, 專注為一樣是LVMH作為大股東卻是自己的同名品牌籌備IPO, Marc哥還不是聰明人? 他在接受Style.Com訪問時一臉興高采烈地說他的LV告別作既是一份回憶也是一種慶祝, 臉上沒有捨不得難過失落之情啊! 聰明人便明白他一旦IPO成功, 就如Michael Kors般就算是品牌的小股東也會成為億萬美元富豪, Michael Kors的同名品牌上市後原持股12%的創辦人兼設計師在這短短兩年內已賺了7億美元! 他日若被大股東投資人嫌棄時也不會兩手空空一無所有!

人生才是一場足球賽, 每一步也, 最緊要是完場時的結局啊!   
( 原文刊於明報17 / 10 / 2013專欄,有,網絡版經作者最後修訂 )

Instagram : http://instagram.com/janicewong831/ )



Marc Jacobs告別LV2014春夏時裝秀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