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tefano Pilati 的新天地



Stefano Pilati ( right)  Zegna集團CEO Gildo Zegna ( left)
Agnona Zero系列的米蘭pop up store
自從90年代後半期國際時尚大集團全球擴張雄霸市場後, 知名時裝設計師無論是否有自己的品牌都流行在大品牌大企業謀個創意總監之職打工, 每三或五年更新一次聘任合約。於是時尚圈會經常出現「你方唱罷我登場」的現象, 唱罷的那位若沒有自己品牌作為後路就會淪為失業創意總監, 有的從此人間蒸發, 亦有五六年後終覓得新平台捲土重來的, Hedi Slimane Alessandra Facchinetti, 可以很快就覓得新明主的只有極少數中的極少數, Stefano Pilati

去年離開工作了12年的Yves Saint Laurent ( 現名為Saint Laurent Paris ), Pilati半年後就已迅速加盟Ermenegildo Zegna出任創意總監, 亦為集團旗下女裝品牌Agnona 開創新系列, 名為Zero。這名字真是可圈可點, 令人聯想到一切由零開始為Agnona去開創一個時尚新系列, 有別於品牌的傳統女裝。當然官方說法是名字源自1950年代後期在歐洲興起的一場前衛藝術運動——Zero集團衝破傳統文化對藝術創作的禁錮, 演變出一種全新不受束縛的創作方式, 設計建築與時裝這三種不同的藝術形式融為一體。1950也是Agnona誕生的時期, Zero系列象徵回到Agnona的原點, 以生產羊毛、山羊絨、羊駝絨和駱馬絨紡織品起家和聞名的女裝布料供應商。

充滿品牌和系列0象徵元素的Agnona Zero
在時裝產業鏈裏由物料供應、製造、批發和零售都一條龍包攬的Zegna集團, 既是男裝布料主要供應商, 年產超過200萬米男裝布, 亦為Gucci Yves Saint Laurent等代工製造西裝, 更有自家的西裝品牌, 旗下女裝品牌Agnona亦是這樣的DNA, Christian DiorBalenciagaValentino等女裝也向它家採購毛織布料, Pilati 背靠這樣的一個大靠山, 這條品牌改革之路該比經營多年業績才轉虧為盈的YSL好走吧!

Pilati在之前2014春夏米蘭男裝周發佈他初次操刀的Ermenegildo Zegna時曾經表示在Zegna工作可以容許他自由選擇33種不同顏色的布料進行設計。輪到Agnona 女裝Zero系列在米蘭女裝周面世, 雖然沒有舉行時裝秀, 只在米蘭名店街Via Sant’ Andrea 開設pop up store 展銷這個新系列包括衣服、配飾和皮鞋以測試市場水温, 款式雖然不算多但產品系列完整, 只欠包包, 66款衣服便已用上25種不同布料及23種顏色。有錢有資源真是好辦事!

2014春夏Agnona Zero女裝系列
不過, 雖在「有米」新天地, Piltai 也還是穩陣的, 處女作只是在Agnona的典雅傳統上為Zero新系列添上一點不温不火的時尚感, 簡潔寬鬆而unconstructed boxy 衣服廓形配合格子和花卉圖案、以及中性色系, 大前提下依然緊守低調含蓄優雅永恒和毛紡布料起家的品牌核心價值, 而不是大躍進要bring fashion forward較令我欣賞的還是它的配飾系列貫徹着較易識別的0圖形設計元素而又充滿現代酷感。
打工哲學, 也許一如我們的政府說凡事要循序漸進吧!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 2013 / 10 / 24有,網絡版經作者最終修訂)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

台式快樂

每隔三差五我總是跑去台灣。聯合國「2019全球快樂指數報告」,台灣排名是25,香港則是第76名。什麼是快樂?該報告的衡量標準不只限於經濟表現,主要還有幾個考慮項目,包括:健康預期壽命、社會支持、信任、政府的貪腐程度、在生活上能自由選擇等等。
台灣經濟低迷,是當地社會的普遍話題。但台灣人的微笑和人情溫度是無處不在。下雨天,我跟臨時住處的管理員借了一把雨傘,回去時卻不知道怎麼丟失了,心想賠錢給他便好了。掏出三百台幣,沒想到管理員硬是不收,倒是我在堅持,最後他勉強收下一百台幣(約26元港幣)。這事若發生在香港, 恐怕管理員沒這麼客氣吧?


連逛百貨公司和商場亦有人情溫度,經過美容專櫃,專櫃小姐正促銷向人流送試用品,乍一看是台灣品牌的雪耳眼膜,本能反應我忙推卻,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嘛!

「小姐,不買沒關係!包裝盒子打開了,就是讓妳先試試看。」她溫柔地說。我一怔,接過試用裝眼膜,又果然可以順利離開美容專櫃,沒有嘮叼、刁難和蠻纏,與香港的零售服務業態度是天南地北。
走在台北街頭,亦經常會看到很多掛著笑臉的「You Bike」標誌單車停泊在路邊。這是台北市政府交通局為推動綠色減碳生活,鼓勵民眾以單車作為短程接駁交通工具而設置的。單車租用四小時內,費用是每30分鐘10元台幣起跳,玩半天四小時才80元台幣 (約港幣21元),好不愉快!當然,須有當地手機號和悠游卡(類似八達通),先註冊成為會員才能租用。若是非會員租用,要先付押金2千台幣(約港幣532元)。

穿LV的女人

有一次與黃偉文閒聊, 他忽然冒出了一句話: “嗯, 你很喜歡穿著那種女孩風格的衣服吧。”剎那間我覺得遇上知音人, 因為他是第一個看穿我喜好和風格的人。當然, 我的女孩風格並不是那種日式卡通可愛, 而是偏向歐美系的佻皮優雅小淑女。
所以, 我一直喜歡穿著Marc Jacobs時期的Louis Vuitton, 散發一份甜蜜小淑女的味道, 實用易穿易混搭, 而相對於包包低調奢華不顯擺, 我其中一件LV帆布併接絲絨的風衣, 下襬襯裏鑲綴著經典monogram圖案金色蕾絲, 大概要風揚起衣襬時才會顯露出來。 我最早期的一件Marc Jacobs設計的LV大衣更是式樣簡約得像醫生白袍, 腰帶只點綴著兩顆黑貂毛球。 所以, 沒多少人知道我愛穿著LV, 又或認出來, 畢竟它家衣服的辨識度一向不像包包般高, 亦從沒在衣服設計元素方面建立一套圖騰文化體系, 像Chanel外套例必是花呢、綑邊和明袋、Valentino衣服多用蕾絲作面料或點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