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Stefano Pilati 的新天地



Stefano Pilati ( right)  Zegna集團CEO Gildo Zegna ( left)
Agnona Zero系列的米蘭pop up store
自從90年代後半期國際時尚大集團全球擴張雄霸市場後, 知名時裝設計師無論是否有自己的品牌都流行在大品牌大企業謀個創意總監之職打工, 每三或五年更新一次聘任合約。於是時尚圈會經常出現「你方唱罷我登場」的現象, 唱罷的那位若沒有自己品牌作為後路就會淪為失業創意總監, 有的從此人間蒸發, 亦有五六年後終覓得新平台捲土重來的, Hedi Slimane Alessandra Facchinetti, 可以很快就覓得新明主的只有極少數中的極少數, Stefano Pilati

去年離開工作了12年的Yves Saint Laurent ( 現名為Saint Laurent Paris ), Pilati半年後就已迅速加盟Ermenegildo Zegna出任創意總監, 亦為集團旗下女裝品牌Agnona 開創新系列, 名為Zero。這名字真是可圈可點, 令人聯想到一切由零開始為Agnona去開創一個時尚新系列, 有別於品牌的傳統女裝。當然官方說法是名字源自1950年代後期在歐洲興起的一場前衛藝術運動——Zero集團衝破傳統文化對藝術創作的禁錮, 演變出一種全新不受束縛的創作方式, 設計建築與時裝這三種不同的藝術形式融為一體。1950也是Agnona誕生的時期, Zero系列象徵回到Agnona的原點, 以生產羊毛、山羊絨、羊駝絨和駱馬絨紡織品起家和聞名的女裝布料供應商。

充滿品牌和系列0象徵元素的Agnona Zero
在時裝產業鏈裏由物料供應、製造、批發和零售都一條龍包攬的Zegna集團, 既是男裝布料主要供應商, 年產超過200萬米男裝布, 亦為Gucci Yves Saint Laurent等代工製造西裝, 更有自家的西裝品牌, 旗下女裝品牌Agnona亦是這樣的DNA, Christian DiorBalenciagaValentino等女裝也向它家採購毛織布料, Pilati 背靠這樣的一個大靠山, 這條品牌改革之路該比經營多年業績才轉虧為盈的YSL好走吧!

Pilati在之前2014春夏米蘭男裝周發佈他初次操刀的Ermenegildo Zegna時曾經表示在Zegna工作可以容許他自由選擇33種不同顏色的布料進行設計。輪到Agnona 女裝Zero系列在米蘭女裝周面世, 雖然沒有舉行時裝秀, 只在米蘭名店街Via Sant’ Andrea 開設pop up store 展銷這個新系列包括衣服、配飾和皮鞋以測試市場水温, 款式雖然不算多但產品系列完整, 只欠包包, 66款衣服便已用上25種不同布料及23種顏色。有錢有資源真是好辦事!

2014春夏Agnona Zero女裝系列
不過, 雖在「有米」新天地, Piltai 也還是穩陣的, 處女作只是在Agnona的典雅傳統上為Zero新系列添上一點不温不火的時尚感, 簡潔寬鬆而unconstructed boxy 衣服廓形配合格子和花卉圖案、以及中性色系, 大前提下依然緊守低調含蓄優雅永恒和毛紡布料起家的品牌核心價值, 而不是大躍進要bring fashion forward較令我欣賞的還是它的配飾系列貫徹着較易識別的0圖形設計元素而又充滿現代酷感。
打工哲學, 也許一如我們的政府說凡事要循序漸進吧!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 2013 / 10 / 24有,網絡版經作者最終修訂)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時裝周的茶杯裏風波

今時今日我也覺得穿著品牌total look 優雅現身,頭排看show比一切還重要,絕對會有好結果!今屆米蘭時裝周迪麗熱巴在Dolce & Gabbana 騷場。
究竟所謂國際四大時裝周 —— 巴黎、米蘭、倫敦和紐約,一年要舉行多少次?

光是以上四地的男裝和女裝成衣的春夏和秋冬季時裝周,一年便舉行12次,加上每年兩度著名的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及佛羅倫斯男裝周Pitti Uomo, 一年便有16次時裝周,有些什麽稀奇和大不了?

說白了只是給設計師和品牌展示下一季最新服飾的平台,買手去訂貨及媒體去製作內容以傳播給消費者的業內人士活動,當然也是國際社交場合。

浮華世界的幻覺

Joan Juliet Buck
在我那一代,熱愛時尚如我者,夢想是要成為國際時尚雜誌主編、國際名店店主,像Anna Wintour 、Carin Roitfeld、Carla Sozzani ,大概十年八年前的年輕人也是這樣想的,經常會在微博問我,如何成為時裝編輯。但相信這一代熱愛時尚的年輕人會希望成為Fashion Influencer 或KOL, 即是It girl 或It boy, 時尚界之星。曾經看過這樣的調查報導,說香港中學生希望長大後成為視頻主持人。也曾碰過95後內地海歸派說,她18歲時是希望做Fashion Kol ,嚇得我幾乎沒昏倒。

富貴的巴黎華人

二十年前我初訪巴黎時裝周,自此有十年經常定期穿梭往返巴黎,結識了不少居於當地的華人,有來自內地溫州、香港、台灣、亦有柬蒲寨、越南的⋯五湖四海。

當時這羣旅居巴黎華人的生存狀態大概可以用窮途命舛來形容。若非一家大小在十三區唐人街、以及第一和第八遊客區刻苦經營着中餐館,就像看六、七十年代白先勇和於梨華的悲情小說,便是在當地留學唸時裝設計的苦學生,有已畢業或未畢業的,統統替內地、台灣和香港媒體當自由撰稿人和攝影師,也有兼營走水貨的。